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众怒难犯
    师傅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告诉老婆子有些问题需要向她咨询。老婆子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摆出一副模棱两可的态度。

     “你认识王宏吗?”师傅接着开口问道。

     老婆子听了,摇了摇头。她前前后后翻了几下自己的手掌,说道:“老身在这里住了几十年,村子里有哪些人,扳着手指头就能叫出名字来了。你说的王宏,这里没有。别找了!”

     “如果不是王宏,我问你阿坤的母指是谁接上的?还有到底是谁把母指从蒋哥手上截下来的?”勇哥跟着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老婆子听完,呵呵一笑,很淡定的回答说这一切都是由命老掌控的。阿坤信奉命老,自然会得到命老的眷顾。而你们这些警察如果再敢造次,打扰命老清修的话,是要遭到惩罚的。

     老婆子用命老来吓唬我们,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我们放弃调查。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抓到这条线索,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老庙祝,如果你还不配合的话,我就要將命老的石像带回去了。”师傅毕竟老道,他清楚想让老婆子其实很简单,用命老来威胁她就可以了。

     果然,老婆子一听我们要动石像,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她猛的张开双手,一个大步挡在了师傅的身前。

     这老怪物生气的时候,满脸的肉球都在膨胀。我不免有些担心,再这么下去这些肉球会像鞭炮那样噼里啪啦炸得一塌糊涂。

     “东爷,当心啊!”勇哥貌似觉察到了什么,立刻朝师傅大喊了一声。

     这时,我看到那老婆子张开了嘴巴,把舌头吐得老长。她的舌尖有分叉,就跟蛇一样。当蛇不停吐舌头的时候,这就意味它要发动进攻了。

     老婆子也不停的吐着舌头,片刻后她猛地向师傅扑了过去。师傅虽然上了年纪,但身手依旧敏捷,一个侧身便闪躲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他回头使了一招擒拿术,当下将老婆子按到在地。

     勇哥见状,立马掏出了手铐,三下五除二便将老婆子靠了起来。

     “敢袭警!胆子不小哈!”末了,他还不忘得瑟一句。

     老婆子虽然凶悍,但毕竟也是上了岁数的人。双手被铐之后,也无力反抗了。我和勇哥押着她走出了石庙。

     然而,当我们走了还不到一刻钟的时候。突然看到周围冒出了很多灯光,仔细一看原来是被一帮村民给围住了。

     “乡亲们请放心,我们是警察!”勇哥自以为机智,提着嗓门喊了一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根本不买账。

     “就算是警察也不能乱抓人啊!”人群中顿时有人回答道。

     在农村只要有带头人,马上就能聚集一片人。刚才那人话音刚刚落下,在场所有人都开始呛我们了。一时间场面到了失控的地步。

     我左看右看,都是拿着手电筒的村民,有些人手里还拿着家伙。我回头对勇哥说:“勇哥,快报警!”

     勇哥听完,瞪了我一眼说:“报个球!我们就是警察!”

     他说完侧头看向了师傅,并问道:东爷,该怎么办?

     师傅还是很冷静,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点了根烟。但他除了大口大口地抽烟外,也没有任何应对措施。

     村民们越围越近,一定要我们放了老婆子。老婆子在我和勇哥的手里,此刻这老怪物显得很得意。她不停地吐着自己的蛇舌,并发出嗤嗤的声响。

     “大家快住手!”就在最危险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响亮的声音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片刻后,一个中年壮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走到师傅面前,行了一个军礼,接着说道:“警察同志你好,我叫吴山水,是这里的巡山员。”

     吴山水在村里还是挺有威望的,村民们愿意听他讲话。他做了七八年的巡山员,法制意识还算较强。他告诉村民们,袭警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面对警察同志要尽量配合,交待一切该交待的问题。

     他安抚好村民后,又回头对我们说,于婆婆是个好人,她是不会犯法的。请我们把她给放了。

     师傅听完,向我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放人了。勇哥叹了口气,便解了于老婆子的手铐。

