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金博士
    徐团长见了,也显得很慌张。他哆嗦着身子,对我说道:“我……我也不清楚啊,之前放进去的明明是一堆书信,以及几张存折。现在怎么……怎么就变成了一瓶大脑!”

     很显然,柜子里的东西被人给替换了。不过,倒是谁替换的,只要一问信托公司的工作人员就立刻明白了。那工作人员说,这柜子之前只被一名中年男子打开过。他是金先生的直系亲属,根据信托的条文,他是有权力打开的。

     于是,我们又问他该中年男子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样子,还有联系方式。信托公司不同于其他公司,它以注重客户隐私为第一要务。况且,该公司又是外资创投的。所以,我们无法直接问出那男子的准确信息。除非,往上级走程序,得到相关部门的批示之后。然而,凡事都可以剑走偏锋。既然,工作人员不愿意直白的透入。那么,就由我们来引导,而他只管点头或者摇头就是。

     这时,我又问徐团长有没有金博士的照片。本能的直觉告诉我,这位来自伯明翰大学的博士,嫌疑是最大。徐团长点了点头,并拿出手机来让我们看他和金博士的合照。那工作人员看了,不但重重的点了几个头,而且她还低声说了一句:就是他。

     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确认打开柜子的那人是金博士,那么关于金博士的信息我可以问徐团长要。徐团长很配合,交出了所有关于金博士的信息。但平白无故出现了一瓶脑子,我们需要他回局里接受调查,并且录一份口供。于是,我们取了装有脑子的瓶子,带上徐团长一起回了警局。

     瓶子交给了周胖进行鉴定,可麻烦的是周胖手头活正多。好在县令有面子,这家伙从来都是把县令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大概两个小时左右,他便屁颠屁颠地跑来了我们组。他将鉴定报告交到县令手上,然后得意洋洋的说道:“恭喜啊,又撞上了一件大案子。照这么下去,年底评先进可就非你们组莫属了。”

     “那也要看能不能把案子给破了。”勇哥在旁叹了口气,显得信心不足。

     “你破不了,不代表别人破不了。”周胖呵呵了一声,先是挖苦了勇哥一番,紧接着又使劲的讨好县令。但他说来说去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话,连我都听得厌烦了,人家县令可不是耳朵里要生出茧子来了。

     只见,县令朝周胖翻了一个白脸,然后又指着鉴定报告问道:“胼胝体这种东西可信吗?”

     研究过大脑结构的人大概知道胼胝体,是链接左右脑的一束神经纤维。周胖在报告上写道,该大脑确系为人脑,胼胝体末段呈球型,可判断为女性,其左脑开始出现萎缩症状,又可说明死者身份为老龄人,患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

     周胖点了点头,他说男女大脑有很大的区别,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胼胝体。男性大脑的胼胝体末段一般呈圆柱形,而女子则是呈圆球型。

     “这就奇怪了!徐团长告诉我们,这金老团长明明是个男人。难道说中间又死了一个人?”勇哥叹了口气,一脸迷茫的说道。

     从我们接手这个案子以来,严格意义上的死者其实只有张芈一人,可现在又多出了一名身份不确认的死者,这让案子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如果是连环杀人案,局长必然不放心让我们试手。在没有师傅坐镇的情况下,他一定会把这个案子转交给经验更老道的同事。

     不过,好在线索还没有断。信托公司的人指证是金博士开的柜子,那么接下来我们只管调查这个人就是了。

     当下,我们集体出动,根据徐团长提供的信息,在明州大酒店找到了金博士。据了解,金博士是三年前从英国来到明州市的。他到了之后并没有在任何大学任教,也没有去任何盈利性的机构任职。和他唯一有业务上交集的也就是明州剧团,但徐团长说过那都是公益性质的,一切以学术研究为主。也就是说,这几年他一直处在坐吃山空的状态。

     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他却住着本市最好的酒店,这酒店一天的花销至少是上千元的。很难想象他哪来的那么多钱,除非家底很深厚。但是,徐团长在录口供的时候,就提过金博士出生在一般家庭。他在伯明翰大学读书时,都是靠领奖学金过日子的。另外,他捐助戏剧团的那笔钱也是他科研立项的资金。

     不得不说,正常发挥的勇哥是很犀利的。他一眼就发现了关键所在,坐下来第一句问的就是:金博士,能跟我们谈谈你的工作吗?

