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蛆虫
    师傅办案向来严谨,绝对不会像勇哥那样空口说白话。他既然敢这么说,那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我们听了,也就不再挤兑勇哥了,一起盯着看监控视频。这时,只见屏幕上有块格子是一片漆黑的,也就是说那里的监控被人关闭了。

     要知道的是,鼓楼是本地最热闹的夜市。为了安全考虑,路政部门在整个区域都安装了监控,用以辅助警员执勤。可以这么说,在鼓楼是不存在监控死角的。而且,老李也说上礼拜路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才来检查过灯光和监控。如果,那片区域的监控坏了,他们早应该发现了。

     那么,结果就很清楚了。监控是被人刻意关闭的,可见那片区域藏着秘密。

     鼓楼是老李管辖的区域,他虽然不常来,但对这一带的地理方位还是十分熟悉的。他迅速把所有的监控都扫了一遍,然后说道:“那是A3的服贸区。”

     本市是外贸大市,而服装贸易一直是龙头产业。鼓楼分为A、B、C三区,A区是批发、贸易的市场,不少外贸公司都在该区域设立了仓库。我们到该区域,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检查监控系统。果然不出意料,A3整个监控线路都被烧断了。师傅叫我和勇哥去盘点一下,在A3区一共有几家仓库。我和勇哥听完,分头行动。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便完成了任务。

     “A3一共有五家仓库,全都是做服装的。”勇哥把结果告诉了师傅。师傅听完,沉吟了一会,又对我们说,看来我们得一家一家的调查了。原来,他是怀疑那五人很有可能是藏身在其中某一个仓库内。原因很简单,在本市早就不流行土葬了。因此,市面上已没有售卖棺材的地方。所以,这口棺材一定是从外地运过来的。

     “如果棺材真是货运过来的,那过安检的时候怎么没有被工作人员发现呢?”老李感到很疑惑,皱着眉头问道。

     “我说老李同志,你有多久没看新闻了。”勇哥总算逮着了机会,他用耻笑的口气回答道:“去年,我市的服装贸易已获免检特批,是不用再过案件了。”

     老李听完,貌似不怎么相信勇哥的话。他接着看了师傅一眼,问道:“老秦,阿勇说得是真事吗?”

     师傅点了点头,他平时最爱看的电视就是本地新闻,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好消息的了。老李听了,这才放心。他顿了顿,又推测道:既然服装贸易能免案件,那么棺材混在布料中流入本市也就不会被人发现了。而鼓楼又是那些服装大厂的仓库所在,布料到了之后会直接运往这里卸载。那么,棺材就可以顺其自然地藏到仓库中。

     “不错!”我听完点了点头,接着又补充了自己的看法:这里的某个仓库很可能是第一命案现场,我们只要找到发生命案的那个仓库属于哪家公司,就能查出死者的相关信息。

     A3有五家仓库,看起来不算多,但真要仔细搜查起来。就凭我们几个,那是远远不够的。老李建议向局长申请再叫一组同事过来帮忙,但却被师傅无情的拒绝了。他似乎忘记了师傅的脾气,一旦接受的案子是不允许被别人染指的。哪怕是他最看重的小金,这些年来也让他插手过接受的案件。

     老李也是个有心人,他见师傅不乐意让其他刑侦组的同事参与。那么,又提议可以让风纪组的人出来帮忙。毕竟,风纪组和刑侦组在考核方面没有直接的竞争。就算案子破了,他们受到了表扬,但也不会抢了我们的风头。

     可是,师傅还是拒绝了老李的好意。他抽了几口烟,告诉老李道:“老李,我能让你进来查案,已经很给面子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你这老东西,都快退休了,还改不了吃独食的习惯。”老李说着,摇了摇头,又叹道:“难道你忘记了吗,当年就是因为你太过吃独食,不肯向上头申请警力支援。这才会致使老金孤身犯腺,白白丢了性命。”

     老李的这番话顿时让师傅阴下了脸,师傅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起当年老金的事情。县令见两人的气氛已闹僵,便立刻站出来调停:既然,我们人力吃紧。那么,就不如调用警犬吧。我跟警犬饲养员小沈很熟,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叫他过来帮个忙。

     老李并不是不识趣的人,他见有台阶可下,便立即服了软。他拍了拍师傅的肩膀,说:老秦,我们都共事那么多年了。没必要为这点事情,发那么大的火。县令说得对,仓库那么大动用警犬来搜可能更合适呢!

