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诱捕计划
    竹山起了风,竹子嗖嗖的响个不停,掩盖了我们的脚步声。我和吴山水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他的家中。此时,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左右。

     勇哥不停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显得有些焦虑。他见了我,上来就问:“怎么样了?找到县令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跟着把发现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他听完,自我安慰了一句,说是有东爷在一切都可以放心的。

     我又问他,周胖什么时候能到?他看了看手表,大致说了个时间,不出意外早上八点应该能到了吧?

     我们叫周胖来,是因为很多东西需要他来鉴定。想起于老婆子家里的那两罐肉,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气来。

     “勇哥,你说咱们俩是不是应该把于老婆子控制起来?”与此同时,我意识到了关键的一点。

     从罐子里的肉来分析,这老婆子可能牵扯到命案。所以,在案情还没有明朗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控制嫌疑人。

     勇哥点了点头,他说我们两个人去把握更大一点。其实,他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因为害怕才非要等到我回来。

     于是,我们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于老婆子的家里。她家门是开着的,灯也是亮着的。屋内被翻的一片狼藉,而于老婆子本人却倒在了地上。

     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子,还好有呼吸,而暴露在外的肢体又没明显的伤痕,很可能是昏厥了而已。勇哥扫了一圈现场,有模有样的说,不排除有外人进来的情况。

     但我觉得不像,因为如果是外人作案的话,当他发现东西不见了,那么就不会留下于老婆子这个活证人的。

     我的推测是,于老婆子翻遍家里都没找到自己的东西,情急之下昏厥了过去。这对于像她这种年纪的老太婆来说,完全有可能的。换句话说,我们拿走的肉罐子和麻袋对她而言非常重要。

     勇哥听完,就呵呵了一声。他接着用手铐铐死了于老婆子,然后又吩咐我说,小梅你背着她。快点!我们得走了。

     我资历浅,不得不听勇哥的调遣。就这样,我用了吃奶的劲才把于老婆子背回吴山水的家里。没过多久,天也就亮了。吴山水的老婆给我们几个煮了大碗的稀饭,配着芝麻酱笋吃,那味道别提有多提神了。

     大概在早上七点半左右的时候,周胖子到了。他是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上的山,可把他累得半死。

     他一口气喝下了整杯水,然后吐了口气,对我们说道:“你大爷的,要是没定位,胖爷我到死都找不到这个鸟地方!”

     勇哥呵呵一笑,接着说道:“胖子,时间紧迫,你赶紧干活吧!”

     但周胖听了,却一个大步往外走,并招呼了我一声:小梅,咱先去找东爷。

     原来,他是在关心县令。不过,这时候我也挺担心师傅和县令的。于是,只好再麻烦吴山水陪我们上山。

     回到昨晚的地方,只见师傅蹲在一块墓碑前,周围都是烟屁股。他眉头紧锁,一直在思考着什么,就连我们人来了也没在意。周胖上前打了个招呼,师傅终于回过神来。他起身拍了拍周胖的肩膀,然后问了吴山水一声:“张五年是不是之前向命老求财的老张?”

     张五年是刻在墓碑上的名字,师傅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才会向吴山水打听这个人的。

     吴山水点了点头,回答说,这座坟墓就是老张为自己建的寿坟。这是村里的习俗,人过了五十都得建寿坟。

     “东爷,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勇哥急着问道。

     师傅顺了顺自己花白的头发,然后告诉他,现在还不能说。

     “师傅,你昨晚说那人是来找食物的。那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接着问道,这个问题已经在我心头困扰好几个小时了。

     师傅听完,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只是说,自己干了三十多年刑警,已经形成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但是很准确。

     “既然您老这么有感觉,倒是给我们指条方向啊!王宏在哪里?县令又在哪里?”勇哥嬉笑了一声,揶揄师傅道。

     师傅低下头往地上扫了一圈,接着捡起了一根屁股还算长的烟头,含在嘴里。他一边点火,一边说:“你小子别调侃我,今天晚上我一定抓到那个人。”

     师傅说得自信满满,可我和勇哥还是觉得心里没谱。要知道就连最熟悉地形的吴山水都找不到,何况是刚进山不久的我们。

     说实在的,我现在倒是有些同意勇哥当初的推测,也许那家伙是肉眼看不到的。说不定,他现在就在我们身边呢!

     一想到这个节骨眼上,我整个人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周胖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线索收集完毕。他说凭他带来的那些设备,最快也得五六个小时才能出结果。

     师傅听了之后,笑着说:不打紧,我正好回去睡上一觉。

     他说完第一个迈开步子,往山下走去。我了解师傅,当案情有重大突破的时候,他才会显得如此放松。所以,我就更加期待他晚上的行动。

     师傅走了一阵后,又突然回头问我们于老婆子控制住了没有?

     我本想回答,却被勇哥抢了先。他拍着胸脯说,这还用您老提醒吗?我一早就和小梅一起把那老婆子押到吴山水家里了。

     师傅听了,却没有搭理勇哥。只能说他老人家是睿智的,知道勇哥没那个胆子。因此,他只夸了我一人:小梅,干得不错。等周胖子把鉴定结果出来了,我们再提审这个老婆子。

     回到吴山水的家,已经到了中午。他老婆煮了一大桌子的菜等我们,我闻着香味肚子就不由得呱呱叫了起来。可是,师傅要先去看一眼于老婆子。

     于老婆子被我们锁在小阁楼里,吴山水的老婆告诉我们,这老婆子已经醒来三个多小时了。她怕老婆子饿,就送了碗稀饭进去。

     我们打开了阁楼,发现稀饭还原封不动的放在原地。于老婆子披头散发的蹲在地上,嘴里还振振有词。

     勇哥见状,接连叫了她几声。可她就是不应付,只管自己念自己的。

     吴山水的老婆害怕了,她偷偷对吴山水说,于老婆子该不会是在请命老吧?诶呀!那咱们家可是要倒大霉的呀!

     吴山水听了,当即瞪了她一眼,啐道:“你懂什么!警察同志在,不许乱说!”

     师傅听了,哈哈一笑,他说:大妹子,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替你把命老抓来。

     他说完就招呼我们下去吃饭了。这顿饭吃得很快,也吃得很香。完事后,师傅照例点起了烟。香烟是他的第二条命,他曾说过只要自己在警察的位置上还待着,那就得抽烟。

     等师傅点完了烟,勇哥终于忍不住问他道:“东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跟我们说说,晚上到底该怎么办?”

     师傅听了,乐呵呵的说:“你好歹当了几年警察,就不会动脑子想想?”

     “阿勇是猪脑子,他怎么想得到!”一旁的周胖逮着机会就开始黑勇哥。

     “你才是猪呢!”勇哥还了一句。他和周胖两人经常拌嘴,我早就习以为常。

     师傅见我默不作声,便顺带问了一句:小梅,你能想到些什么呢?

     我?我一下子竟然有些慌张,就像一个学生被自己的老师提问一样。

     “嗯……我想可以用食物把他诱捕出来吧?”我想了片刻后,胡乱回了一句。可没想到的是,竟然说到了师傅的心坎上。只听师傅哈的一声,用赞许的目光盯着我说,小梅不错,不愧是我秦东的弟子。有慧根!有慧根!

     “这家伙狡猾的很,你给他食物他就会上当吗?”勇哥很不服气,故意来挑我的刺。不过,他也确实说的在理。这家伙既然能躲过那么多陷阱而且还不被别人发现,想想就知道他有多么狡猾了。用食物诱捕的办法,对野猪或许还有点用。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师傅说着,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他接着说,我们做刑警的有时候不能完全等着线索齐全了再行动,需要大胆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