     “哦……我基本没什么像样的工作,如果真要说有,那就是研究这些东西了。”他说着,拿了一大堆剧本给我们看。演员研究剧本是为了更好的演戏,而他研究剧本则是为了那戏剧心理学的课题。

     “学术研究这东西枯燥得很,又不能在短时间里得到回报。所以啊,我的经费来源大多是靠外界机构的赞助。”他接着又笑着说道,似乎知道我们要问什么。

     他的解释听起来似乎也合情合理,我们也就把这个疑点给翻篇了。我接着问他,有没有去过那家信托公司,并打开过金老团长的柜子?他沉吟了片刻,告诉我说,去过。原因很简单,金老团长正是他的父亲。当年,他父亲要求他就读耶鲁大学。但他却看中了伯明翰大学,于是父子两人发生了争执。

     “我父亲是个老学者,但同样也是个老顽固。我知道要说服他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选择离家出走,私自就读了伯明翰大学。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得不到家里的接济,要靠奖学金来过日子的原因。”金博士的口才很利索,条理也很清晰,一条一条的解答着我们的疑问。

     “母亲是最支持我的人,因此和父亲吵了一架。父亲赌气就跑回了国,但他来这里不仅仅是旅游散心的。他真正的目的是想重演当年未完成的那一出戏,要知道这是他老人家毕生最大的心愿。”金博士抿了一口咖啡,接着对我们说,他父亲相信戏剧的天赋是可以遗传的,所以到了明州市后就接触了几位老同事的后人。希望,从那些人中发现好的苗子,好完成那一出戏剧。或许是他对这出戏太过认真,付出了太多心血,最终使他心力交瘁过早的离世了。

     “其实,父亲的心脏一直不怎么好。而我的出走,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我至今都觉得伯明翰大学的戏剧研究不比耶鲁大学来得差。”金博士说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的脸上流露出了愧疚的神情,这神情是真真的,看得出来没有半点虚假。

     “难道说,你来明州市也是为了那出戏剧?”我顺着他的思路问了下去。

     不错,有这个原因!金博士点了点头,他来到本市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所以,这些年来他也见了父亲旧同事的后人。也就是罗阿婆和陈阿婆的后人,但我们知道陈阿婆是孤寡老太太。因此,金博士接触的人应该就是罗红或者是张芈。

     “但是戏剧天赋会遗传这个说法不准确,我找到了罗阿姨的后人,也观察了一段时间,却发现她们并没有继承罗阿姨的戏剧天赋。”金博士说着,又叹了口气。听了他的这些话,我更加可以确定他和本案有着莫大的关系。

     “那柜子里的瓶子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我最后想问的问题。他听了稍稍迟疑了一阵,接着点了一根雪茄烟,说道,瓶子里装的是人脑,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这人脑是从遗体捐献者身上获得的。我有位朋友是专门研究人体大脑的学者,他正愁没有标本呢!这不,我过几天就要给他寄过去,不想却被你们查到了。

     “你又是从哪里获得的标本?”勇哥接下去问。遗体捐赠一般都是跟医院签的协议,怎么会到他个人手上。但是,关于这一点,金博士却怎么都不肯交代。他说,有些事情是需要保密的。只要,自己没犯法,也就不用跟我们交代的那么详细。还有,如果我们已经将大脑鉴定完毕了。那么,请尽早的还给他。不然,他就会动用律师来讨。

     我们在金博士那里待了一下午,却没有问太多的问题。这正是我怀疑的地方,他看似把疑点解释得合情合理,但听起来太像是故意编排的了。正如勇哥评价的那样,这人太聪明,但是聪明却被聪明误。很多问题我们都没有问,他却都主动交代了。比如,他接触过罗红母女的事情。这说明什么?

     “他心里有鬼,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把措词都相好了。就好像是一名老道的编剧,编排好了一出精心的戏剧,就等着观众来看。”我对县令和勇哥说道,但是我们不是观众,他可能太过自信了,也把我们刑警想得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