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监控录像
    王怡这一次发病倒下,再也不是闻闻风精油就能够解决的事情。金阿姨使劲了浑身解数,都没有办法使她醒来。所以,我们只好叫救护车了。因为是我们警方打的电话,救护车来得比平时要快很多。大概不到半小时吧,车子就停在了楼外。随行的医护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将王怡送进了本市的第一医院。

     由于县令有个大学同学在第一医院就职,这时候正好拜托他先替我们看护一下王怡。毕竟,现在办案的人手就我跟县令。我们必须集中精力查清楚,原本在房间里的小孩为什么会失踪?

     我们回头又盘问了金阿姨一遍,金阿姨说这地方平常不会有人来,要说最近来的人也就只是老板,可那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你平时都不出去买菜的吗?”我见这地方偏僻,附近也没个菜市场。所以,便很好奇的问道。

     “当然要出去买菜了!不然老板娘跟她的女儿吃什么呀?”金阿姨觉得我问的问题很可笑,但她却没理会我的意思。我是想说,万一有人趁着她出去买菜的这段时间进来了呢?

     然而,从金阿姨接下去说的话中。我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金阿姨告诉我,这楼里是有监控的,而且还连接着报警器。一旦有外人闯入行凶的话,是会立马触发报警器的。

     兴许是周哲做贼心虚的缘故吧,就这么一栋两层高的小洋楼,他竟然安装了六七个摄像头。从我们调出了的监控来看,这楼里楼外、楼上楼下几乎没有死角。

     金阿姨还有一个活,就是将储存空间已经占满的视频保存下来。因为,周哲在的时候就叮嘱过她监控视频要定期存档。而金阿姨是个老实人,虽然老板好久没有来了,但她做事情依旧一丝不苟。

     金阿姨说,存储视频的操作很简单,就是按几个开关。这跟她们农村人看dvd录像一样,她大概半个月会操作一次,用不了多少时间。

     于是,我们问她要来了将近两个半月的监控视频。我们需要从周哲回来的那一次看起,希望能发现点什么线索。但是,这个工作量对我们两人来说实在太大了。将近两个月的监控视频,磁盘足足放满了两个大收纳箱。我初步估计,少说也有一百多盘吧。

     这么多的视频,就算我们两人快进着看,再加上24小时不眠不休,那也得一个多星期吧?

     “怎么办?”我扭头看着县令问道。县令的意思是最好别打扰师傅他老人家,因为上头已经下了批示,这个案子可以完结了。如果,她再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师傅的话,以他老人家的性格一定会死磕到底。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师傅,毕竟他快退休了。

     我们的任务是找人,人找到了自然皆大欢喜,如果找不到或者再牵扯出什么命案的话,到时候再汇报那也不迟。

     可是,怎么样一来也就意味着我们没办法去集合更多的警力。

     “打电话给吴宜勇,嗯……还有周聪,对!把他也叫来吧!”县令最后做了决定,其实我跟她一样,能够想到的帮手也就是这一对活宝。

     县令亲自给周胖打了电话,周胖二话没说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出人意料的是,仅仅过了片刻,勇哥也来了。他的理由很粗暴,因为他失恋了,现在只有工作能够麻痹他心灵的创伤。但是,当他听说我们这次行动是私下里偷偷进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责备了一句:你们好大胆子啊,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跟东爷汇报一声?

     然而,他说归说,却绝对不会私自去告密的。不然,“勇怕怕”这个外号就白给了。

     我们几个都是专业的刑警,上过警校的同学应该知道,如何快速的回看监控视频并从中发现有用的线索,是一门必须课。我们几个都是经受过长期锻炼的,所以看监控录像的速度要比普通人快很多,也精准很多。

     我们分工合作,几个人各看了二三十盘监控,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结束。我发誓这才是世上最痛苦的工作,等我看完后眼睛已疼得合不拢了。幸亏这时候,金阿姨给我们拿来了熟鸡蛋。她说着是她们乡下的土办法,只要把鸡蛋揉一揉眼睛,就能消肿了。你还别说,她这土办法挺管用的。我照着做,没过多久眼睛就没那么胀痛了。

