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页
    吃过饭,他并未离去,程羽菲又与他回到了套房,房间很舒适,也很干净,不会让人从心里上加以排斥。他们分别洗漱后,她就坐在了床上,她来这里的作用不大,她如果连这唯一的使用价值都弄不再了,那才是真正愧对他所谓的职业素养。

     安亦城挑着眉,就站在床边,看着她解开睡衣的动作,根本没有喊她停下,眼中也没有表情,不欣赏,也无半丝情*欲,她却在脱的过程中,手抖了起来,她不喜欢这时的感觉,很不喜欢,哪怕已经安抚过自己的心好几次了,她还是就在他面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他不动,哪怕看着她将衣服脱得干干净净,她的身体就这样展现在他眼前,不算性感的身体,准确点来说是还算顺眼,皮肤很好,全身上下找不出一点瑕疵,像一块完好的美玉,只是这块美玉现在由他来玩赏。

     她抬起头,看向她的目光,似乎等着他的动作,可他偏偏没有动。程羽菲的身体已经忍不住抖动起来,她咬着唇,不明白他的具体想法……可已经箭在弦上,她站起来,向他走过去,去解掉他身上睡衣的带子。

     借着出差之余,还能满足身体上的享受,这对他来说,还真是奢侈,但这奢侈的感觉似乎不错。

     他还是不动,仿佛有点享受这一刻由她带来的主动。

     她的手游走在他的胸膛,仿佛一条软绵绵的虫子,不停的在行走,他十分享受,半响后,才抓起她的手,与此同时她也对上他的眼,他的眼睛直到这一刻,也很清明。这种清明让她心跳骤然剧烈,她宁肯看到的是他带有情*欲色+彩的双眼,也不要是这种他的视线完全笼罩她的目光,就好像他的眼中有她,心里有她,他们之间的充斥着那传说中的爱情……他拿起她的手,竟然放到他嘴边吻了下,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说不清是为何。

     他放开她的手,双手捧着她的脸,然后吻上了她的唇,纯粹至极的吻,唾液交融,亲密不可分,然后他的手慢慢向下滑动,轻轻的抱住她,将她拦腰抱起,走向不远处的床……

     缠绵到极致,让她无暇去思考其他……

     *************************************************

     来了这里,程羽菲的生活很轻松,轻松得不知如何是好,她一天之中的大半时间都得自己一个人度过,安亦城很早就会出去,至于做什么,他不会说,而她也不会问,但看到他疲惫回来的身影,她也知道,他做的事肯定很棘手。而他会在下午的饭点回来,同她一起吃饭,通常吃过饭后,他便会离开,有时候凌晨回来,有时候则一整夜都不曾回来。

     她这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忙碌,而陪她吃饭,仿佛都是一种奢侈。

     这样持续了一周后,在他们一同吃饭时,他竟然主动开口,“想不想出去逛逛?”

     她诧异的看着他,连嘴里的饭也忘记了咀嚼,他一直都很忙,却竟然问她这个。好一会儿,她才低头将嘴里的饭咀嚼吞下,“你忙完了?”

     “嗯,忙完了。”

     但时间也不多,明天就得回去,他得把这边的消息,仔细分析给顾长夜,如果是他一个人在这里,现在应该就在机场了,他我行我素惯了,甚至不分黑天白夜,事一做完,就立即赶回去,完全不知道凌晨的时候应该睡觉。

     他的生活,似乎一直都是这么紧绷着。

     他点了下头,虽然他白天都没有在,可她也只是待在酒店里,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那种感觉既奢侈却又闲的发慌。

     他们吃过饭,便一同出去了。

     这座城市,很有趣,道路不平,一眼望去,是层层叠叠的路段,房子也不在一个水平面,于是夜晚的灯光一层又一层,这种一种别致的美丽,因地理环境呈现出来的美。听说住在这里的人,从不知晓外面的城市是一望无际的平地,就像外面的人不会知道这里的房屋竟然如此特别,依山而建,哪怕是山中也是主城的中心,道路层层叠叠,夜晚的立交仿佛一座座跨越星空的夜虹……

     很美,这是她唯一的感觉。

     夜风拂过她的脸,让她的心也变得十分柔和,“你常常来这里吗?”

