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第45章 请客吃饭
    那六人虽然是沐清风的弟子,但是对这个师父并不了解,只知道他的道术高强,其他的一无所知,胖子一问三不知后,便想动手打人,被林定喝止,说道:“胖子,你打他们也没有用,算了吧。”

     胖子愤愤的还是踢了一个人好几脚,口中骂道:“让你特么打我屁股,让你特么打我屁股!”

     林定回到地面,霍达问道:“怎么样了?”

     “看来沐清风复活的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想必他的背后有着更为强大的人吧,可以在我面前抢尸体和魂魄,实在是了得,但是如此实力,就没必要偷偷摸摸了,不是我长人家士气,他若是出手,我们没一个人能活命。”林定说道。

     霍达心惊肉跳,说道:“世上难道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如果是人,道术已经达到逆天级别,如果是其它东西那就不好说了。”林定肯定的说道。

     胖子听到这里,说道:“管他是个什么东西,要是敢惹我们,照揍不误,打不过,死了变成鬼继续揍!”

     林定挥了挥手,说道:“大家都累了一夜,休息一下吧,这件事还是不用多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家都小心一点便是,张前辈,多谢过来帮助,回头我给你转些钱,算是劳工费吧。”

     张振超摇头道:“我就不要劳工费了,你把我的钱一起给黄俊毅吧,他断了一条腿,伤势不轻,也需要钱。”

     林定摇头道:“黄大师他的医药费和劳工费我会给双份,至于张前辈的,也是一分不能少。”

     当林定他们去医院看望了黄俊毅之后,又一起商量了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最后一致决定,日子照过不误,就算是那个厉害的人物找上门来,也不是毫无办法。

     林定和胖子、徐翰林三人回到学校,依旧是正常上课的生活,林定一开始也是忐忑不安,甚至在男女生宿舍摆上了“九宫阵”,以求保护齐燕和自己。后来一直到了京城的第二场雪,什么都没有发生,紧张的心里这才有所放下,但是仍旧没有放松警惕,毕竟那玩意实在过于不可思议。

     这天林定和齐燕漫步在校外的雪地中,一辆兰博基尼急速飞驰,陡然停住,齐燕对跑车一直都比较关注,多看了几眼,林定心道:“看来是时候给燕儿买一辆跑车当礼物了,自己现在也算小有积蓄了,但是她科目三没考过啊。”

     兰博基尼停下之后,摇下车窗,一个人伸出脑袋,说道:“林大师。”

     林定看见那人是张振超,当即笑道:“张前辈,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你。”

     张振超摇了摇头,下车说道:“不是巧,而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林定有些惊讶,又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振超侧了一下身子,迟疑道:“不不不,跟那天的事没有关系,是我有一个朋友想要认识你,你看……”

     林定望见驾驶是一个成熟狐媚的少妇,正用好奇的眼光望着自己,于是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张振超说道:“我非常荣幸,但是现在我和女朋友在一起……”

     “这样,咱们一起去吃个饭,你看如何?”张振超说道。

     “吃饭?去哪儿啊?”林定还是有些为难,齐燕却说道:“正好饿了,走吧。”

     张振超满脸的欢笑,林定见齐燕不拒绝,于是说道:“既然这样,叨扰了。”两人坐在后座,少妇笑着说道:“林大师,你好,我也姓林呢,听说你的道术非常厉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呀。”

     林定谦虚的说道:“还差得远呢。”

     林小姐驱车上了四环,最后在一家酒店停下,林定随便抬头一望,便知道这家酒店并不简单,风水格局极其的好,进去之后,更是惊叹,里面的布局更是了得,水准非常的高,偌大的酒店,博而不杂,显然是出自大师之手。由此生意也是异常火爆。

     四人进入一间包厢,里面别致典雅,环境也非常的好,刚刚落座,服务员便开始上菜,林定心想这是早已订好了,就等他们来了,这么做的话,多半还是有事相求。

     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嘴软,林定正在想着会有什么事情,林小姐敬了林定一杯,然后说道:“林大师,你看这酒店怎么样?”

     林定赞叹着说:“酒店的布局应该出自张前辈之手吧,相当不错。难怪会生意如此兴隆。”

     张振超连连摆手,说道:“林大师此言差矣,我岂有如此水准?林小姐的父亲和我乃是至交,但是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之前也不知道林小姐开了这家酒店,所以不存在是我布局了。”

     林定疑惑地望了望林小姐,有点不明白他们找自己的目的了,齐燕笑道:“林小姐,你若是有什么话可以明说,不必有所顾虑。”

     林小姐拿起酒杯,转了几下,说道:“五年前我投资了这家酒店,生意并不怎么样,凑合着不亏本,盈利的事那是不用想了,不过有一天,我在酒店忙了一天之后,晚上回家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一个乞讨的老年人,冻得瑟瑟发抖,一时心软,就给他吃了一顿饱饭,见他脚掌腐烂的不成样子,又送去医院医治。”

     林定听得有点兴致了,觉得这件事看起来挺有意思,于是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林小姐继续说道:“我当时也只是一时的心软,没想过报答或者永远养着他,毕竟这个社会上这种人实在太多,我要都一个一个的管,可管不过来,林大师你说对吗?”

     林定微笑道:“所以你就让他走了?”

     “他说要报答我,我看他年纪大了,拒绝了他的好意,但他天天站在门口,没办法,只好问他想怎么报答我,他说他会风水格局,让他布置一下,保证酒店的声音兴隆起来,我本来不是很相信这些,但是看他说的真诚,心想让他办一件事,可能就会走了,就随他来做。”林小姐说道。

     林定接口道:“是不是布置之后,生意大好起来?”

     林小姐点头道:“没错,好的有点不可思议。”

     林定望了望林小姐的眉目,心里已经稍微明白了一些,说道:“他是不是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