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陷阱
    我和周胖都是没有女朋友的人,所以对于女人生活上的一些习惯并不是了解。但县令和小国却深有体会,同样身为女人,她们能够清楚地判断出,使用这张卫生纸的女人,还处在一到两天的生理期。

     我们相信县令和小国的判断,但同时也有很多不解的地方。比如说,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换卫生纸呢?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再进行更换吧?又比如,她到底是谁?这么晚了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到底要干嘛?她跟瞎子爷爷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县令听完,想了一会儿,告诉我们说:“女人来生理期的时候是很难受的,而且需要立马换掉卫生纸。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地方,可能也是形势所逼吧。”

     小国听完,立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县令的观点。女人在那一刻的感受,只有女人最为清楚和了解。所以,我们相信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此,接下来的疑惑,只能在找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才能一一解决。

     紧接着,周胖建议我们几个在我发现卫生纸的周围再搜查一遍,看看能不能再发现些什么。于是,我们几个人背对着背,开始了绕圈式搜查。大概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又统一回到了原地。我和周胖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发现。县令找到了两块海绵垫子,经过检查,发现垫子上残留着血迹。小国发现了一个井字状的木框子,在木框子的边沿上,同样也发现了血迹。

     小国还说,她和县令差不多是在同一个地方发现这些东西的。这也可以说明海绵垫子和木框子是同一个人留下的。当然,如果要确切的下结论。那么,必须等到明天,把上面的血迹经过化验和比对以后才行。

     余下的时间离天亮还有个把小时,我们决定在原地等待警犬搜查队的支援。期间,周胖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从法医部打过来的,法医部是局里最忙的部门之一,周胖作为该部门科长,自然任务繁重。从他频繁接到电话来看,局里的案子还真不少。不过,好在周胖经验老道。他知道该怎么处理,在电话里布置得井井有条。等事情都安排好了,他还不忘在小国面前炫耀一番。他对小国说,在法医部不仅仅要有过硬的业务素质,而且还要有良好的统筹协作能力。

     小国自从加入法医部后,就对周胖崇拜得五体投地。我好几回看到,每次周胖发言,她总会拿出笔记来记下点东西。自然,这次也不例外。虽然,她身边没有带着笔和本子。但是,却拿出手机来,用手机上的备忘录记录了下来。

     周胖是个很自恋的人,当别人把他说的做的都当成一回事看待的时候,他就会得到很大的满足感。如果,县令也在场的话。他的虚荣心将会更加爆棚。

     “小梅,你看看人家小国。可比你认真多了。”周胖这家伙实在太得意忘形了,竟然敢用领导的口气教训起我来了。要知道,这种事情就连师傅都没有做过。

     我又不是刚进来的菜鸟,好歹也在局里待了大半年了。这口闷气绝对不能受,可就当我要反斥周胖的时候,县令却站了出来。身为师姐的她,这一次要给我这个师弟出气。她瞪了周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周胖,你可不要没事找事啊!小梅虽然才来大半年,但他的成绩是大家都看到的。尤其是局长,已经不止一次夸过他了。”

     周胖一向在乎县令说的话,这个时候只觉得自己很尴尬。好在小国够乖巧,马上应和了一声:“杨警官说得对,梅警官比我优秀,我还得向他好好学习呢!”

     “小国,你别在意。我没那个意思,我们都是局里的精英,每个人都很优秀。”县令觉得自己的话可能伤害到了小国,便朝着她嘿嘿一笑,安慰了一句。

     事情是周胖挑起来的,最后也该由他来平息。他做出的弥补措施是,等案子给破了,请我们几个去大江户吃日料。或许是怕我们闲着无聊,他说起大江户的时候,就一个劲的给我们推荐美食。说真的忙了都快一个晚上了,我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现在,被他这么一祸害,就更加觉得难受了。

     可就当周胖说得正兴起的时候,手机来电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在接电话前对我们说:“是小胡,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小胡是警犬训练员,在他们警犬搜查队里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队员。因此,局里虽然只派了他一个人前来。但是,我们也觉得很放心。周胖给小胡发了定位,以小胡出众的方位感,很快便找到了我们。

