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页
    他恨自己,每次对上他的眼神时,她都能清晰的感到其中的恨意,那么清晰,却又似乎不是想要将她千刀万剐,她说不清此刻的感受,这个男人竟然恨着自己。

     她坐在副驾位上,眉眼低垂着。她曾经想过关于他们最好的关系,便是有一天,他们在大街上遇见,他能够停下脚步,与自己打着招呼,还记得自己曾当过他的同学,那便最好了。最差的,也不算最差,而是最有可能的状况也不过是他根本不记得她是谁。这种感觉不是没有过,高考结束后,全班一起去吃散伙饭,她鼓起勇气拿着一杯酒到他面前,敬他一杯,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陌生中又带着几分诧异,好像对于她,他完全都不认识。那般陌生的态度,让她直接喝下那杯冲人的酒,才能压抑住胸口那股儿莫名的酸意。

     她以为最差的是他不记得自己,把自己当做他生命中不曾留下痕迹的甲乙丙丁,原来这不是最差,最差的是他竟然恨自己。

     不止一次,她能觉察到他目光中传达出来的恨意,不浓,却反复萦绕在她身边,怎么都飘不走。不是没有怀疑过,兴许是因为父辈的事,她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可得出的结论是他们两家根本没有交集,更别说会牵扯到家庭的恩怨了。

     安亦城的父亲早亡,他的母亲拉扯着他长大,如此简单的家庭状况,就连想复杂,似乎也复杂不起来。由此,程羽菲更是不解,他那眼中的恨意究竟是为何。想不明白,于是不再去想了。

     她收回心绪,看了一眼表里的指针,他超速了,让她的胃又开始翻搅着。她抿紧了唇,没有打算提醒他,她没有忘记上次提醒他开慢一点后,他不止未降下车速,反而开得更快,甚至因为她的提醒,他转过脸来看她,一辆车从对面开过来,他回过头后也只是险险的擦过,她吓得脸色惨白时,他还是能够淡定自若。

     她其实没有想到他会在那家餐厅,夏孜孜获得影后桂冠,公开对媒体表示,她现在事业顺利,只希望感情也如事业一般顺风顺水,那时有记者问起她,是否会与自己的爱人一起庆祝,夏孜孜也只是笑而不语。

     那时候安亦城还并未回国,程羽菲还以为他会在国外陪着夏孜孜,没有想到二人竟然这么快就又回来了,想必连媒体都不曾预料到。

     程羽菲想到在高中的时候,就有人公开支持着夏孜孜与安亦城这一对,并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夏孜孜以美貌闻名全校,安亦城则以成绩逆天让全校皆知,这两人即使是站在一起,也是赏心悦目。多年前的一对,走到现在还是一对,这样才符合童话色彩。

     她想到这些时,嘴角扬起微微的嘲讽。她难受,却不肯承认,一定要压在心底才肯罢休。这个男人是她曾经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是她在午夜轮回里幻想着可以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甚至她还幻想过要为他生儿育女的男人,是她放在心底不肯染指的少年……可现在呢,这个她认定高不可攀的男人,是如何对自己的?把自己当情妇一样的养起来,甚至他还有一个人人皆知的女友,他的行为变成了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有钱有势的男人会做的事一样,好像也没有什么错,也轮不到别人去指责什么,可她难受,她心中那个纯白的少年,变成了她自己不肯面对的模样。

     车开了很久,终于进了通往别墅的私道。每次他的车开向这条道时,她都会忍不住想到,这里的别墅并非是他的家,或许只是他在外面无数个豪宅中的一个,是不是每一个豪宅里都住着一个和她一样的女人?她将自己想得越发的低贱,好像这样就能够破罐子破摔的不用维护自己可笑的自尊或者其他,反正都是那么的卑微,于是不再苦苦挣扎。

     他真正的家,媒体曾报道过,哪怕第二天就公开道歉不该影响他的私人生活,而被爆料出来的原因是,夏孜孜曾在凌晨时分开车前往那里,于是两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车终于停下了,程羽菲打开车门就快速的下去,站定在一边,又忍不住吐着。她的胃无比难受,可胸口那里,比胃更难受。

     她不想接受那个白衣少年变成今天的模样,也不想接受自己有一天也变成了自己曾经最唾弃的那种女人。

     程羽菲终于控制了呕吐,转过身来时,安亦城早已经离开。她站在原地喘息了好一会儿,嘴角扬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他对自己这般冷淡,却偏生又让她成为他的女人,她不知道该形容自己不了解男人的喜好还是该感叹他的喜好太特别了。

