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页
    听了徐兆伦的话后,程羽菲久久想不通,不是以安亦城的为人想不通,仅仅是她想不通她有哪里值得安亦城如此大费周章。多年后再相遇,她和他见面是在安亦城去找简凝,她刚好在简凝所待的病房,那才他们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甚至在那时,他的表现也是全然不认识自己,就想她自己的认知中一样,而当她准备离开时,他却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对她说“程小姐,好久不见”,那番的做派,仿佛他在提醒着什么。

     是在那个时候吗?他就盯上了自己。

     她曾对他的眼神耿耿于怀,因为在其中看出了恨意,她不明白他对自己的恨来自于哪里,他们之间明明什么过往都无,又何来爱恨情仇中的一个,并足以让他这么多年耿耿于怀恨自己。甚至不惜那么大的麻烦,故意让她弟弟陷入困境中,他再出现,逼着她成为他的女人,这就是她的目的?

     她不懂,她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能让一个男人为了得到而不择手段,她想不通,完全不理解安亦城的做法,她宁肯只是徐兆伦弄错了,而不是现在让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她正烦恼着,她的弟弟程家栋却打来了电话。

     程家栋在电话中问她现在怎么样,在工作上如何,生活又如何,只是最后又小心翼翼的问她,有没有给她介绍男朋友,她几句话糊弄过去后,就开始关心起自己弟弟的生活了。姐弟二人在电话中说说笑笑了一会儿后,这才挂了电话。

     她摸着手机,很想给安亦城打一个电话,想知道他为何会这么对自己,但却又犹豫了。

     *********************

     安亦城最近事多,原本准备这一段时间都陪儿子在家,却在前两天又被派到外省去出差了,现在刚回来,就回到“皇城”总部向顾长夜汇报他取得的消息。而阮遇铭和纪柏轩看到他,脸上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他们这群人当中,就属安亦城最卖命了,总是东奔西走,常年不固定,也没办法,安亦城管理的东西就是这么的麻烦。

     看到安亦城走进了大哥的办公室后,纪柏轩歪着头凑到阮遇铭耳边,“我猜四哥是去向大哥汇报关于五哥的事。”

     “你怎么知道?大哥不是对五哥已经……”阮遇铭虽然在很多事情都不太关心,通常与别人的关注点也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但却也很了解重点,前几年大哥的确在私下里把五哥看得紧,没有办法,五哥心大,并且对大哥有着误会,随时都有脱离“皇城”的打算,其实脱离也没有什么,关键是五哥的基业大部分是依附着“皇城”,就那么贸然退出,绝对对“皇城”有着影响。但近几年,五哥和大哥的关系明显缓和了,既然如此,大哥为何还这么对待五哥,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六哥那边似乎也出了点事,四哥一直在查六哥那边的事。六哥这些年一直跟在五哥身边,六哥身边出了问题,你觉得五哥身边就不会出问题?”纪柏轩一副自己很有经验的模样。

     这是有人想要对付五哥和六哥了,只是不知道对方是想针对“皇城”还是只是单纯的对付五哥和六哥。

     阮遇铭点点头,觉得老八分析得有道理,上次四哥出差是去查六哥的事,这次应该就是为了五哥了,“那你说大哥会不会发火?”

     接二连三的有问题,换做谁都会想发火,何况出事的还是五哥那边的,大哥老警告过了五哥很多东西能不沾就不沾,可五哥偏偏就不听,现在出事了,大哥肯定会借此做出点什么来。

     纪柏轩摇摇头,“一定不会。”

     “嗯?”阮遇铭不信。

     纪柏轩笑了笑,笑得神秘十足,“你不知道大哥好事将近?”

     “什么意思啊!”

