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腌肉罐子
    于老婆子的家在一片小竹林中,据吴山水家大概有五六里路。竹山茂密,加上晚上视线不好,我们走着走着就失去了方向感。如果不是吴山水带路,恐怕我们走到天亮也找不到于老婆子的住处。

     于老婆子住的是一间小竹楼,由于她现在是命老的庙祝,身份的特殊也使她住的地方成了禁地。如果没有她本人的同意,村民们是不敢随意进出这间竹屋的。因为,这些人都怕得罪命老。

     “根据于婆婆以往的习惯,她要在石庙待到三点。”吴山水说着看了看手表,告诉我们说,现在是十一点三刻,还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不知道够不够?

     师傅听了,微微一笑,说:够了!够了!

     我们走上了竹楼,才发现房门被一把铜锁给锁住了。这时候,就得靠勇哥了。勇哥有一双巧手,能干精细活。他眨眼间就把铜锁给打开了,速度快得我都没看清楚手法。

     “小梅,哥厉害吧!”勇哥还不忘回头朝我嘚瑟了一句。

     我不屑的点了点头,就跟着师傅走了进去。吴山水摸着了灯,将屋子照得通亮。幸亏这地方竹子多,就算点了灯也不怕被人看到。

     于老婆子的家还算宽敞,但屋内陈设简陋,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不过,像她这样孤寡的老婆子似乎也没那个必要。

     我和勇哥分头行动,仔细搜查着每一个角落。最终,我在于老婆子的床底下,搜到了两只用泥土封盖着的罐子。罐子是两斤装的,表面很油,摸起来还黏糊糊的。勇哥的战果似乎要比我好一些,他找到了一只麻袋,姑且不计是不是阿坤带来的那只。

     我们把搜到的三样物件全摆到师傅面前,并告诉他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

     师傅的眼神从左扫到右,又从右扫到左,把这三样物件掂量了好几遍。最终,他用手指着那两只罐子说道:“小梅,你打开看看。”

     我不知道罐子里能藏些什么,但这确实是于老婆子唯一能藏东西的物件。或许里面有王宏的联系方式,又或者是阿坤带来的贡品。反正,只要能发现点线索,对于本案来说都是有帮助。

     我“嗯”了一声,用手拍去了其中一只罐子顶上的泥土。这时,一股恶臭顿时冒了出来。

     “我的妈呀!”勇哥叫了一声,赶紧用手把自己的鼻子捏紧。

     我们看到罐子里头装的是一堆的肉,不过已经腐臭了,肉上面爬满了蛆虫,看起来恶心极了。

     我顺势又打开了另一个罐子的封泥,果然也是一堆腐臭的肉。

     “这老婆子搞什么鬼?”勇哥不解地看着吴山水,问道。

     吴山水愣了一下,回答说:“于婆婆年纪大了,人家送来的肉她吃不完,就藏起来了。可能是时间久了,肉就坏了。”

     吴山水的回答倒也合情合理,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的乡村里也是很常见的。譬如,昨天晚上我和县令在老村长家里吃的那碗肉,其实离发臭也就没几天的事了。

     勇哥嫌这两罐子肉臭,催我赶紧封上摆回老位置。可我在收拾的过程中,手滑了一下,咣当一声就把这两罐子摔在了地上。

     “你大……”勇哥见了,刚想骂,但地上的东西硬是把他的话给憋了回去。

     我们在一堆腐肉中,竟然看到了一根手指。这手指的皮肉虽然已经脱离了,但是骨架子还在,分明是一成人的大拇指。

     “这到底是什么肉啊!”我惊叫了一声。

     吴山水吓得站不稳脚,立即问师傅讨了一根烟,抽了老大几口这才把情绪稳定下来。

     师傅把自己手里的烟掐灭了,然后对我们说道:“看来得让周胖子赶过来了。”

     紧接着,他又让勇哥将麻袋检查一遍。麻袋虽然是空的,但勇哥一顿猛抖之后,还是从袋子里抖出了一缕头发。这头发看上去又细又长,应该是女人身上的。

     如果说这麻袋是阿坤用来装贡品的,那么他的贡品可能就是一个女人。难道供奉命老,需要用女人做祭品?

