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我的疑惑
    张小珠虽然眼瞎,但她在这里待了许久,已经熟悉了每一条通道。我们在她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出口。原来,这铜棺俱乐部是建造在人工河的底下。而这一切都赵可的杰作,他本身就是个陵墓设计师,在业界有着怪才的称誉。

     我们进来时,看到铜棺是悬浮在人工河上的。那不是因为超自然现象,而是铜棺底下有三四个水性极好的男人托举着。每具铜棺虽重达百多斤,但是由于河水本身具有浮力,再加上三四个男人的力量。要将它托举起来,还是办得到。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铜棺会左右摇摆,那是因为底下人在托举的时候难免会受力不均匀。

     我们躺进铜棺后,棺内就会释放出香气,这香气能使人致幻。我猜测可能是含有某种能伤害人体神经系统的物质,但具体是什么成份还要等法医部门的鉴定。

     人因香气而出现幻觉,在加上棺盖上雕刻着鬼怪的图案,所以会觉得自己进入了阴间。早前专案组的同事作为第一批卧底,前来寻找铜棺俱乐部的时候,和我们遭遇了一样的情况。他们之所以会精神紊乱,那是因为见到了老祖宗,也就是那具发绿的女干尸。它在药剂中泡过,是制造香气的母体。专案组的人接触到之后,自然所受的伤害会比我来得深。

     至于监视在墓区周围的警员,他们是不知道所谓的铜棺俱乐部就在人工河底下,要不然早就将赵可等人一锅端了。其实,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们也很难发现这个窝点。

     正是因为窝点的隐密性绝佳,所以赵可并没有安排多少人手对其进行保护。他可能想着就算被警方发现了,一窝蜂的冲进来,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有那具女干尸在,任凭谁都逃不出去。可是,我们三个卧底中竟然有一位女性,而且还是格斗冠军。县令几乎以一己之力解决了所有涉案份子。

     我们出去后,第一时间给黄局打去了电话。黄局秉承自己雷厉风行的做事原则,带着专案组的同事处理完了后事。所有涉案人员都被抓货,这个涉及警方内部安全的疑案算是解决了。经过审问,赵可等人都如实交代了问题。

     本案的结果还是令上级满意的,毕竟内鬼不是出在警方内部。老丁的案子被泄漏,是因为当年的凶手还逍遥在世。他虽有意复查此案,但上级有着多方考虑,最终没有下批复。其实,我们没个人都知道。案子都过去三十多年了,即便凶手被抓到了,也过了刑法诉讼期。他是不会再被审判了的。而老丁因为自己儿子的事件,做出了提早退休的决定。

     然后,师傅的案子被泄密,是因为当年的那伙人贩子还没有被抓干净。以命老为核心的犯罪集团,正在逐步壮大。他们的势力范围,已经可触碰到社会各个阶层。因此,上级也开始关注起来。省局的大领导亲自写了报告,只要上级批准,就立案侦查。我们公安部门,绝对不会向犯罪份子妥协。

     至于老李和老钱的案子,虽然也被泄了密,但是却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况且,这两宗案子加密的期限也快到了。所以,上级经过讨论,决定不再追究。

     我们三个圆满完成了任务,被授予了奖章。黄局说,上级都记住了我们。回去之后要再接再厉,再努力几年就有资历上调到省局委以重任了。至于,老钱的那名徒弟,被追封了烈士,骨灰送回老家安葬。老钱也因为内疚,学者老丁的样子提早退休了。

     黄局亲自写了结案报告,然后专案组和我们几个卧底都在上面签了字。因为,这案子是要被加密的。当天,我们所有人都宣了誓,绝对不会吐露出去半个字。

     案子结清后,我们又在省城待了2天。逛了逛省城的各大商场,才和师傅一起回去。师傅看到了我们两人的表现,觉得十分欣慰。他说,他这辈子最引以自豪的是教出我们这两个徒弟。我本想和他商讨一下关于命老的事情,但他只听了开头,就立即收起了笑容。

