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页
    “姐,你今天工作很忙吗?”程家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今天回不回家?”

     程羽菲不可控制的皱紧了眉头,偏偏她身上的男人没有一点自觉性,完全没有移开的打算,反而看着她的脸,似乎因她此刻僵硬的反应而感到有趣,细细的品味着她脸上的情绪。程羽菲瞪了他一眼,想抢过他手里的电话,可安亦城不放手,她只得作罢,又怕程家栋察觉到什么,只能借着安亦城的手拿着手机回应,“嗯,这两天是有些忙。”

     “那你现在还待在公司吗?”程家栋的语气里有着担忧,天已经黑了,姐姐这时还待在公司,总是不怎么放心。

     程羽菲就快要下意识的点头说“嗯”了,安亦城却偏过头,靠向没有手机那边的肩膀,无端的发成一声笑,仿佛嘲笑着她立即要说谎,她莫名的就收回刚才要想说的话,而安亦城竟然在她耳边吐气,让她感到自己浑身痒痒的。

     就这样耽搁了一会儿,程家栋又小心翼翼的开口,“姐,你什么时候才能下班?”

     程羽菲不愿意自己的身体受到安亦城的控制,何况是还在与自己弟弟通话的时候,她想要屏蔽掉安亦城对自己的所有影响,于是全身心的投入进与弟弟的通话中,“我没在公司,现在在佳柔这边,怎么了?”

     她话刚说完,耳边又传来安亦城的笑,她不想去理会他,程家栋是知晓她与薛佳柔之间的革命友情,她这样说程家栋也不会有任何怀疑,她就是怕程家栋会发觉什么,她不愿意自己的弟弟知晓他的姐姐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这样啊,那没什么,姐姐你多陪着佳柔姐姐,帮我向她问好。”

     程羽菲答应,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了,只是她突然发觉了什么,“家栋,你现在是在哪里?”

     程家栋迟疑了一下,“今天从学校赶回来了,发现你一直没有回来,以为你在加班,还想去接你呢!”

     程羽菲身体一僵,幸好刚才并未说自己在加班,好险,“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说这话时,她看了安亦城一眼,示意他应该放开她了。

     “不用,姐姐你陪着佳柔姐就好,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很早都要回学校。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是个成人了。”程家栋想了想,“你还是多开解一下佳柔姐。”

     看来程家栋也知晓了薛佳柔与徐兆伦的事,也对,媒体从来不错过这种大新闻,每天的头版一次又一次的探究着豪门的婚姻,结婚离婚都是大事件。

     程羽菲这才不再说什么了,安亦城也在这时按下了挂断键,并且用他的牙齿轻轻咬着她的耳朵,电话里的话,他自然也听见了,既然通话结束,那么就该做之前被打扰中断了的事。她轻轻的颤了颤,想躲开他对自己耳朵的撕咬,却未能成功。这种情人之间才能有的亲密行为,她却感受不到那份亲密,甚至有着排斥感,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

     安亦城将手机丢得远远的,就开始吻她的脸,程羽菲心中不快,于是不配合,他似乎有些不满,“在这种时候表现自己不满是最笨的。”

     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这句话,她没有反应,他可以逼她有着他想要的反应。

     程羽菲醒来的时候,安亦城已经离开。她全身都已经酸软不已,想到安亦城最后的那句话,不得不苦笑一声,男人这种生物很多时候只适合梦想,因为在梦想里才有完美的人,一旦放在现实里,总归有着或多或少的不如意,只是她更加感到可悲的是,即使安亦城做了一件她心底愤恨的事,可她还是没有从心底真正的讨厌他。

     她拖着疲软的身体爬起来穿衣服,简单的收拾好自己,这才又给程家栋打去电话。昨天晚上的场面让她不适,也没和程家栋多说什么。

     程家栋接电话很快,“姐,有什么事?”

     “你现在回学校了吗?”

