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大山里的部族
    离开雅尔集团后,案子仍未得到实质性的进展。在回警局的路上,师傅一直默默地抽着烟。县令认真开着车,也是一声不吭。只有勇哥,一路上念叨个不停。他怀疑这个李成是有人冒名顶替的,很可能是化了易容术。但是,就算那人整成和李成一模一样,也不可能躲过我们警方的DNA鉴定。除非,李成有个双胞胎兄弟,又恰好拥有一样的血型。然而,这种概率是非常低。更何况,李成在商界成名已久。如果有个双胞胎的兄弟,早就被人给扒光了。

     “阿勇,你还是想实际点的问题吧!”县令实在听不下去了,在驶出开明街后,终于斥了勇哥一声。

     “比方说什么呢?”勇哥问道,脸上似乎有些不悦。

     县令顿了顿,方向盘连打了几个弯,通过环形车道走上高架桥后,又说道:“比方说,先调查清楚死者的身份。”

     说来也奇怪,凡是我们接受的案子,死者的身份都不确定。正是因为这样,局里的同事送了我们一个外号叫“尸案组”。换句话说,我们是局里最会跟尸体打交道的刑警。其实,跟尸体打交道并不难。而且,比起活人,尸体显得更诚实。

     “怎么查?”勇哥听完,想也不想,又反问了县令一句。

     县令呵呵了一声,并没有再搭理他。勇哥在县令地方吃了闭门羹,便又来祸害我。他拍了拍我的大腿,然后问道:“小梅,你已经去省城锻炼过了。想必刑侦水平一定得到了提高,那么对于本案你有什么看法呢?”

     “我没有看法!”我很干脆的说道。我说这句话并不是在敷衍勇哥,而是我也意识到之前的线索都是多余的。五人拉棺跟仓库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不管是袁春丽还是李成,他们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在迷惑我们。

     “好啊!你长本事了!”勇哥被我的冷漠刺激到了,他本想骂我几句,但碍于师傅坐在车上便咬了咬牙把心中的怒火也压了下去。

     “阿勇,回到局里后,你去一趟火葬场。”这时候,师傅突然回头看着勇哥说道。或许,是出于调停组里矛盾的考虑。他把勇哥的思路给岔开了。

     我们刑警一向很少去火葬场,听师傅这么一说,我们几个都懵了一下。勇哥摸了摸头发,然后问道:“东爷,你让我去火葬场干什么?”

     师傅续点了一根烟,然后用手敲了敲车窗,示意县令把车窗放下来一点。因为,车里的烟味实在太浓了。

     “把死者的照片都带去,然后让火葬场的人登在他们的网站上。”师傅接着说道。

     “你说的是无名尸认领网吗?”勇哥明白过来,但出于小心,还是多问了一句。

     师傅点了点头,猛的抽了一口烟。

     无名尸认领网是火葬场公开的网站,各地市级以上的火葬场都会设立。只不过,这网站的画风太过诡异。一般人登上网站,看到一具具惨死的尸体后,都会感觉不适。所以,网站的点击量和关注度并不是很高。从而,便成了一个神秘的网站。

     其实,这网站既不神秘也不恐怖。据火葬场统计出来的数据来看,每年还是有许多尸体通过该网站被人认领了回去。并最终通过合法的程序,完成了尸体火葬。

     师傅也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叫勇哥拿着死者照片去无名尸认领网登记。但愿有人能够看到,和火葬场取得联系。

     火葬场归民政局管,出于办案的需要,师傅还给民政局打去了电话。请他们跟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打个招呼,务必把死者的照片置顶在首页。这样便于死者的家属来认领。

     明州市的火葬场位于芝山路,据警局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师傅把这活派给勇哥,也是存在一定的私心的。怎么说我和县令都是他的徒弟,总要关照一下的。

     勇哥胆子小,一个人不敢去火葬场。但是,任务是师傅直接指派的。他心里清楚,以师傅的脾气压根就不存在讨价还价的余地。于是,他便强行拉上了老李。

     为了案子,老李最终答应了勇哥的请求。但勇哥是个不识趣的人,他不但不感谢老李,反而还要调侃人家一句:老李,你也算是提早去熟悉一下环境。

     他这句话差点没把老李给气晕过去。

     我们在局里用了午餐,午餐后勇哥和老李就出发去了火葬场。师傅说,我们几个再去周胖那里瞧瞧。或许,他们还能发现其他什么新的线索。然而,就当我起身要走的时候。局长却给我来了电话,点名要我单独去他办公室一趟。

