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页
    安亦城回来的时候,夏孜孜和阮遇铭都还在,似乎在比赛着谁能在这里待得更久。他回来后,夏孜孜和阮遇铭都分别向他看过去,而他看到他们在这里,眼中没有一丝诧异,仿佛他们就该在这里似的,只是对夏孜孜和阮遇铭分别点了点头。

     和夏孜孜玩得正兴起的小嘉,立即向安亦城跑过去,“爸爸。”

     安亦城把手放到小嘉的头上揉了揉,“嗯。”

     小嘉仰起头来看爸爸,例行工作般,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趣事都告诉爸爸,还告诉爸爸今天老师安排了新的修改卷子的方式,同学们互相修改,彼此拿着对方的卷子,修改对方的错处,而小嘉则把自己的卷子交给了班上写字最好看的那个女生。

     “爸爸,我很聪明吧?”

     安亦城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摸着儿子头的手重了重,“你聪明不聪明我不知道,但那个女生很吃亏我却知道,你的字那么难看。”

     小嘉撇撇嘴,“老师说小孩子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打击。”

     “我这是在打击你?”

     小嘉低下头,心不甘情不愿,“这是在鼓励……”才怪。

     父子俩说这话,而那边的阮遇铭和夏孜孜却十分坐得住,谁都没打算离开,似乎赖定了这顿晚餐了。安亦城一边和小嘉说这话,一边吩咐阿姨去做饭。

     吃饭的时候,饭桌上相当的热闹。

     阮遇铭主动为小嘉夹菜,“小嘉吃这个,吃这个能很快长高。”

     夏孜孜也不落于人后,“小嘉,这个也不错,吃了对身体好。”

     于是小嘉的碗里直接推成一座小山似的,偏偏这座小山还在继续长高,他苦着脸看着自己的父亲。

     安亦城看了阮遇铭一眼,阮遇铭立即缩回了继续为小嘉夹菜的筷子,四哥用这种眼神看人的时候莫名的让人渗得慌。而夏孜孜也看到了这一幕,撇了撇嘴,对阮遇铭的待遇表示不屑。

     这一顿饭,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终于完成了。

     吃过饭,安亦城让小嘉陪着夏孜孜,他则看了阮遇铭一眼,示意他跟上去。

     于是阮遇铭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了安亦城的身后,就连小嘉也知道,爸爸看七叔的眼神不太对,有点担心七叔了,“希望七叔没事才好。”

     夏孜孜表示不解,“最好是被你爸爸教训一顿,那性格……”她耸耸肩,“你也少和你七叔来往,小心会变笨。”

     小嘉不解,“夏阿姨不喜欢我七叔?”

     夏孜孜无语,那种男人,谁会喜欢?能看上的女人有病吧?尤其是刚才吃饭的时候,阮遇铭和安亦城在一张饭桌边坐下,那阮遇铭简直就是用了烘托安亦城的各种高大上,看一眼阮遇铭,再看安亦城,立即就能理解她为何会爱安亦城那么多年了。

     而在书房的安亦城和阮遇铭,互相看着对方。阮遇铭也不敢贸然开口,因为一看四哥的样子,就知道四哥心情不佳,还是少在这个时候撞枪口比较好,于是一边观察安亦城的神色,一边小心翼翼的回想着这几天有没有做让四哥生气的事。

     “观察出什么来了?”安亦城双手交叠在一起,漫不经心的问着对面的阮遇铭。

     阮遇铭笑笑,“四哥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问你,你观察了这么半天,观察出什么来了。”

     这次阮遇铭直接闭嘴,选择摇着头。

     “胆子变大了啊?”安亦城挑了挑眉,脸上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却平白让人感觉他现在就处于发火前的那一秒。

     阮遇铭又摇头。

     “都敢去调查我的事……”安亦城直接站了起来,“我看你就是闲的,从明天开始把重圆的案子做好……”

     “那个不是老八……”阮遇铭的声音低了下来,“嗯,我知道了。”

     谁知道四哥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他只不过去调查了一下四哥以往的情史,还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呢,就被发现了,看来给小嘉找妈妈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

     阮遇铭这段时间,觉得自己累得像一头牛,但他还贼心不死,连他自己都要为自己的这一份执着感动了,尤其是他得知四哥最近暧昧的那个女人竟然是四哥以前的同学。他就说嘛,程羽菲那个名字越听越觉得熟悉,他迅速去翻他之前得到的那叠资料,上面有着四哥所有的高中同学的名字,但在记录中,四哥和这位程同学似乎没任何往来……但阮遇铭自己充分发挥了侦探精神,不放过任何细节,就是没有任何往来才嫌疑,否则四哥为何偏偏就找上这个女人?

     于是阮遇铭趁安亦城再次出差之后,带着小嘉亲自去找那个叫程羽菲的女人。

     在车上的时候,小嘉拿着阮遇铭给他的照片看个不停,“七叔,你说她就是我的妈妈吗?”

