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董小姐
    龙虎山圣地自古便是出尽了神仙一流的人物,历史上最为出名的便是那位立誓不除尽世上邪魔,不成仙道的张凌道,便曾是此山掌教。张凌道此人剑道无双,玄术道法已超历代先祖,最为值得一叹的便是张道凌一生大气,最是气魄动人的莫非张道凌已登造化即将羽化飞升的那一次,他立于龙虎峰之上,天劫雷泽,紫电惊人,放出惊世宿愿,:世上魔头未除尽,道凌怎敢成仙,贫道愿以百十年修行,换贫道一世轮回!

     张道凌乘鹤南去。

     龙虎山上的道人等待他的转世至今已四百年……

     当然这只是世上传言,在这个唯物主义的社会上,没人会相信。最多,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也仅仅只是一个好听点的传说。

     ……

     龙虎山上诸山入云,似如指天大剑插入了云间,云雾绕山,山披云烟,灵气氳氤山天一色,好似是接通了天地数十万丈的空间,气度那是说什么也得是高的上了天。龙虎山洞天福地,非得要说的是此地秋冬交集之时,才算最有灵气之时,整片山似如海上仙岛,飘飘呼,大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山与雾交映,或仰视,或俯视亦不能窥得全貌,怪不得世人常传有白发仙人曾留诗:折腰不见青山貌,何畏浮云入几层!

     纵有连绵起伏的山腰上绿意深翠,布满了大山,一簇簇丛林茂叶盖满了山间,眼中尽是盎然如柱的生机之色……上有齐天瀑布宣泄而下,气冲斗牛,大气磅礴之势震人心魄。最后一柱大山瀑流更是直落三千米下的深水谭中,煌煌大势,不可畏:天地之威重矣!

     龙虎山最为出名之地,也就是龙虎山之名得来的缘故,便是那一龙,一虎两座巍然高峰。龙峰,一龙甩尾直达百千丈,大有戏耍苍天之威,它承接整片山群,说是龙虎一门的龙脉并无不妥。虎峰虽不及龙峰宽广,但虎峰之相犹如一只怒虎张开血盆巨口,像是对天而吼,更想是要气吞天地,委实算霸道绝伦……

     灵秀山间,一个衣着灰衣、身高八尺的男子,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军包,因带着鸭舌帽子而看不清面貌,如一棵挺拔的青竹一般站在半山腰的石阶之上,清明如炬的眸子静静的凝望着山间之景。

     片刻后,这位名叫姜哲的男子微微拿开鸭舌帽,露出一张充斥着刚阳之气的英俊脸庞,修长的手指间抓着一块写了一个古怪符文金色的透明古玉,目光盯着远处青山,似有所感,喃喃自语道:“龙虎山,当之无愧是道教祖庭。如今一见方知世人并没有虚言,只是不知此去龙虎山能解了我心中的迷惑吗?

     如果不能,真的要打断那个二嘴子老张的三条腿喽!”姜哲砸吧砸吧嘴,阴森一笑。

     姜哲抬头望天,天色略暗,身子一动提起身上似乎有上百斤重的行军大包,大步向山上阶梯跨去,步子看是跨的很慢可速度却委实不慢,一转眼,山腰间已不见了他的身影。

     ……

     迎客‘大顶庭’起于龙虎山门前,接至千米石阶外的龙虎山六丈古石门前。大顶庭的主要作用自然是迎客而已,不过若是迎客怕也没这么简单,庭上六根大柱撑起一座六面陵顶雕兽浮云的歇脚大厅,古意盎然,浮雕精致,必是出自大家之手,上有万里浮云游动其中,下有青山飞瀑直泄而下,任谁看不得不叹一声——气派!