     金阿姨又给我们煮了面条,我们吃了以后,继续讨论案情。通过视频我们可以发现,近两个月里确实只有周哲来过这个地方。他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手里大包小包带了大堆。金阿姨说,老板带来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给小孩吃的。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周哲来的时候,那孩子应该还在屋子里。周哲住了有三天,可他这三天里都在楼上办公。偶尔也会进到暗室看一下孩子,但每次待的时间不长,大概有就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暗室是楼里唯一没有装监控的地方,或许周哲觉得没那个必要吧。金阿姨是进出最频繁的人,她一周大概要出去三次,时间都是在午后,也就是等到王怡起床并吃完午饭以后。王怡吃完饭后,会在楼下看一会电视,接着她就会提着一只小炉子上楼。据金阿姨说,老板娘的小炉子里装着炭火,那是用来给她女儿热牛奶用的。有钱人就连吃的也讲究,牛奶是从波兰进口的牦牛奶,因为没有添加任何杀菌剂,所以需要用炭火热一热。

     监控显示,王怡每天都要进暗室2次,且一待就是个把小时。也许,在这段时间里,她们母女相处得很愉快呢!王怡除了给女儿喝牛奶之外,每次还会拿一个苹果进去。牛奶加水果,看来这位母亲很懂得营养搭配。

     王怡出来后,并不会马上离开办公室。她会选择坐在沙发上,然后在脸上贴上一张自制的面膜,静静的享受一会才会离去。以上都是王怡的生活习惯,监控视频记录了一切。我们看完都觉得无聊,因为几乎是在重复看她个人的习惯。不过,细心的县令还是发现了一些情况。不如,最近一个星期金阿姨外出的次数增加了。几乎每天都要出去,但金阿姨的解释是,老板娘最近用炭火很厉害,所以她不得不跑到市场上去买。可是,我们知道热牛奶用不了很多炭。金阿姨又说,老板娘可能在烤肉,因为她每次回来都会闻到一股烤肉味。

     县令发现的另一个情况是,王怡做面膜的次数也在增加。以前是一天一次,但最近几天却接连增加了好几次。一个爱美的女人应该知道,面膜这东西一旦做得多了,就会使脸上的水分流失,反而不利于皮肤。

     “见鬼了,没什么异常啊!”这时,勇哥不由得叹了口气。因为,通过监控视频,我们几乎发现不了任何线索。所以,他怀疑暗室里可能有逃生通道,或者是根本没有孩子。但在他们来之前,我跟县令是仔仔细细搜查过的。暗室并没有任何逃生通道,唯一出气也就天花板上的那个换气口。但口径不过3公分大小,可能连一只老鼠都钻出,更何况是一个已经五六岁的孩子呢。

     其实,我也怀疑这暗室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孩子。要不然,这孩子怎么会平白无故不见呢?总不能从那个换气口出去的吧?但金阿姨却坚持说有,理由很直接,她听到过孩子的哭声。

     这下我们几个都陷入了迷茫,这里发生的事情感觉要比之前的命案来得更悬乎。勇哥建议说,真不行就把东爷叫来吧。他老人家见多识广,或许能够发现什么端倪。周胖也同意他的观点,认为只有师傅出马才能解决问题。然而,县令却很倔强。她这一点倒是像极了师傅,她说先去医院看看,问过王怡之后再下结论。

     于是,我们又赶去了第一医院。经过医生全力救治,王怡已经醒过来了。到了医院,县令的同学李医生已经站在病房外候着了。再进病房前,他告诉我们,其实王怡这个病并不是什么羊癫疯,她的档案中也没有遗传疾病。她患的是脑癌,这种癌症患病的时候,病人所表现出来的症状有时候就跟羊癫疯是一样的。

     另外,他还提醒我们得做好心理准备。因为,王怡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以她现在的状况来看,多则一年半载,少则个把月,甚至还会更短。

     我们并不是王怡的家属,对她的病情自然没有那么关切,最多就是同情而已。此刻,我们最关注的是王怡为什么要说谎,她明明没有遗传病,为什么要骗周哲自己得了遗传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