     于老婆子走到人群中,接着山呼命老。她将自己这次脱困归功于命老的护佑。与此同时,她周围的那帮村民也跟着喊起了命老的名字。

     吴山水怕我们误会,便哄散了村民。村民退去后,他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留宿。

     师傅分了一根烟给吴山水,然后边走边向他打听。师傅说农村有宗教信仰很常见,可他不明白的是当地的村民所信奉的命老到底是哪一路神仙。不管是佛还是道,恐怕都没这一号人吧。

     吴山水说其实他也不知道命老到底是哪一路神仙,大概是在七八年前,村里来了一位大老板。他不但帮着大家修路,而且还捐了一大笔钱。

     村民们日子过得好了,都很感谢他。可他却说这一切都是命老的意思,要感谢命老才是。于是,大家建议给命老修一座庙。

     说起这座庙我好奇心又上来了,中途打岔了一句:“你们这里多的毛竹,为什么要用石头修庙呢?”

     “这都是那位老板的意思。”吴山水呵呵一笑,回答说石头是他从别的地方运来的,每个月运一次,一次就是两大卡车,这庙一修就是大半年呢!

     “那么,于老婆子又是怎么回事呢?”师傅接着问。

     吴山水听了,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将手里的烟掐灭了后说,其实于老婆子是个可怜人。早年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脸上长满了肉球。当时看了很多医生都没给治好,后来她的老公和孩子因为嫌弃她的长相就从家里搬了出去,到现在都没回来过。

     再后来石庙建成后,她就开始信奉命老,比村里所有人都真诚。大老板知道后,就让她做了庙祝。从那以后于老婆子的地位也就高了起来,村里人但凡要求命老的事情都会麻烦她,所以见了她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这老婆子管用吗?”勇哥听完,感到很怀疑。

     “有用,我可不敢在警察同志面前说谎话。”吴山水很认真的回答道。他说西边老张家一年前想要一笔钱还债,银行不肯贷,就找了于老婆子。于老婆子帮他在命老神像前祷告了几句,结果一个理财后,老张就拿到了一笔钱。

     “钱是那个大老板出的吗?”勇哥又追问道。

     “不是,人家大老板就算再有钱也不会这么大放啊!”吴山水笑了笑,接着说钱是在老想家的祖坟里找到的。当时,于老婆子叫他把自家的祖坟开了,打开棺木后就能拿到钱。那会儿,很多人都看到了。

     “真有那么神奇?”勇哥挠挠头,还是不敢相信。他又说既然命老神通广大而且还有求必应,那岂不是很多人都会去求老婆子要钱了。

     “当然不行!命老不是随便能求的,是要献上特殊贡品才行。”吴山水看了勇哥一眼,回答说。可当我们问他到底是什么贡品的时候,他却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没去求过命老,而那些求过的人又死活不肯说。

     我们边走边说,大概半小时的样子,就走到了吴山水的家。吴山水的老婆给我们倒了热茶,还端来了一盘水煮笋来给我们当夜宵。

     师傅喝了几口茶,然后才问吴山水关于王宏的事情。吴山水想了一会说,两年前村里确实来过一位叫王宏的医生,据说是从大医院来的,是大老板请来给我们做义诊的。但他只待了一个半月就离开了。

     “怎么了?”吴山水突然担忧起来。

     “请你再看看这人,是不是你们村子的?”师傅说着拿出了死者的照片给他看。吴山水仔细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人。

     “那么,这个人呢?”师傅又拿出了阿坤的照片,用手指点了点。

     这回吴山水只是瞟了一眼,就很干脆的回答说,见过,当然见过。这人也是来求命老的,那天他背着一只麻袋来找的于老婆子。当晚,也是住在于老婆子家里的。

     “麻袋里装的是贡品?”我听完,不由得说道。

     师傅随即点了根烟,他深吸了几口后,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对我们说,看来我们得去于老婆子家看看。

     “可以吗?”他最后一句是问吴山水的。

     吴山水点了点头,有些结巴的说,原则上是不可以的。不过,你们是警察,可以破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