     “大嫂有了。”

     阮遇铭也笑了起来,“那我们赶快趁这段时间把最棘手的事都上报给大哥……”说完还嘿嘿了两声,大嫂怀孕了,大哥绝对是天大的事都不会生气了,大哥可是天天盼着大嫂怀孕,恨不得大嫂肚子里马上就钻出来一个大胖小子。说来也奇怪,大哥原本对大嫂的态度很不好,后来大嫂失踪后回来,大哥对大嫂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纪柏轩推了阮遇铭了一把,又觉得他说得对,什么不好的事,都得在这段时间告知大哥,也不会得到大哥的骂,这多好。

     这两位猜得没错,安亦城的确是查陆湛江的事去了,现在正同顾长夜讨论着。

     顾长夜坐在办公桌后,眼睛半眯着,这个老五真是不让人省心,“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表面是金家在动手脚,背地里却有冯家作为后盾。”

     “这是老五自己闯出来了的事,还是以老五当做突破口……”

     “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应该是老五自己得罪人了,老五和金家独子抢过地盘,并且和冯家小儿子之间有着私人恩怨……”

     “既然如此,那你也别管了,让老五自己处理这事。”顾长夜思索了几秒,“老六的事和这事应该不是一伙人吧?”

     “不是,不过不排除有合作。”如果一下子就将“皇城”两位当家人拖下水,可想而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在其中分一杯羹。

     “不管。”

     顾长夜发话了,安亦城也只是点头。这也符合顾长夜的做事作风,谁捅出来的篓子,谁就自己去补上。

     “那二哥那边要不要去通知一声?”二哥周承业和老五陆湛江,毕竟也是兄弟,关系比他们这几个来得亲厚些。

     顾长夜摇摇头,安亦城也就知道了,这件事不用再继续讨论下去了。

     **************

     安亦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原本站在一起的阮遇铭和纪柏轩立即分开,他在心里暗暗的补上一句:画蛇添足。

     不那么快速分开,也许还不会怀疑他们之前又在聊着什么不该谈的事。而阮遇铭又用那种研究的目光把安亦城看着,于是让安亦城多一秒都不想待。

     在安亦城走了之后,阮遇铭立即伸手扯了扯老八的袖子,“我们以前打的赌还算数吧?”

     “什么?”

     “就是我找出来谁是小嘉亲生母亲那个。”

     “哦……当然算数。”纪柏轩对此也很好奇,尤其是四哥越是掖着藏着,他们就越发好奇起来了,不过纪柏轩十分怀疑,就七哥这样,真能找出来?何况四哥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别人怎么能知道。

     “那且看我的。”阮遇铭十分自信,他一定会用他的火眼金睛,把那个女人抓出来,给小嘉找到娘,也给自己赢一家保龄球馆,这是双赢的事。

     *******

     安亦城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家里有着说笑声,平时如果有着说笑声,那就是老七来了这里,但现在是明显不可能,那又是谁在这里?来这里的人就那么几个,他和老七老八一向走得近一些,排除掉那两位,那便只有夏孜孜了。

     夏孜孜来这里,他并不会反感,但前提是她是以什么身份来此,如果是朋友,他会很欢迎,但如果是其他,他想他给不出什么笑脸来。

     他走进去时,安明嘉抬起头,看到是他,原本趴在地上的安明嘉同学立即站起身,向安亦城走去,“爸爸,你回来啦!”

     对于安亦城长期出差,少则几天多则十天半个月的作风,安明嘉已经很习惯了。七叔已经说过了,爸爸这么努力的工作,全都是为了让他过上好的生活,让他吃饱穿饱,既然如此,他就不能再给爸爸添乱,在家里等着爸爸回来就好。

     夏孜孜是来这里陪着小嘉玩,她清楚安亦城对这个孩子的宠爱,知道要靠近安亦城,首先得这孩子接受自己。上次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安亦城的态度,可她并不想放弃,她爱这个男人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在现在放弃,既然已经坚持了那么久,那再继续坚持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从初中开始,就将这个男人放在了自己的心上,而他对每个人似乎都冷冷淡淡,其实也不对,他对自己还是有几分特殊,哪怕这种特殊是建立在她帮他的母亲找工作,她求着父亲设立奖学金,但没有关系,如果这样能得到他的另眼对待。

     努力了那么久,怎么可以轻言放弃。

     刚才她还在陪着小嘉玩着弹珠的小游戏,而她也发现了,这个孩子看起来似乎很容易相处,他不会拒绝你对他的友好,可想要走进他的心就很难了,光让他开心还不够,看来她得找时间和这个孩子多多相处了。

     她向这对父子走过去,看看安亦城,又看看小嘉,“小嘉的眼睛简直和你的眼睛一模一样。”

     安亦城却不以为意,“小嘉是我儿子,和我一模一样很正常。”

     夏孜孜想说什么,但看到小嘉,却还是忍住了快到嘴边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