     他们随便走在街道上,车辆从不远处疾驰而过,呼呼作响。

     “偶尔。”他回答,简单明了。

     “这里很好。”

     “嗯?”

     “节奏缓慢,没那么大的压力,让人轻松……”

     的确如此,这里的发展挺快,可人们的生活节奏却不怎么快,有种快中有慢的休闲感。

     “你喜欢?”

     她点头,“喜欢。”

     “可以选择以后住在这里。”

     她又摇头了,喜欢是一回事,但真居住……那是另一回事,她还是更喜欢安川市,那是生她养她的地方,那种感情并非是一种喜好,而是深入骨髓的依恋,“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要拥有。”

     她说到这里,又想到了什么,才轻松下来的心情又突然轻松不起来了。

     沿着一条街道走了一会儿后,便出现很多岔路,而在岔路旁边,有着许多的烧烤摊,烧烤摊的主人在手忙脚乱的烤着客人点的食物,而客人们则坐在一边聊天,看上去喧闹无比,那些等着烧烤上桌的人,夸张的讲述着某些东西,脸上的笑真挚而爽朗。

     她停住不再走了,安亦城也停下脚步,奇怪的看她,“怎么了?”

     “只是想到大学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和佳柔一起在外面吃饭,明知道烧烤吃多了不好,还是会忍不住一起去吃……”想到薛佳柔,她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愧疚,薛佳柔的高考志愿,直接就是抄了她的,她们俩成绩差不多,薛佳柔说这样大学也可以在一起了,她们两个人当然得在一起,所以在佳柔去大学报道,而她去没有去报道时,薛佳柔当时气急了,以至于整整一年没有理她。

     安亦城听了却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掩藏住了他眼神中复杂的情绪。

     她却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好像每一所大学外面都是一条好吃街,你的学校……”她原本脸上还有着浅浅的笑意,可连自己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安亦城似乎比她更为坦然,“我退学了……”顿了两秒,“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所大学的具体样子,而它的外面……我同样不知道。”

     他对大学的唯一印象是兼职兼职再兼职,别的同学一进大学都在想着进什么社团或者加入学生会,他做的却是研究课程表,定制出自己的时间安排,把课余时间全都利用起来,去给高中生补课,去做促销,发传单……他什么都做,只要能赚钱。

     她听着他说话,似乎更加的尴尬,安亦城却反倒笑了一下,只是皮笑肉不笑,但又不像是生气或者情绪不佳,“你为什么是这个表情?好像我退学是因为你的关系似的……”

     “那你为什么要退学?”这是她一直都不解的地方,如果说真有人是为念书而生,她觉得就是他这样的人了,随便一道题都不再话下,那些对于别人绞尽脑汁也做不出来的题,放在他面前就只是小儿科而已。

     “我就不能退学?”他挑了下眉。

     “不是……我的意思是……”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安亦城收敛了神色,静静的看她,她问他为什么退学,为什么呢!

     “觉得念书没意思了而已,至少如果一直念下去,不会有现在的我。”他很平静的说完这段话,“刚才你没吃多少,现在饿了吗?要不要吃一点?”