     龙虎山上多香客,一柱燃烟一两金。

     这么一句话就刻在了龙虎山的迎客大顶庭上,说是传自当年路经此地的苦修佛法的烂头和尚随口诳言,不巧被一位恰好有些名气的书法大家听了,便为龙虎山这半庭送上了那么一段对联来。

     此句似乎有些讽刺龙虎山华而不实之意,不过却也算是说了一句实话,不知是不是龙虎山上的一群老牛鼻子心胸大气,还是觉得佛教那一群秃驴倒什么狗屁关子,委实不爽,管你怎么说,唉~道爷还就这么用了!虽说可能有几分意气相争,还真就给他用了下来。

     这一用倒好,便是几百年光景。

     ……

     刚刚爬上大顶庭上的三位气质不凡的女子,历经千辛万苦,可算是爬上来了。三名女子样貌超凡人一大截,说是天生丽质也不差的,特别是为首的短发女子,她一身平常人家可见的休闲装,稍有见识的必定会惊叹衣服采用的奢侈布料。她这一身打扮确实普通,不过却也无法掩饰她的绝美身姿,说什么也得算的上是千万里不一定能挑一。龙虎山算是仙人居所了吧!青山秀水养丽人,可是山上方原百里还真就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稍有不足的就是怎么就留了个短发呢?!

     一见就是那么三位漂亮的女子,一旁路过的大小牛鼻子是惊奇的睁大了眼。定力稍差的小道士,走路不免也撞到了柱子上,流了一嘴鼻血,一旁也瞪大眼睛盯着几位姑娘看的白发老牛鼻子也是气血旺盛,嘴里念了数声无良天尊,扭过头,又要去罚不争气的小道士们抄写道家经文三百遍。

     三位绝色女子刚进到庭中,为首的那名短发女子轻轻晃了几下似乎有些疼痛的脚,盯着栏上一会,突然皱起了眉头,抬起头来,眼神凝重,死死的盯着已经准备休息的两位绝色女子。

     两位女子相视一眼,无奈一笑,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她们脱下来外套平铺在一长石凳上。穿着青衣休闲装的长着圆圆脸颊的可爱女子,一改文静形象,毫无征兆的抱住措手不及的短发女子的芊细大腿苦苦哀求道:“小姐,额累了,爬了那么久的山路,怕是脚上都要磨出了几个泡来,就不美了,可不可以休息一会啊?”

     另一位,穿着红衣的柔软女子,故作可怜,抓住短发女子的手臂,柔声恳求道:“小姐,人家的脚现在还疼啊!休息一会嘛!”

     身穿白衣休闲装的短发女子,一板俏脸,一本正经的讨价还价道:“如果你们每天能让我多吃一块巧克力,我会认真考虑……记住是每天哦!”

     话还没说玩,就被穿青衣的包子脸女子激动的拉扯着坐了下来,热情的帮自家小姐按摩捏腿。包子脸的小美女,抬头仰天,激动的指着远处青山旁的一只盘旋起来的灵鹤,惊奇喊道:“小姐,你看,有仙鹤……”

     被称为小姐的短发女子很是傲娇的接受自家丫头的服侍,脚有些疼,嗯,只是有些疼,无碍。她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脚腕!随着包子脸小丫头的叫喊,她扭过头,凤目定睛一看,颇为无语的敲了圆脸美女的脑袋,高冷的说道:“这种鸟也配称作是‘仙’,不过是扁毛鸟类的一科,头小颈长,嘴长而直,脚细长,羽毛成白色的飞鸟而已,本姑娘说这么多有些累了,哦,对了,本姑娘今天想吃肉了,你去抓……”

     穿青衣的包子脸女子似乎没觉得抓天上飞的鸟雀有多么困难,只是委屈的撅着嘴‘哦’了一声,刚欲言又止。

     突然,一个似乎眼睛瞎了半只的老道士举着一块写有张一仙的大帆布,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伸出邋遢油呼呼的大手来,大声呼道:“姑娘,此言差矣!”

     顿时,短发女子回头冷冷瞥了一眼破衣烂布的老道士,娥眉一皱,不屑的问道:“哪里差了!那不是飞鸟,难道是猪啊?!”

     瞎了半只眼睛的老道士讪讪一笑,完全就是一副神棍的样子,他慢慢走进,细声说道:“鹤是鸟,却也是仙。

     自古史书上便有所传,说是仙人乘鹤去,直下江南岸……

     且不去管鹤在古人朝堂江湖士子百姓心中的地位,但说这鹤仙与龙虎之间的关系。只说说龙虎山上的那位张道凌,当年天人张道凌尚未得道,还只是一名普通少年。他若未曾得仙鹤指点,怕也是领悟不了无上大道,这也就以至于后来他骑仙鹤上天摘星辰,入海钓龙鳌,风流无限好啊!可是哪一次没有那只仙鹤的影子?其中事理也就对错参半。世人常说是张道凌一人得道,才使仙鹤成灵仙,反过来倒不如说是因仙鹤才能引领张道凌成道……

     虽说如此这世上皆凡鹤,可至少还总是有那么一两丝仙气来吧……姑娘认为可对?”

