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周哲做了什么
    我们到了仓库,并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这时,孙露露却不愿下去。她说,底下死了人,怕遭了晦气。于是,师傅便让勇哥留在上面陪着他。勇哥是局里叫得上号的大龄青年,今天这趟差事算是给他享艳福了。说实在的,孙露露这个女人在她不闹的时候,还是有点眼缘的。

     从入口往下走过两部楼梯,便到了地下室。师傅点着打火机找到了灯光的开关,开了灯后,我们发现这里的布局跟医院手术间几乎一致,床术床、C臂机等该有的设备都有。

     墙角有一只大冰箱,高度在一米半之间。周胖打了开来,发现冰箱里装的是液氮,液氮是用来储藏人体器官的。他只看了一眼,便随即关上了。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他说,你们毕竟不是法医,液氮箱里的东西可能会让你们感到不适。

     可我好奇心重,非要看上一眼才肯罢休。周胖没有办法,只好由着我把柜门打了开来。说真的,那一次我真是后悔死了。就看了一眼,结果半个月都没啥食欲。事后,周胖告诉我,县令他们比我出道找了好几年,至今都没适应过来。就我这样的菜鸟,也敢看那些东西,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地下室还有隔间,推门进去后,我们竟然意外的发现了阿坤。只见他已经成了人彘,活生生地被挂在一根竹竿上。我和周胖合力将他解救了下来,此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周胖很清楚阿坤的伤势,如果再不把他送到医院抢救的话,恐怕熬不过今晚了。

     县令听了,立即拿出手机呼叫120。但阿坤自己却要求放弃抢救,他说与其这么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阿坤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对我们交待了很多事情。阿坤说,那天他从县令手上逃脱后,感到拇指疼得厉害,就想着来这里拿点药。因为,周哲手上有一种药,吃了后能够缓解他伤口的疼痛。可谁知道刚进仓库便被他一棍子打晕了,醒来后已经被穿了琵琶骨。这时,已经使不上多少力气了,只好听从周哲的摆布。

     周哲要求阿坤穿上女人的衣服,然后当着他的面摆弄各种姿势。如果有一个动作没让他感到满意,他就会用手术招呼阿坤,事后再用针给缝起来。

     “他简直不是人!是天杀的畜生!”阿坤说到这里,咬着牙大骂道。他此刻恨不得能一口咬死周哲。

     周哲原本是要将各种器官移植到阿坤体内,据说做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为了命老。事后,我们分析这帮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器官贩子。他们将不同人的器官移植到同一个人的体内,看上去像是在进行试验。而命老似乎很看重试验的结果,但我们不清楚的是,他们这么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就当周哲卸下了阿坤的四肢后,他手上的动作突然停格了,迟疑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又显得很慌张,喃喃自语的说:“我这是在做什么?”

     当即,咣当一声扔掉了自己的手术刀,紧接着便跑了出来。可是,只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便又跑了回来。当他再次捡起地上的手术刀,要准备手术的时候,却又迟疑了。就这样,一来一回他不停地变化着自己。好像是人格分裂了一样,心里有着两个不同的声音。一个说,拿起手术刀,完成你的使命。另一个说,你在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啊!

     据阿坤所说,周哲来来回回不下十次。最终,将他挂在了竹竿子上离去。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听完这一切,就更能肯定周哲和王宏之间存在密切的关联,只不过是以哪种方式关联在一起的,尚未被找到。但绝对不会是勇哥说的那样,鬼魂附体在这世上是压根不存在的。

     “求求你们,警察同志。送我最后一程吧!”阿坤已不愿再忍受这种痛苦,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们说道。

     这可为难我们了,我们警察做事情得讲法律,讲原则。以他目前的状况只要送到医院及时抢救,还是有生还的希望的。至于他所犯下的那些罪恶,那得由法律来审判。我们坚信让犯人接受法律的审判,是对受害者最大的告慰。

     “放心吧!我阿坤是条汉子,绝对不会拖累你们的!”阿坤见我们几个面露难色,便又向我们保证,他死之前可以写下血书证明是自愿受死的。这样,即便有人要追究也不打紧了。

     县令听了,向他解释说,这不是自不自愿的问题。而是法律的问题,我们无权结束你的生命。一切都得经过法院的审判。

     可阿坤始终听不进去,他说就算是法律也得讲人性,你们难道忍心看我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吗?

     就当我们纠缠不清的时候,师傅却站了出来。他对我们三个说道:“你们都出去一下。”

     我们仨听了,不由得一愣,一下子还不明白他老人家要做什么。但师傅的表情很严肃,他执意要求我们出去。我们了解他的脾气,他认准的事情几乎不会妥协,也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我们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师傅开了门,并叫我们可以进来了。当我们进门的时候,却都看傻了。阿坤死了!是师傅送了他最后一程。

     “东爷!你在干什么?”周胖用近乎是责问的语气对师傅说道。

     但师傅却一脸淡定,他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只是吩咐我将阿坤带出去,然后就近找个地方给埋了。

     紧接着,他便又将注意力投入到了案件当中。师傅说,他现在可以试着解释为什么监控看不到那个凶手。其实,是我们想多了。当我们通过监控看到死者在死前做的那一系列动作后,就先入为主的以为死者一定是在他人沟通。实际上,那晚并没有第二个人出现。死者之所以会做出那些古怪的动作,纯粹是出于条件反射。他之前也一定被凶手虐待过,就像阿坤那样,只不过阿坤的时间比较短,而他的时间却要长得多。以至于心理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所以当他看到橱窗里穿着女装的模特家人之后,本能的将心里的恐惧释放了出来。

     他以为凶手就在身后,操控着橱窗里的模特假人。因此,他转身跪倒在地,想求凶手放过他。相信类似的求饶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大概结果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此时,他只不过是在重复上演地下室里所遭遇过的一切。打个比方这人好比是在舞台上演话剧给人看,这这话剧却又是在台下排练了几十遍,早已经有了条件反射。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机械般的动作,最后由于排异反应过于激烈导致器官坏死而身亡。

     师傅的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我们深表认同。案件调查到这一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凶手就是周哲。不过,当中仍然存在许多还没有解开的疑团。比方说,周哲作为一个地产商人,他怎么会有如此娴熟的手术本领。又比方说,最早的那个死者是谁?还有周哲跟王宏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县令说,这一切等抓到周哲后,一定能够调查清楚的。现在对于我们而言最迫切的就是要控制住周哲,别让给跑了。

     周哲的地产公司就在明州市,于是我们立刻联系了局里的同事,请他们立即采取行动。

     采集完线索后,我们离开了地下室。当我们上到地面,却见到勇哥正和孙露露聊得火热。勇哥吹嘘着自己的英勇事迹,而孙露露却是一个劲的点头,还不时的拍手鼓掌。她看上去就像是把勇哥当成了自己的大英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女人不过是在套近乎而已。她为的是逃避罪责,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触犯了法律,就该接受应有的惩罚。我们最终将这里的一切以及孙露露转交给了当地派出所,由他们完成最后的工作。

     离开仓库前,我就近找了个地方将阿坤给埋了。师傅为阿坤点了一根烟,然后凝视了几分钟。我们几个都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何在?

     回去的路上,师傅终于开口解释了,但也仅仅只有几句话。他说,阿坤的遭遇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搭档老金头,一时间难以遏制住冲动的情感,这才做出了出格的事情。不过,他让我们放心。这件事情他一定会写成出面报告交给局长,给组织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