     他在转移话题,可她还是点了点头。

     ***************************

     如果是多年前的程羽菲知道她和安亦城能够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一张小桌子边,她一定会激动加欣喜的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梦想成真。

     她觉得自己后来变得那么务实,一定是因为她的幻想早在少女时期就已经透支光了。当她开始前所未有的努力学习时,还被薛佳柔嘲笑那么认真学习做什么,努力学习成绩好的也没见几个有真有大出息的,但她就是要那么认真,拿出了她前所未有的拼劲儿。因为她在某个时候,就有了一个固执的念头,她想努力再努力,然后和他考同一个大学……她有过一个极致的幻想,她和他在同一所大学,这样她就可以离他更近一点了,还可以借着是同学的缘故一起出来吃饭,就像现在这样,一起坐在烧烤摊边……

     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老板已经将他们点好的烧烤端了上来,各色的小菜被烤后,放在盘子中,各种作料齐全,光看着就能激起人的食欲。

     “你怎么了?”安亦城将老板提供的一次性筷子拿在手中,然后一分为二,力度似乎用得不对,两只筷子明显的不对称,他准备把手中的筷子递给她的念头瞬间打消,把这双筷子留给自己用。

     “没什么……”她自己也去拿筷子。

     她小时候很喜欢用一次性筷子,总觉得那是干净的象征,长大了却不喜欢使用一次性筷子了,只是也没有到偏执的地步。

     她吃了一口,她特喜欢烧烤的韭菜和青椒,味道非常好,相对于她的好胃口,安亦城的态度淡淡的,随意的吃了两口似乎就不愿意动筷子了。

     “不合胃口吗?”她拧着眉头,她觉得味道还挺不错。

     “吃这个对身体不好,你也少吃……”

     她颇有点无语,“我已经很多年不曾吃了……”

     她想说也就是年轻的时候才喜欢,但那似乎是在变相的说自己变老了,她还是不愿意主动承认自己已经变老。

     他转过头,看向旁边的那几桌,有好些都是学生,一边吃一边热情洋溢的说着某个著名的综艺节目,他收回视线,这些他都不曾拥有,不曾和同学一起去外面吃饭,不曾和同学一起K歌,不曾去网吧通宵……那些所谓的年少轻狂,他通通都没有,他除了在别人眼中是个成绩优异得一塌糊涂的人,什么都没有,并且就连那唯一的所谓的优点,也因为他的退学变得荡然无存。

     第二十二页

     她吃了好一会儿,又抬眼看他,“你真的不吃了吗?很好吃。”

     他摇头,没有再拿筷子的打算。

     她也不再劝说他,自己一个人把点的菜吃光了,肚子似乎也因此变了圆了,但愿这只是她的错觉。她吃得差不多,用纸巾擦着嘴时,他去买单了。她扭头,看到他付款的动作,心里柔软了几分,她和薛佳柔一同出去吃饭时,看到那些情侣付款时,很是嫉妒的评价,男生还是付款的时候很有魅力。她们两个女人,那真的是羡慕嫉妒恨。

     他付完款,她也已经起身,他们继续往前走,她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哪怕他的脸色仍旧不太好,哪怕他们现在的相处也不算很愉快,可她还是贪念着这种时光。

     路过一家精品店时,她立即跑了进去,买了个东西出来,他只看了一眼,似乎是一个很透明的东西。而她出来后,就在东张西望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她直接走到一个角落去了,他跟过去,还没问她想做什么,就见她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快速的把买来的那个东西撕开沾在鞋子的后跟上……

     他挑了下眉,难怪刚才那样,是不好意思在街上做这样的事。

     “这是做什么?”他看着她手中的动作。

     “鞋子有些打脚,很疼,贴上后跟帖应该就好了。”

     “鞋子不合适为什么要买?”

     “不是不合适,只是有点打脚。”

     “那就是不合适……”

     她穿上贴上后跟帖的鞋子,感觉舒服多了,心情也好了起来,只是还是不想和他解释。男人不理解女人的事多了,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女人穿高跟鞋的痛苦,也不会知道每月的那几天痛起来有多难受……至于打脚的鞋子,恐怕他们也不理解,那真不是合适与否的问题。

     他们继续往前走,可要到回去时,却并不是往之前的路,而是一条陌生的道路,“我们这样能回到酒店?”

     “应该能。”

     “应该?”