     红衣女子柔柔看向自家小姐,俏脸妩媚,不过总有一丝说不清的阴冷。而松开自家小姐大腿的包子脸可爱女子听的有些发愣,虽说没听懂可是感觉很好听唉,比老王叔讲故事还动人,她呆萌的回头对着自家小姐呵呵傻笑,可爱的说道:“看,额说那鸟是仙鹤吧!”

     短发女子无奈的瞥了包子脸女子一眼,瞪着瞎了半只眼睛的老道士,冷冷说道:“你说是就是,你以为你是四百年前龙虎山上的那个张道凌?!”

     瞎了一只眼老道士脸色有点微红,他贼眉鼠眼的回头寻了两圈,看是无人听到,露出娘们脸上才有的羞涩,他羞答答的轻轻点了点头,急忙探出头小声说道:“嘘,莫要声张……

     只是不知姑娘你咋看出来贫道正是龙虎山上的张道凌啊?”

     短发女子俏脸发黑,这老道从哪里的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她凤眉一动示意红衣女子动手赶人。

     红衣女子柔柔一笑,她起身立在身前,对着瞎眼老道士伸出手来,轻轻说道:“道长请吧!”

     瞎眼老道士似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红衣女子,叹了口气,对着不耐烦的短发女子轻声说道:“董姑娘,你不信贫道……”

     红衣女子柔柔一笑,紧靠似乎是姓董的小姐,包子脸的可爱女子也变了脸色,他怎么知道小姐姓董,她似乎想起来什么,也马上挡在短发女子身前,她翻着可爱的白眼盯着瞎了一只眼的老道士,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

     短发女子身子一震,眯着眼睛冷冷盯着瞎眼老道士片刻,她又俏脸发黑,一把推过一脸委屈的包子脸女子的脑袋,试探问道:“道长可会算卦?”

     瞎眼老道士向前一步,正然回道:“略懂……”

     董小姐站起身来,摩擦着轻盈如玉的手指,皱眉呢喃道:“只是…略…懂啊!”

     瞎眼老道士似乎是要证明什么,咬着牙斩钉截铁的说道:“很懂!”

     短发女子对眯起双眼,轻声问道:“敢问道长,我此行可有凶险?”

     瞎眼老道士顿时紧闭双眼,装摸做样满头大汗的掐指算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老道士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有惊无险!”

     短发女子深深看了瞎眼老道士一眼,双眼弯弯如月,对着一旁的红衣女子轻笑道:“红袖付卦钱,咱们上山……”

     叫红袖的红衣女子嘴角微扬,会意自家小姐的意思,她从胸前摸出三张百元大钞,对着瞎眼老道士娇媚笑道:“道长莫要推辞,不然我家小姐非得扒了小女子这一身皮……”说完,跟着起身的主仆二人快步走去。

     瞎眼老道士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伸着手臂,捏着半天才骗来的三张香艳的百元大钞,也顾不得自己身为张道凌的身份暴露,一脸惋惜的对着转身离去身影大声喊道:“老道真是张道凌啊!

     再说了,真要付钱,也得给真钱吧!用假钞,那是犯法的……”

     瞎了一只眼的邋遢老道士愣愣的看着三位身份不凡的女子离去,似乎觉得有意思,他轻轻呵笑两声,双指一抖,指尖的三张假钱币碎成粉末。

     瞎眼老道无奈摇了摇头,这世间已经平静了四百年,要乱了,是真的要乱了!

     他抬头仰天,拄着算卦白帆布慢慢转身,衣带飘飘,白发狂舞。

     他轻轻踏出一步……

     此刻,整个龙虎山上下有一群白鹤展翅盘旋,对天长鸣,自南由西接连飘向云雾接天地的大顶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