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专案组的调查结果
    我们在省局的食堂吃了午饭,警局的伙食大概都一样,菜色简易但份量很足。只要你不挑食,准能吃饱肚子。

     吃完饭后,王莫生带着我们去了组长办公室。本案已经成立了专案行动小组,由省局的黄田副局长亲自担任组长。

     黄局见了我们三个,简单的问候了几句,便把案件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告诉我们的内容其实和王莫生口中的差不多,只不过是多了专案组行动的内容。

     省局专案组的成员各个都是精英,随便挑出一人放到下面那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角色。案件到了他们手里,自然很快就有突破。才没几天,他们便调查到了寄件人的地址,是一家名为子丑建设的建筑公司。

     据了解,该公司主要的项目是开发公墓地。懂行情的人都知道,这死人的钱要比活人好赚得多。活人的房子有可能还卖不出去,但是死人的墓地却是抢手货。正是因为如此,这家子丑建设的财力非常雄厚,在省城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专案组成员进驻该公司后,立即开展了调查。他们发现四盒录影带是由人事办公室寄出去的,据办公室周主任交待,给户主寄录影带是他们公司独创的服务项目。录影带上的内容,记录着户主在公司购买墓地的室内结构,以及配套的装饰风格。

     不得不说,子丑建设的营销手段很高明。他们主打私人订制,提倡平民也能享受古时帝王的待遇。公司在买下地皮的时候,就会开始预售墓室。只要客户上门,还会免费提供风水咨询。

     他们承诺,只要户主还在世,那么他所购买的墓室就不会完工。这便是传说中古时帝王的待遇。只要读点历史,都能知道一个帝王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建造皇陵。

     世人都有攀比心理,就算身后事也不例外。办得风光,活着的人就有面子。所以,这项服务一经推出。子丑建设开发的墓地都被抢购一空,即便他的标价非常昂贵。

     听到这里,我不觉有个疑问,该公司的这项服务看似能推动销售,但仔细算来回报率也不是很高。如果户主活到七老八十才过世,那他们的墓地不是要造个几十年?这得牵扯多少的人力物力啊!

     黄局说,我们能想到的,他们生意人怎么会想不到。其实,这只是一个文字游戏而已。公司只是承诺不完工而已,又没有说每天都要在建造。更何况,就那么点地的墓地,能打造成什么模样。所以,当他们把墓地建成后,就刻意留下尾部工程。比如说,墓碑、拜台之类的小细节。只等到户主去世那天,再浇筑上去。

     但这样的做法,势必会引起户主的不满。所以,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公司又想出了一个创意,那就是墓室内的装修,不论墓室大小他们都会负责装修,并且刻录成录影带,寄到户主手里。

     当户主看到录影带的内容后,或多或少能够妥协。毕竟,人家的服务摆在那里嘛!

     周主任说,他们一天要寄几十盘录影带,而办公室就那么点人。忙都忙不过来了,还哪有心情去看录影带上的内容。再说了,墓室是户主的私密,公司有规定员工不得偷看。

     “难道,还怕有人会去盗墓不成?”王莫生听了,不由得呵呵一笑。

     黄局点了根烟,继续说,经专案组调查,涉案的四名老警员都在子丑建设买了墓地。其中以老丁的墓地最为昂贵,价格超过了百万。可经组织人事调查,这四人中,除了老丁的儿子是经商之外,其余三人的家庭组成都是工薪阶层。虽然,也能买得起几十万价格的墓地。但只要为子孙后代考虑一下,就不会做出这种毫无意义只为满足攀比心理的事情。

     “我相信我们的刑警,觉悟都是很高。”黄局说着,捏紧拳头,轻轻地敲在了桌子上。

     我和他一样,也不相信师傅他们会花几十万去买一个墓地。我依稀记得,师傅说过他死后是要做遗体捐助的。还有那个老李,可是出了名的老扣。听周胖说,老李家的婆娘管得甚严,每个月就给老李发一千来块的生活费。单从这件事情上来分析,老李怎么也舍不得花那几十万钱吧。

     “难道,他们的墓地是别人帮着买的?”县令在旁一直没怎么讲话,这时她却说道。

     黄局点了点头,接着说,钱都是老丁的儿子拿出的。专案组统计过,至少有个三百来万,那可是他公司一年的进账。当时,专案组就去找了老丁的儿子丁正阳。但却只见到了丁正阳的老婆,她告诉专案组,丁正阳已经半个多月没回家了,也没在公司。八成是还待在铜棺俱乐部,一定是被什么狐狸精给魅住了。

     “什么是铜棺俱乐部?”强烈的好奇心,迫使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地打断了黄局的话。

     黄局笑了笑,随手点了根烟,又说:“年轻人做事情急不得,不然怎么破大案子呢?”