     他不再说话了,城市的格局似乎一直都是那样,总是无数个四方形组成,总能够从无数条路找到一个目标点,只要判断准确了路就可以。

     走了一会儿,连程羽菲也知道,他们就快到了住的酒店了,还真是这一条路。

     “打脚是脚会很疼的意思?”他突然开口,那她刚才还走了那么长的路,而且他也没有看到她有半点的不适。

     “你说什么?”

     “没什么。”

     她还想问,可见他不想说话的模样,于是也作罢。

     回到酒店,他们分别去洗澡,只是今天谁都没有拿旖旎的心思。程羽菲是直接的睡下了,而安亦城却是睡不着,他似乎已经很久没这种感觉了,出差的时候还能这么悠闲,换做以前,简直想都不敢多想。他转头看她,发现她已经睡下了,她的睡眠似乎一直挺好,很容易睡着,其实他的睡眠也不差,前提是他每天忙得每天没地,一旦稍微闲下来,便不容易睡着了。

     大概是早年的时候养成了习惯,不易入睡,又易醒来。那时候脑袋里每天闪过的就是钱钱钱,最开始只是不敢想未来,到后来,是直接不敢想每天。

     她却睡得这么好,恨她吗,恨吗?

     *******************************************

     而在家里的安明嘉这一天是被七叔陪着度过的,阮遇铭特喜欢小嘉,也没有办法,他们兄弟几个有孩子的太少,就四哥和三哥,偏偏三哥的孩子常年还在国外,就连三哥自己一年到头也看不见几次,更何况他们几个了,于是阮遇铭只能去小嘉多接触了,能喜欢的也只有小嘉了,当然,他这么想绝对不是被逼无奈才喜欢的……

     “小嘉,想不想找妈妈啊?”阮遇铭在安亦城那里是什么话都套不出来,于是想在小嘉这里套出点什么来。

     小嘉想到爸爸说过的话,是妈妈嫌弃爸爸的,妈妈是个嫌贫爱富的女人,他不要那样的妈妈,不要回嫌弃爸爸的妈妈,他虽然很想要妈妈,可是更爱爸爸,是爸爸把自己抚养长大的。

     小家伙想了想,摇摇头。

     阮遇铭瞪着眼睛,完全没想到小嘉会这么反应,“你妈妈生你可是很痛苦的,她这么辛苦的生下了你,你竟然不想找到她?”

     “生小孩会很痛苦?不是自己会从肚子里钻出来吗?”小嘉眨眨眼睛,模样单纯无害无辜至极。

     阮遇铭用手摸摸小嘉的头,“当然会很痛苦……从肚子里钻出来,你看你这么大钻出来,得在肚子上割多长的口子……”

     小嘉想了想,觉得也是,那应该会很疼,“可是,妈妈又不爱我。”

     “胡说,如果你妈妈不爱你,又怎么会生下你呢?生孩子那么痛苦,可还是选择生下了你,那一定是因为很爱很爱你。”

     “是这样吗?”

     阮遇铭使劲儿的点点头,而小嘉则不停的眨着眼睛。

     “小嘉,我们得努力找到你妈妈,否则你爸爸都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阮遇铭叹了口气,故意这样说着,“我们得在你爸爸被别的女人抢走以前,找到你的妈妈,否则你就有后妈了,有后妈的孩子得多可怜……”

     “爸爸才不会被别的女人抢走了,我研究过了,爸爸似乎不喜欢夏阿姨,没打算娶她。”小嘉很自信,他都问过爸爸好几次了,而且爸爸如果想娶夏阿姨,早就娶了,不会等到现在,他不讨厌夏阿姨,因为夏阿姨对他是真好,可他还是想要自己的妈妈。

     “不是你夏阿姨。”阮遇铭摇摇头,“你爸爸这次出差,带了一位漂亮的阿姨,可不是你夏阿姨……”

     小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阮遇铭觉得这个机会难得,“所以我们得共同努力,找到你的妈妈,知道吗?”