     我知道师傅的脾气,也就不敢问了。回到警局后,局长带着所有同事来给我们接风,并按照局里特有的惯例给我们放了三天的假。这可把勇哥羡慕得不要不要的。由于,他没有参与本次活动,因此也就享受不到这个待遇了。更惨的是,由于本组暂时没有案件可办。局长就别出心裁地把他暂时调剂到了老李的风纪组。

     要知道勇哥曾经当着众人的面,熟落过老李。老李在家挺受气的,因此到了工作上就很想找回存在感。我和县令几乎可以遇见到勇哥在接下来三天中的遭遇。

     回到家中,我的内心仍旧不能平静。案子虽然结了,可我一直觉得还有太多的疑点。于是,我拿出笔记本,一一给罗列了出来:

     一、局长值得怀疑。他是怎么知道我账户上有一大笔钱的呢?还有出发前,他曾告诉我,要保护好县令。因为这个案子对于女警员来说太过危险。可事实却是,女警员反而不会受到女干尸身上的香气影响。现在想想,局长当初说的是反话,其实他并不想让我带着县令去。那么,局长和命老之间会不会也存在某种联系呢?

     二、本案太过反常。我找不到本案的动机,因为录影带是赵可主动寄到警局的。如果,他是听从命老的安排。那么,命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挑衅警方,并显示他的势力有多么得强大?可我始终觉得,他不会那么蠢。因为,周哲的案子已经被上级压了下来。只要,他们没有太明显的动作,就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力。和警方保持一定的距离,是不是更有利于他们的发展呢?

     三、命老集团到底是干什么的?其势力之强大,令人感到畏惧。师傅是局里为数不多对他们有所了解的人,并且我也看得出来他对当年的案子一直耿耿于怀。但他为什么要在行动上选择逃避呢?难道,有什么人或事是他所忌惮的?另外,局长叫我监视他。可现在来看,局长本人也值得怀疑。我接下来该作如何处置呢?要向师傅坦白吗?

     四、金复为什么要把钱转到我名下?这应该是个圈套,他给我钱是为了让我有资格被选为卧底。可我不清楚的是,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为了指引我去发现命老的秘密?最后,他提醒我要小心李学究。起初,我还没当回事。但经历了本案,不得不使我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可见,李学究真的存在问题,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而已。

     接下来的三天假期,我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反复推敲自己罗列的四个一点。但越想越糊涂,脑袋大得都想撞墙了。于是,我想到了县令,和她一起探讨下或许会有点眉目。可是,当我拨通她的电话,她却说自己约了李学究一起吃饭。今晚没空,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说吧。

     我挂完电话,不由得有些失落。但回头想想,也没什么好怨的。约谁吃饭那是人家的自由,再说了县令也快30了,是该找个男朋友了。她和李学究好歹是大学同学,彼此间有好感也是正常的。

     欸!我想通了之后,又叹了一口气。正当要准备出去吃点什么的时候,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却突然亮了一下。我趴上去一看,发现是省局来的电子邮件。原来,是办案的经费追缴回来了。省局人事局为此特意发了个邮件提醒我们,别忘了去银行看一下账户。

     其实,这笔钱本来就不属于我的。我拿着也不安心,所以我决定把钱分成两份。一份,捐给陈瑶所在的太古社区,为空巢老人们改善一下居住条件。另一份,则捐给明州戏剧团。我想如果金复在场,他本人也会同意的。

     到了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为的就是去单位看勇哥的笑话。可是,一直等到上班的点。都不见他来报道,县令打趣的说,会不会是阿勇太能干,被老李挖了去。周胖说,他昨天还见过勇哥,听他说老李还挺狠的。竟然安排他去鼓楼当片警,要知道鼓楼是本市最热闹的夜市所在。在那里当片警,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就当我们三正聊得起劲,也手里的早饭都忘记吃了的时候。师傅却突然来了电话,他的声音很急,我一接到电话都有种不祥的预感:一定又是出大案子了。

     果然,他催促我们快点赶去鼓楼。凌晨的时候,那里发生了命案。具体情况,等到了再说。另外,通知周胖要他带着组员一起过来。

     我挂了电话,不由得啐了一声:你们说勇哥倒不倒霉,去鼓楼执个勤,也能遇上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