     阮遇铭还是不敢肯定,怕万一不是的话,多伤小孩的心,“这个……她就是和你爸爸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就算不是你妈妈,也极有可能是你未来的妈妈,提前去和她打好关系,准没错。”

     小嘉拿着那张相片看了又看,“你不是说她是我爸爸的同学吗,你再去调查一下,看看她有没有时间生我……”

     阮遇铭摇头,“我可不敢,再惊动人去调查,你爸爸会把我扔撒哈拉沙漠的,这张照片都还是我缠着你小叔要的……”

     小嘉撇嘴。

     阮遇铭又再次提醒道,“等下你看到了这个女人,你就冲上去,然后喊她妈妈,看她反应就知道是不是你妈妈了。”

     小嘉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妈妈总不会将他给忘记了,一定知道自己生过孩子,哪怕不认识他,也会去问他关于他的事。

     终于到了程羽菲住的那个小区。

     才下车,小嘉就拉着阮遇铭摇头,“七叔,你肯定又找错人了,我妈妈家应该很有钱,不会住这种地方。”他一边猜测着,一边又伤心了,“而且,我觉得她肯定不是我的妈妈,如果她是的话,爸爸和她在一起,为何不带她回来呢?而且我的妈妈,生了我就不要我了,我总觉得她或许和别人在一起了,离开爸爸后和有钱人在一起了……”

     阮遇铭觉得小嘉的话很有道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小家伙。

     在阮遇铭和小嘉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回去时,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出现了。

     “要不要按照七叔交给你的方法去试试?”阮遇铭觉得既然都来了,试一试也无妨。

     小嘉纠结着,万分纠结着,就这么跑上去喊一个可能不是自己妈妈的女人喊妈妈也太……

     在他们纠结的时候,有一个男人追了上去,然后手放到了女人的肩膀上,看样子他们很亲密。

     阮遇铭一下子愤怒了,“这女人,这女人……”竟然敢背着四哥偷人……

     “七叔,还要不要上去?”

     “肯定不是你妈妈,你妈妈才不会这么水性杨花。”阮遇铭愤怒,十分愤怒,抢过小嘉手中的照片,很想拿针刺。

     于是阮遇铭和小嘉,打道回府。

     *************************************

     期末的考试已经考了好几科了,程家栋这学期上课较为认真,对付期末考试简直就是小儿科,他这次回来就拉着程羽菲一同出去买衣服,这种感觉相当不错,以前是姐姐带他出去买衣服,现在是他带姐姐出去买衣服,有点他已经成长成真正的男人的感觉。

     “姐,以我这次的成绩,没有意外的话,还能拿到明年的奖学金,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程家栋现在虽然因着各种兼职很忙碌,却也因为长期兼职,性格开朗了不少,还认识了更多朋友,和同学的相处也变好了,因此他的心情几乎每天都不错。

     “真不错,需不需要奖赏?”

     “还是等我得到了再说。”程家栋嘿嘿的笑,“不过你如果早点给我带给姐夫回来,什么奖赏都不用了。”

     程羽菲无奈的摇头,这些天程家栋对这个话题是乐此不倦,似乎希望她立刻马上就变出一个男人来,才能让这个弟弟安心。

     程家栋说的次数虽多,却也并不纠缠于此,他盯着这栋他们住了很久的楼房,外表看上去就无比陈旧,唯一看上去比较现代化的就是那电梯了,这让他更是想努力了,“姐,我一定会努力让你住进大房子,还给你请佣人来伺候你。”

     “那你可别只是说说而已。我现在就记着,以后找你实行。”

     “没问题。”

     ……

     回到家后,姐弟二人便一同做饭,洗菜切菜,共同配合,没多久,香喷喷的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于是便开动了。

     饭桌上谈话,似乎已经成为了某种习惯了。

     “姐,放假后我想去M公司实习。”程家栋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便又找理由了说服自己姐姐,“这个公司很不错,现在去实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对以后肯定会有帮助……”

     程羽菲的确不太想自己弟弟还出去,关键在于这一学期程家栋都不停的做兼职,现在好不容易快放假了,却又要去实习,这样太累了。

     “你想清楚了吗?”

     程家栋点头,“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我已经去面试了,他们愿意让我去当实习生,虽然待遇一般,但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需要这个。”

     程羽菲见自己弟弟主意已定,虽然心疼他这么累,但还是尊重他的意见,而且这半年来,他仿佛成熟了很多,这让她更是感到安慰。

     程羽菲睡觉前,还在想程家栋去实习的事,她听说过那个公司,的确不错,但就这么容易的让程家栋去实习,她怎么想就怎么不对。

     她睡不着,犹豫了很久,还是给安亦城打去了电话。

     没想到他这次接得那么快,“有事?”

     “我弟弟的事,是你安排的?”她只是猜测,因此说话的声音很低。

     他在那边却笑了下,“是。”

     他回答得太坦荡,让她不知道给如何接下面的话,顿了好几秒才又说话,“谢谢。”

     他又笑了,只是这样的笑很明显不是愉悦,“你以为我是为你?”

     “……”她哑口,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他为何这么做。

     “我只是不想每次见你你都以你弟弟当借口而已……”

     程羽菲这下是真不懂了,为何每次在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下来时,他就会狠狠给她一道,让她不痛快起来。

     也许他心情不好,她这么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