     小嘉点头。

     阮遇铭将小嘉抱起来,温柔的问着,“那小嘉告诉七叔,你爸爸有没有说过关于你妈妈的事?”

     “爸爸不喜欢提妈妈,我问了也不准我提,但上次我又问了……爸爸的表情很怪,他说是他太穷了,给不了妈妈的父母想要的东西我才没有妈妈的……”小嘉不是完全懂那意思,可爸爸那时的表情真的好忧伤,让他看着也觉得好难过。

     阮遇铭一只手抱着小嘉,一只手摸着下巴,这是什么意思呢?嫌弃四哥穷,那就是那个女人家庭条件还不错,但应该也不会不错到哪里去,四哥现在的地位,如果那个女人真那么嫌贫爱富,现在也该出现在四哥面前抢回小嘉的抚养权才对,毕竟可以借此捞一把,但却没有……

     “七叔,你真的能帮我找到我妈妈?”

     “七叔一定会帮你,不会让我们小嘉成为没妈妈的孩子。”

     “好,我相信七叔。”

     “那我们从现在开始合作。”阮遇铭伸出大拇指,与小嘉右手的大拇指按了一下,这就是盖章了,盖了章就算他们共同约定好了,“以后你爸爸只要说了关于你妈妈的事,就告诉七叔。”

     小嘉点点头,表示答应。

     *******************************************

     安亦城和程羽菲第二天一早就坐飞机回到安川市,坐在飞机上,她想着这几天她与安亦城之间的相处,不算特别好,却也不坏,甚至还让她有几分留恋,只是她知道,回到安川市后,他们之间就不会这样了,他有一个儿子,而且还有绯闻女友夏孜孜……

     下了飞机,他们走出机场大厅,他似乎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这让她不得不提醒他,“你不怕媒体拍到我们吗?”

     拍到了,他怎么和别人交代?

     “没有我的允许,谁敢拍我?”安亦城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他的允许?那么他和夏孜孜之间的那些照片呢,还被媒体放到了报纸上,这么说,那些都是他的允许了?

     夏孜孜和他一起的照片,的确是他的默许,毕竟夏孜孜需要这些话题让公众讨论,增加她的知名度。他一直没把那当一回事儿,既然夏孜孜需要,他也就当个顺水人情,何况他对夏孜孜曾经为他做的事,带着感激。哪怕没有夏孜孜为他过去做的那些事,他也会为夏孜孜做到这些,一个女人能那么多年都执着于他,虽然他不觉得自己该负什么责任,却也有几分动容。

     安亦城只需要一眼,就知道程羽菲在想些什么,可犹豫了两秒,还是没打算和她解释什么。

     她跟在他身后,然后上了他的车。

     回到安川市,对于她就是回到现实,有很多的事都需要考虑……她已经不曾去考虑自己的生活了,想着等他让自己主动离去时,她一定按照弟弟希望的那样,找一个普通男人直接结婚生子,过着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人的生活。

     她不喜欢把事情想得太悲观,于是又安慰着自己,其实现在也好,就当上天完成了她少女时期的一个梦,她终于和他在一起了,哪怕是这样的方式,所以少想那些让不愉快的事,反正他们终将会分离。

     分离?这两个字竟然让她有些不是滋味,但只是很淡很淡的滋味。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薛佳柔坚强的键盘……

     某一天,薛佳柔穷得叮当响,她一边喝水一边看电影……

     然后悲剧发生了,她的饮料瓶子翻了,水倒在了键盘上……

     薛佳柔的第一个念头:我靠,这么贵的水,我都舍不得一口喝多了呢,结果却倒了……

     然后,继续看电影……

     要到了第二天,她才想起,哦,键盘里好像装了饮料,但是,可以照常使用……于是乎,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

     键盘表示:我很坚强,别担心我。

     薛佳柔:额……我似乎没有想起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