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页
    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眉眼里的怒意那么明显,程羽菲抿紧了唇没有说话,她怕自己一开口,他就直接把自己放到路边,他直接开车离去。或许是今天发生的事确实让她心里不痛快,才会在明明看到他脸色已经变了后还继续说着。

     她说自己离开,他竟然会这么大的反应。或许原因并不在于离开这两个字,仅仅在于是她自己提出的,男人就算不喜欢这个女人,也得由他自己甩开,不允许别人主动离开,两者的结果差不多,意思却差了很多。她不由得这么去思考他为何会生气的原因。

     还是那条道,还是那栋别墅。

     相对于安亦城明显不佳的坏脸色,程羽菲得承认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心情,以她的身份现在应该对他撒娇,让他别冷着一张脸,可她连自己都安慰不了自己。程羽菲自认自己不是个善良到彻底的好人,却也不见得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坏人,遇到了那样的事情,所有的同事都用有色眼镜看待自己,她没有办法去理解白轻柔因丈夫不爱她跑来找自己的行为,对方再生气,也不该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她不是圣人,现在只能考虑到自己陷入了糟糕的境遇。

     车停稳,她以为他会直接下车,像过去一样把自己丢下。也许他原本也是如此打算,只是这时进了一个电话,这让她浑身不舒服,不好继续坐在车里,也不好直接下车。偏偏前几秒还一脸阴沉的安亦城此刻泛起柔色,好像就一阵春风吹过,他脸上泛起的冰雪就瞬间融化了,让她很是好奇,手机的另一端究竟是何许人也。

     偏偏他的谈话也琢磨不出什么来,他的回答只是单音节字“嗯”。

     放下手机的安亦城,把之前的坏心情也扫走了,程羽菲暗暗吐出一口气,他心情没有那么坏了,等会儿对待自己应该也不会很可恶,她都拖那一位的福,可以得到不少好处。

     事实却是她想多了。

     在床上的安亦城的确不那么霸道了,可他动作偏偏柔情与进攻并重,看着她的眼神也格外chi裸,非逼着她叫出那些让人听着就耳红心跳的话,如果不说,他也不会故意折磨,而是更加柔情……

     这一夜,程羽菲睡得很安稳,甚至在他们这本该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最后一刻,她紧紧抱着这个男人时,那亲密无间的动作,唤醒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热血沸腾的高昂情绪甚至比之前到达极致更为激烈。这个动作,让她竟然有他们融为一体,像一对真正的爱人,只有着彼此。

     记忆好的女人,会吃亏,因为遇到一个能与自己记性一样好记得自己点点滴滴的男人几率太低,可她没有办法,她的记性向来很好。只是她做过最坏的选择便是原本应该报的文科,最终选择报了理科。

     那一年的天空很蓝,像一大片镶嵌着的蓝水晶,没有任何污点,好像一颗颗少女的心,没有半点世俗和物质的装点。

     她记得自己和众人坐在操场上,等待着从小学到初中以及现在没有任何新意的开学典礼,那是鼓噪得不像话的走过场,偏偏每个学校都乐此不彼。讲台上的人讲的激昂,下面的聊天以及火热。

     “哎哎哎,那个,听说那个是考的全市第一,竟然在我们学校,啧啧。”

     “人家报的也是我们学校,不过听说A中学校的校长都来请过人,他都没有去。”现在的学校竞争也大,不少好苗子在初中的时候就被重点高中看中,直接和孩子的父母签订协议,中考完无论成绩好坏都直接送到那所高中,不过这些好苗子在初中的时候成绩绝对让人咂舌。

     “这个也是我们校长去请的好不,三年学杂费全免……”

     “但听说他选这个学校是离家近,他是个孝子,家里还有一个妈妈……”

     ……

     程羽菲和无数对开学典礼没趣的人一样,低着头看着手机上那简单的游戏,这游戏被薛佳柔讽刺过好几次,可她就是喜欢这种简单到不费智商的游戏,美其名曰智商留给学习,生活里就别浪费了。

     她抬头看向讲台时,先看到的并非是那张英俊雅致的脸,那时他的五官远没有现在这般硬朗,而是有着少女独爱的那份文雅,映入她眼睛的是那一片白。让她立刻有了一个念头,他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衣服或者肥皂,衣服怎么能那么白?