     我越想越觉得本案复杂,脑子就快转不过弯来了。

     这时候,师傅望着屋外突然问了一声:“县令呢?也该回来了吧?”

     经他一提醒,我们也注意到了。县令去追阿坤都快2个小时了,不管她有没有追上也该给我们一个回信啊!

     勇哥立刻掏出手机拨打县令的号码,但是她不处在服务区。

     “该死!”勇哥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发现信号是满格的。

     “县令不会出事吧?”我很担忧,我怕她被阿坤算计,又怕他遇上王宏。吴山水说过,王宏确实来过竹村。他表面上是离开了,但很有可能躲在山里的某个地方。

     “闭上你的乌鸦嘴!”勇哥听了,狠狠瞪了我一眼。他说,县令是警局的格斗冠军,就凭阿坤这种小毛贼能把她怎么样?

     可吴山水又说,那不一定的。竹山的深处有野猪,万一撞上野猪就不好说了。

     县令失联,就连师傅也是坐不住了。他让勇哥把证物收拾好,回到吴山水的家中等待接应。然后,叫上了我一起跟着吴山水前往所谓的竹林深处。

     我们心里很急,几乎是小跑着赶路了。跑了一阵后,吴山水便停了下来。他是巡山员,体力好得很,跑了这么长的山路竟然也不怎么喘气。他回头对我们说,再往前可就不能跑了。

     师傅问他,为什么?吴山水回答说,那片深山是竹林最茂密的地方。他们这个村子里的人,都觉得那里风水旺,于是都建了坟地。可就在两年前,那里竟然冒出了野猪。好多村民的坟地都被这畜牲给拱了,先人的尸骨也被它给糟蹋了。

     当时,村民们展开了大面积的搜山,可就是逮不到这东西。所以,他们就在野猪常出没的地方安置了捕兽器。

     “你们是外乡人,不熟悉情况,万一踩到捕兽器或者地炮什么的,那就麻烦了。”吴山水解释道。

     从吴山水的话中,我听出了一个消息,就是那头野猪至今都没被他们抓住。难不成,这畜牲成精了?可以无视人类所布置的陷阱?

     但这个念头只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更担心的是县令,万一她跑进了这片山区,被捕兽器伤着了那该怎么办?

     经过吴山水的提醒,我们放慢了脚步,进入坟区后更是小心翼翼。师傅打量了一圈后,对吴山水说,老吴这不是被野猪拱的,是被人为破坏的。

     吴山水一听,整个人都吓了一跳。他颤抖的声音说:“被人破坏的?可村子里的人不会这么干啊!”

     他想了想,又接着说自己每天都巡山,也没见着有外人啊!要知道,这片山区没人比他更熟悉了。

     “可能是盗墓贼。”我试着推测道,我在网上看得多了,专业的盗墓贼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吴山水听了,直摇头,他告诉我说村子里的人又没什么贵重的东西。盗墓贼犯不着来这里。

     “依我看他很可能是在找食物。”师傅一边点烟,一边说道。

     他老人家的推测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在坟堆里找食物,那岂不是……我不敢往下想,因为渗人。

     “我们只有到了清明或者是先人的忌日,才会来祭拜的。而且,好多人是会把东西带回去的。”吴山水又说道,显然他没明白师傅的意思。

     师傅建议再往深处走走,吴山水没有反对。大概又走了半里地的样子。吴山水突然停住了脚步,紧接着他蹲了下去。

     “你们快过来看,这里有血迹!”几秒后,他大喊了一声。

     我和师傅围了过去,只见一只大号的捕兽器上沾满了血迹,周围还有挣扎过的痕迹。

     “会是县令的吗?”这时的我,心里已经急出了火。

     师傅没有回答,他让我们用手电筒照亮周围,看看有没有留下其他痕迹。我和吴山水找到了血迹,就跟着血迹走了一圈,发现这血迹排布的很有特点,就那么一圈,直径大概就在三四米的样子。

     难道说是有人背着伤者转了一圈吗?师傅皱着眉头说,一切都不好说,他决定自己守在这里。让我跟吴山水回去,等天亮后接到周胖再来这里和他汇合。起初,我担心师傅,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可师傅却很坚持,他不但是个老警员,而且还是个脾气很倔的老头子。有时候,就连局长都拿他没办法。所以,我只好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