     小胡的警犬叫做萝卜,他告诉我们说,萝卜最擅长闻血味。所以,待会最好给它提供现场的血迹。这样,它找起来会快一点。

     警犬萝卜的特殊技能,正和切合我们眼下手中的线索。周胖哈了一声,很兴奋地告诉小胡道:“真是巧了,现在我们手里只有血迹这一单一的线索。”

     他说着把那张沾血的卫生纸,以及县令和小国找到的那两样东西一起给萝卜闻了。等萝卜闻得差不多了,小胡又用手拍了拍它的背部,叫道:“好狗!我们出发吧!”

     狗和人亲近,时间久了就会有很深的感情。但凡养过狗的人,或多或少有种体会,人的情绪会影响到狗的情绪。所以,每当警犬要执行任务了,饲养员们都会夸它们一声好狗。

     “小胡,你再等等。”就当萝卜要开始行动的时候,县令突然间叫小胡停一下。小胡听完,拍了拍手,萝卜领会了主人的意思,就站在原地吐着舌头,显得十分地乖巧。其实,我也很羡慕自己有一条警犬。而且,我还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自己在刑侦组待不住了。要被下放,与其去老李那一组混吃等死,还不如去警犬搜查队呢!

     “杨姐,你还有什么吩咐吗?”小胡很尊敬县令,对她说话很客气。其实,局里的新生代都是很待见县令的。一来她是师傅得力的弟子,已经破获了很多起大案子。但凡有能力的人,都会令人多看两眼。二来,县令性格很好,大大咧咧的跟谁都能说上话。

     “麻烦你让萝卜去小梅身上闻一闻,他之前接触过死者。”县令指着我对小胡说道。

     小胡听完,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萝卜的脑袋,很温柔的说道:“萝卜,去梅警官那里。”

     他话音刚落,萝卜便跑了过来,在我身上闻了一圈。紧接着,便开始了搜查行动。我们明州警局的警犬在省里是出了名的,各个都十分灵巧,在很多大案子上立下了汗马功劳。以至于,省城要用警犬,也会从我们这里调用。

     萝卜凭借着自己对血迹的敏感,一路狂奔。我们几个拼命跟在它的身后,这样大概跑了四十来分钟的样子。它终于停了下来,并抬着头一直朝那个方向狂吠。

     我和县令是刑警出身,体力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自然好得没话说。虽然,一个晚上没睡觉,肚子里也是空荡荡的。但是,小跑一个小时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至于小胡,他长期跟着萝卜一起训练,在体能上要超过我们很多。难得的是周胖和小国,两人都是法医,体能自然没有我们来得好。而且,他们两人一个胖得不像话,一个是弱弱的小女生。可是,却能一直牢牢地跟着我们不掉队。这就很好地印证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啊!有时候,肥猪确实也会开飞机的。

     萝卜狂吠自然是发现了什么线索,现场只有小胡一人知道它在讲什么。小胡想了想,便告诉我们说:“你们跟我来,但要主意安全。”

     小胡从萝卜的叫声中,听出了危险性。起初,我们还在担心到底会不会发生意外,但跟着他走了一阵才发现,原来前方有一个陷阱,但已完全暴露在视野中了。越靠近陷阱,萝卜就叫得越厉害。可见,问题就出在陷阱里。

     我们贴了过去,然后低头往下看,这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具无头尸。昨晚对于我来说,记忆很深刻。因此,我第一时间想起了这具无头尸正是瞎子爷爷。

     “是他!瞎子爷爷没错!”我大声叫道。

     可就在这时,小国突然打了个喷嚏,遭致腿脚没站稳,竟然掉了下去。好在陷阱并不是很深,周胖见自己的爱徒出意外了,可急得不得了。他看了小胡一眼,说道:“小胡,赶紧下去把我的徒弟救上来。”

     小胡点了点头,目测了两眼,便扑通一声跳了下去。我见小胡能跳下去,便也跟着下去了。我们两人一前一后都安全着地,可当我们想关心小国到底有没有事情的时候。小国却蹲在一旁,心无旁骛地检查起了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