     她的衣服,洗过一次就回不到这么白了,她一直跟随着那一抹白,像是一种上瘾。可某个杂志上不是说吗,喜欢就是一种瘾,当你发现上瘾时,你已经戒不掉了。

     在食堂里,她总能看到那抹白色的影子,就算她没有下意识的去找,可一眼望去,视线自然就放在了他身上。

     上体育课时,她也总是追逐着那一抹白,看着他被他班里的同学邀请了好久,才同意去打篮球。她就会乖乖的坐到一边看着,他竟然是一个一点不爱出风头的男生。篮球场边总会坐着一群女生,男生多半斗志高昂,接到球就使劲往篮筐里扔,可是他不这样。

     哪怕是在下课十分钟,她也在关切着。高一时还只是按照中考成绩分班,学校的分班还没有安排,她所在的班级,恰好离洗手间最近,一层楼的学生都得从外面的走廊走过,她只需盯着那一扇窗,一天之内,总能看到他几次。

     像疯了一样,她这样形容着自己。喜欢吗?喜欢他什么?

     那时年级上好些女生已经蠢蠢欲动,听说去他班级看他的女生都无数,好些还给他买了礼物,他全都退回,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和好意。她听到这些传言时,又开心又不开心,开心的是他是一个不随便的人,不开心的是他这样的人,应该很难接近吧?

     直到她时时刻刻追逐着那一抹白,上了瘾之后再也戒不掉。

     高二的时候,学校分班了。程羽菲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她更擅长的文科,只因为文科和理科不在一层楼。她的运气好,那一年市里对教育这一块管得十分严格,严禁学校按照成绩分班,不准歧视任何学生,甚至为此还派人到各个学校视察。就这么的,她竟然真的能与安亦城念一个班。

     梦想成真的一种说法是,你一直默念着自己的梦想,一直念着,当你睁开眼,你的梦想就会成真。

     她睁开眼睛,安亦城还睡在她身边。她突然就想哭,不是伤心,更不是难过,当然也不可能是喜极而泣。她曾经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同他生儿育女,甚至一向被视为听话懂事的她也为了他与父母争吵。他其实什么都没有为自己做,只是这个名字却伴随了她整个青春。

     她想到自己因为一道物理题怎么都解不出来,又不敢当着同学的面哭,只好趴下来,无声的掉泪,然后在那本物理练习册上疯了一般的写着某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刻在他心里的名字。

     她一直都明白在一个道理,他从未求她为他做什么事,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于是他有没有回应,都与自己没有关系。原本就是自己与自己谈的一场恋爱,恋爱的名字叫独角戏。

     程羽菲无声的笑了起来。

     住在她隔壁家的那一对夫妻有一个小女孩,女孩很可爱。有一次女孩的妈妈告诉女孩电视上很多东西都是电脑摄影的,比如小女孩很喜欢的一只小狐狸,也是电脑后期制作的。小女孩就拉着她妈妈的手问,“妈妈,等会儿那个肯定也是电脑摄影的,对不对?”

     女孩的妈妈很好奇,看了一会儿发现是男女主角一起走到了床边,其实就相当于关灯睡觉,只是多了一个亲吻而已。

     女孩的妈妈有些诧异,问为什么。女孩看着妈妈,“因为他们在做夫妻才会做的事。”

     ……

     夫妻才会做的事……程羽菲那天也被请去吃饭,她空闲的时候会为小女孩补课之类,因此那家人很感激她。程羽菲无法说出在这个社会上这些事早已经变成并非夫妻才会做的事,心里竟然那么难受,而别人仅仅为现在的小孩早熟感到不可思议,她却仅仅在哀悼那些不再纯粹了的事。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无声的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