     “已经上了公交车了。”

     听到弟弟的话,程羽菲还是感到几分安慰。她的弟弟并未像那些电视里演的富家子弟,在家逢变故后还是少爷脾气,这里不满,那里不爽。程家栋小时候也是被父母疼爱着长大,也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但家里出事之后,程家栋却越来越懂事,不愿意给她造成任何负担。

     程羽菲心里清楚,自己的弟弟并不是一个很为家人着想的懂事孩子,也曾做过一些在别人眼里很“熊”的事,仗着父母的宠爱也没少做让人生气的时。但自从程羽菲照管着他后,他明显听话懂事了很多,那是程家栋见证了自己姐姐有多么辛苦,最初发生变故的时候,他们一无所有,还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住所被人查封拿去拍卖,那时的程羽菲也不过二十一岁,大学都还没有毕业,程家栋更是只有十四岁,那一年他们就清楚,再也没有家了。

     “昨天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程羽菲对这个弟弟的关注越来越多,不止因为那点血缘关系,还因为这么多年,弟弟是她能够坚持下去的勇气,让她即使在最累的时候,也咬牙坚持下来。

     “没事,就是突然想你了,就回来看看,哪知道运气不好。”程家栋笑了笑,“周末的时候你可要买好我喜欢的菜,我要把昨天没有吃到的东西弥补回来。”

     程羽菲笑着答应,接着还是劝了几句,“在学校好好学习,别的事都不要去想了,那件事已经解决了,你也不要有任何负担。”

     程家栋听着姐姐的唠叨也没有不耐烦,一直点头称是。

     程羽菲挂了弟弟的电话,想了一会儿,再给薛佳柔打去了电话。薛佳柔在电话里向程羽菲抱怨了一通,茵茵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冲着她发脾气。薛佳柔一个劲儿的感叹,现在的小孩子简直太能折腾了,都不知道脑袋里装了些什么。

     薛佳柔还能这般说话,那就代表没有出什么事儿,程羽菲原本的担忧也就卸下了。

     挂了与好友的通话,程羽菲便快速的洗漱着,她还得去上班,并且她自己从来都不愿意迟到。下楼的时候,佣人已经将早餐准备好,她一个人吃着早餐,有点好奇的想着,也不知道这里的佣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情妇还是见不得人的二奶?又或者他们早已经看惯了这种有钱人的戏码,根本不会生任何好奇之心。

     填饱了肚子,她走出去,原本想自己走去公交车站,哪怕距离有些远。没有想到安亦城的司机却候在了那里,她原本想假装没有看见,但快要擦肩而过时,又改变了想法。她原本就已经做了自己唾弃的行为,又何必这么假装高贵的表明自己的不屑,好像要与安亦城脱离除*之外的关系,可那明明都是自欺欺人。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上车。

     坐上车后,她靠在椅背上,沉闷的空间让她胸口闷闷的。如果不是她这个当姐姐的没用,程家栋也不会听信他人的话,去卖假药。这些年里,程家栋看着她辛苦的工作,拉扯着他长大,供他念最好的高中和大学,他虽然都不说,可都记在心上,甚至一有空就会去找兼职,不拿程羽菲提供的生活费。

     看着弟弟的行为,程羽菲不是不心酸。

     在前几个月,程家栋找兼职的时候,碰到一个人说他现在赚了大钱,看程家栋很有缘,于是悄悄告诉程家栋自己的发财之道,程家栋当时被那人说得很动心,便加入了进去。但程家栋才做了三天,那个团伙就被警方拿下,原来警方已经盯了这个团伙很久,这个团伙专门卖假药欺骗上了年纪的老人,被骗的人数已经有好几千人了。

     这案件说起来并不算大,程家栋应该也算是不知情者。程羽菲第一次去警察局时,那警察告诉她,不要太担心,她弟弟应该没有什么事儿。程羽菲这才安心下来,程家栋才十九岁,人生断不能有任何污点。

     可当程羽菲下一次去警察局时,警察的话却变了,上头传下话来,要严肃处理此次案件,因为多范围的发生这类事件,所以想将这次的案件严肃处理。程羽菲这才紧张起来,可偏偏还不能与程家栋见面,不知道他在里面的情况如何。

     程羽菲无奈之下,只得找到薛佳柔,希望徐兆伦能出面说说看。但她等了好几天,薛佳柔那边并无任何消息传来,她又着急,却又不想让自己的好友为难。

     当她有一天从警察局里走出来时,竟然有一辆车停在了自己身边,车的主人降下了车窗,取下了自己脸上戴着的大大墨镜,“想救你弟弟吗?”车里的男人如此说着。

     直到很久,程羽菲也不愿意承认,当安亦城取下墨镜时,她以为眼前的这个人只是自己的幻觉,仿佛是十几岁时才会做的梦,王子从天而降,只为了拯救自己。

     很可笑的想法,可她却记得很深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