     他接着抽了几口烟,然后说,铜棺俱乐部也是子丑建设组织的。不过,只面向高端客户开放。每个月的十五聚会一次,入场的门票是一百万元。并且人数还有严格的限制,每次仅限3人。

     “一百万元?”我听着瞠目结舌,这个俱乐部也太烧钱了吧。

     但这俱乐部更奇葩的还在后头,但凡参加的人都要躺进一具青铜棺材内。然后,只要安心的睡上一觉,醒来后便可以进入俱乐部大门。

     “我们专案组的人也去过一次青铜俱乐部,但回来后要么就是失忆,要么就变得神情呆滞。你问他们怎么了,稍微有点印象的人就说了两个字‘阴间’。”黄局叹了口气,说道:“俱乐部的窝点没有找到,却折了好几名同事。”

     在我们到来之前,专案组已去过两次,共计六人。这六人虽然都回来了,但都变得神志不清。经医生诊断可能是受到了极度恐吓,才会使大脑功能产生紊乱。这种现象大多可逆,但也要根据患者身体素质来决定。所以,这六名警员已经被送往医院静养,但愿他们能够尽早恢复。

     每到十五那天,青铜棺就会在省城北郊的墓园出现。这片墓园也是子丑建设的项目,但由于动工缓慢,很多杂草都没有清除,再加上堆了一地的石料,看上去总让人慎得慌。所以,平时也少有人去那个地方。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俱乐部的秘书长就是子丑建设的老板赵可。”黄局长吁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对我们说道。

     他接着给了我们一份赵可的口供,赵可承认有这么一个俱乐部,他创立这个俱乐部的初衷是为了让客户体验一把死后的感觉。其实,所谓的俱乐部根本没有什么基地。就是在那片墓园,客户交了钱,躺在铜棺里睡上一晚。

     至于,为什么收费那么贵?赵可的解释是,铜棺是公司花了大价钱打造的。除了能让你感受到阴间的氛围,还能保证棺内人的睡眠质量。

     要知道的是,越有钱的人,睡眠质量越差。而铜棺俱乐部却能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还能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刺激。所以,他们愿意拿出一百万。

     “好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黄局看着我们,又问道。他的意思,希望我们几个能够尽快执行任务。

     “当时,还是其他同事配合行动吗?”县令想了想,问道。

     “当然!”黄局点点头,说虽然卧底只有三人,但是墓园周围都安排了人手。只不过,这一次会有些特殊。为了能让卧底真正打入铜棺俱乐部,上级讨论决定将不再安排人手追踪。换句话说,本次行动的危险性要大得多。对于新人来说,切切实实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四位老警员的墓室有检查过吗?”我问了第二个问题。黄局挑了一下眉毛,似乎觉得我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准。

     他们专案组又不是吃素的,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黄局之所以没提墓室的调查结果,那只有一个可能性:四人的墓室内找不到任何线索。

     “墓室没有疑点,如果你想去,下午我便叫局里的人带着你去。”黄局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王莫生没有实质性的问题,他只是担心还没来的那个卧底,会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他之所以那么关心,是因为他是本次卧底小组的组长。责任在身,自然压力也大。

     黄局说,小吴工作的地点离省城较远,来得迟一点也正常。叫王莫生不要担心了,他最迟今天夜里也该到了。

     离开黄局办公室前,我还提出了能不能见师傅一面的要求。但却被黄局给否决了。因为,上级有命令在案子还没清楚之前。师傅等四人不得与外界联系,他们被安排在疗养中心,有专门的同事看护着。一来可以避嫌,二来也可以起到保护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