     师傅听完,没有意见,只是默默抽着烟。于是,县令给小沈打去了电话。小沈和县令是老乡,当然愿意帮忙。他在电话中回道,最多半个小时内就赶到了。

     这点时间我们干等着也不是事,所以先按个进去询问一下仓库再说。就这样,我们走进了离自身最近的仓库。

     这个仓库内有十来个个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物单。看来,最近是要出货了。仓库的主管叫汪清,她告诉我们说,这间仓库是属于雅尔集团旗下的。雅尔集团是本市著名的女装品牌,因此仓库里也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女装。

     “我们的仓库有500多平,里里外外隔着三四层。要不等这批货物出去后,你们再来查吧。这样也显得方便一点。”汪清用手指了指后方那一堆叠了足有1米多的衣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批货要发去哪里?”勇哥又问她道。

     “这批衣服是今年的新款,今晚就要运出去,分发到各地的经销点。”汪清叹了口气,显得有些为难,“我们雅尔集团是大企业,合作的经销商少说也几百家,且分部在全国各地。要具体精确到那个地方的话,我还真说不上来。”

     汪清的回答很中肯,其实并没有可疑的地方。只是勇哥鸡蛋里挑骨头,他认准了这批货物有问题。于是,要求检查拆包检查一下。汪清虽然很不乐意,这不是刚刚才打包好的,清点完单子后就要运输出去了。要是被勇哥这么一折腾,那光是又得耗费许多时间,至少今晚是发不了货了。但是,勇哥毕竟是为了查案,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配合的。不然,就会显得他们这里有问题了。

     勇哥此举看起来真是有些无理取闹,我见了只是笑笑。其实,本案在我看来最关键的还是要先调查清楚死者的身份,当然也包括那五个侏儒。而我怀疑那五个侏儒很可能就在仓库里上班,因为他们的肩旁上有老茧,周胖也说过是因为时常扛东西留下的。正好仓库里每天有那么多衣服要进进出出,少不了要用肩膀扛的。

     “你们这里有几名员工?”县令接着问道。她的思路似乎和保持在同一频率上。

     汪清听了,回头点了点人数,仔细确认了之后,才又说道:“嗯,今天因为要出货,所有仓库人员都到齐了,没有一个请假的。”

     汪清是主管,而且手里还有考勤表。这一点她说不了慌,我们只要对照一下人数,便可以清楚仓库人员到底有没有少。

     勇哥在拆了几包衣服后,却突然停止了动作。他貌似发现了点线索,兴奋地跑来告诉我们说,这衣服他在城隍庙的步行街上看到过。

     “对!就是陈瑶姑姑的那家精品女装店。”勇哥拍着脑瓜子,说道。

     “不可能!”但却马上被汪清给否认了。汪清说这批衣服是新款,才刚刚做出来,就连官网上都还没放上去。实体店怎么可能会有呢?

     “你确定?”勇哥又追问道。

     “当然!”汪清用力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城隍庙步行街上也有我们自己的门店,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查查。”

     “勇哥,现在市面上很多衣服都设计得差不多。可能是你看错了。”我摸了一把额头,对他说道。但是,勇哥却坚信自己不会看错。他自从和陈瑶谈恋爱后,常陪着陈瑶去逛街,路过城隍庙步行街免不了是要进到她姑姑店里打个招呼的。这不,三天前他刚刚去过,并花钱给陈瑶买了一件时下的新款。巧的是,这衣服的款式跟仓库里准备出去的那批衣服是一模一样的。

     “不信?我这儿还有图片呢!”勇哥说着,拿出手机给我们看了图片。图片上的陈瑶正是穿着这款式的衣服,我仔细对比了一下,确实是一模一样的。

     “不……不可能啊!”这下汪清算是傻眼了,她在雅尔集团干了十多年,知道集团做事的原则。凡是新品推出,首先会挂在官网,然后才是各地的门店和经销商。城隍庙步行街已有了他们集团的门店,就不会在有经销商入住。原则上说,陈瑶的姑姑是不可能提早拿到那批新款的。

     就当我们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小沈带着警犬赶到了,他放任警犬在仓库里跑了一圈,竟意外的发现了一堆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