     她走进那栋小别墅时,佣人正将饭菜端出来,看来是知晓他今天会过来,提前准备好了一切。她曾经注意过,这里通常除了钟点工,一般情况只有一个佣人守在这里,在他回来的那天会多一个煮饭的阿姨。

     他明明已经吃过饭了,可这时竟然还是坐在饭桌边。程羽菲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金主想吃饭,她也应该陪同才对。她无端的这样想着,一次次的恶心着自己,好像能得到一种自虐的快感。

     安亦城吃饭时,不喜说话,也不看她。程羽菲见他根本没有打算理会自己,询问着阿姨有没有煮粥,阿姨也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知晓她算是这里的女主人,立即点头,去厨房为她端粥出来。

     程羽菲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粥,这才用勺子盛起,一口一口喝着。之前已经被吐得空空的胃,在粥进入后,得了些许温暖,她自己也不再那么难受了。

     她吃得很慢,吃到一半时,对面的男人已经起身上楼了,程羽菲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她不喜和他相处,尤其是这么面对着面。她宁肯他活在她记忆里,也不要他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她的生活里,而他的形象也那么崩塌下来。

     吃得再慢,也还是有吃完的时候,她刻意加长了吃饭的时间,并且还坐了一会儿后,这才向二楼走去。这栋小别墅环境十分清幽,风景优美,空间大小也符合她的喜好,不至于大得让人徒增空旷,只会让人感到深深的暖意,只是原本符合她喜欢的地方,硬是让她从心底升不起好感来。

     她走进房间时,安亦城正好从浴室里走出来,面对她时,还是一张扑克脸。她与他进行短暂的对视,想着他面对着夏孜孜是否也是这样的表情?应该不是吧,她自己都能给予自己答案。

     他的身材不错,不属于运动男那般长着结实的肌肉,虽然瘦,可衣服下绝对有料,身体修长,即使现在头发滴着水,也并未有任何狼狈邋遢之感,反而使那张精致的脸庞更为清晰。他这样的男人,就算除开金钱,也会有大把女人扑上来,何况他如今还有着巨大的财富,这样一个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不可以,为何偏偏选中了自己?

     程羽菲很快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向着浴室走去。她已经二十六岁,不是十六岁还会幻想着这个男人是不是也会爱上自己的小女生,她非常懂得男欢女爱的本质,也是他会带她来这里的唯一目的。

     听上去的确不好听,可实际上就那么回事儿,人总要明白自己的定位,才不至于受伤。

     程羽菲从浴室里走出来后,就发现他竟然只穿着浴袍站在阳台上吸烟。安川的冬天,空气总是湿冷,冷意凉进骨子里,怎么都摆脱不了那股心冷。她盯着那抹背影看着,慢慢的心里滋生起一股儿酸涩,就算她认定现在的他不再是她心里的那个白衣少年,可她骗不了自己,她看着那个背影,仍旧能让她心动得一塌糊涂。

     她仿佛还是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少年,不知道为何要跟着他,可是控制不住,就想看着他,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可还是忍不住看着。她多么傻,还会在上课的时候,故意立起一个小镜子,摆好弧度,恰好能照到坐在教室后面的他,从镜子里观察着他的动作,就算只是这样,她也能心跳加速。

     她狠掐了一下自己,程羽菲,你真是无药可救。

     仿佛觉察到了她的目光,安亦城慢慢转过身,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他将烟蒂一丢,就径直向她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用他刚才夹着烟的手摸向她的脸。他的手滑动在她脸上,让她无端的感觉到痒,她看不透他此刻眼中的情绪,也不明白他眼底那一抹隐藏着的恨意究竟为何。

     他终于收回了手,低下头,吻在了她的唇瓣上。他嘴里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烟味,奇迹般的没有让她厌恶,她没有配合,也没有反抗。他吻了她一会儿,突然将她推到墙上,他则上下其手的扯着她的睡衣。

     屋子里的暖气很足,可她还是能感受到他手带来的冰凉,仿佛他的行为只是在摄取自己的温度。

     好一会儿,他才半抱半拖的将她向床边靠近,她躺在松软的大床上,下一刻,他就直接压了上来。

     他的唇从她的脸一直向下延伸,手也向着更私密的地方靠近。就在这时,程羽菲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僵了一下,安亦城眼眸一凝,突的笑了下,凭着长手将手机取过来,放到她的耳边,而他则将唇贴在她的另一耳边,“你接啊……”声音里竟然带着无限的蛊惑。

     程羽菲想推开他,可推不开,只能盯着他,可他不但不打算移开自己,还与她对视,眼神似乎还故意挑衅着:敢不敢接?

     程羽菲咬着嘴唇,安亦城却在这一刻按下了通话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