     局长平时很少叫人去办公室,他这么厚待我,会使我感到很难堪。要是其他的同事也就算了,他们最多说我会拍马屁,背后肯定有后台之类的风凉话。可是,被师傅看到了就不一样了。以师傅多年累积的经验,他不会察觉不到局长的异动。所以,我平时在他面前一直小心翼翼。几乎不提局长的名字,生怕引起他的怀疑。

     然而,没想到的是局长本人竟然那么不注意。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给电话。

     我挂掉电话后,下意识地看了师傅一眼。师傅闭着眼睛,在享受餐后一支烟所带来的快感。县令见我傻愣着,便赶紧催促了一句:“小梅,你在等什么呀?局长找你,还不赶紧去。去晚了,就不怕挨批吗?”

     “哦哦!”我点了点头,便迈着大步朝局长的办公室走去。

     局长见了我,微微一笑,问道:“案子怎么样了?有眉目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目前案子仍在调查当中,进展不是很乐观。

     局长听完,就安慰了我几句,说什么放宽心去查案,其他的事情不用考虑。有老秦在,没有破不了的疑案。

     局长的话很客套,但他越是客套,我就越担心。我心里清楚得很,他找我绝对不会只是为了这个案子。要不然,只要找师傅聊一聊不就完事了。

     “那个……局长,我最近没有发现师傅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所以,与其等他来问我,还不如我识相点主动交代工作。

     “哦!那就好!”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这次竟然对师傅的事情表现得漠不关心,只是冷漠地回了我几个字。

     “很好,你继续盯着吧。”局长给我倒了一杯茶后,又接着说道:“李医生有接触过吗?”

     李医生?我听完,不由得想了想,难道他说的是县令的同学,那个在第一医院工作的李学究?

     “第一医院的李学究。”局长见我有迟疑,便提醒了一句。

     我跟李学究接触过几次,在罗红的事情上,他还帮过我一把。要是他写的那份报告,我可能要为罗红的死背起责任。

     我不知道局长为什么会突然问我李学究的事情,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用不着吃惊,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李学究已经被省局聘请为专案组的心理专家。”局长喝了一口茶,告诉我说道。

     省局的专案组……我听完,不由得感到兴奋起来,“难道说,调查命老的专案组,上头批下来了?”

     “不错!省局已经拿到上级的文件了,但这个案子还得秘密展开调查。专案组还是由黄局挂帅,本次他点名要你加入。”局长说着不由得压低了声音,或许是事关重大,由不得他有半点纰漏。

     他这次把我叫来的目的,正是为了告诉我,专案组已经成立的事情。另外,叫我要随时听候黄局的差遣。由于,案子需要在暗中经行调查。所以,专案组不会集合。所有的警员都将由黄局单线联系。局长的意思是,既然我跟李学究都是专案组成员之一,那么可以提早熟知一下。毕竟,我们两人都在同一个城市。

     “老秦手里的案子固然重要,但专案组的事情你也不能怠慢。要不这样吧,等你忙完这个案子,我便找个理由把你调到闲职上去。这样一来你就有时间去完成黄局的任务了。”在我临走前,局长给透了一个底。

     以李学究的水平担当我们专案组的心理专家,自然是没得说的。但使我耿耿于怀的是,金复被抓前留给我的那句忠告,他让我当心李学究这个人。一想到这个节骨眼上,我就感到十分地矛盾。

     回到组里,县令好事地凑了上来,问我局长把我叫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我叹了口气,骗她说是因为罗红的事情。同样,这话也是说给师傅听的。师傅大概知道罗红的事情,只有用这个借口才能彻底骗过他这个老江湖。

     “这件事情不是让李医生给摆平了吗?”县令很吃惊的看着我。

     “问题不大,局长只是提醒了我几句。叫我以后办案时,要多注意方法。”我吐了吐舌头,告诉她道。

     这个下午,师傅单独去了周胖那里。却把我跟县令按在了办公室,他说叫我们再仔细整理一下线索。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开始在怀疑我了。

     整理线索是县令的强项,所以我把任务全部交给了她。大概2个小时后,师傅回来了,他的神色很匆忙。进来就冲着我们两人说道:“火葬场那边有消息了,县令赶紧把地点给定位出来,我们收拾一下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