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页
    高考最后一个科目结束后,别的同学都是一脸解放的神情,恨不得回去立即将所有书撕掉然后撒得满天飞舞,而安亦城的神色却轻松不下来,这对于他来说,只是个开始而已,明天的口试后,他便要开始出去找短期兼职了,他计较着,听说那些招工的人都不喜欢收暑假工,只能说自己就是去找工作的,然后在快去大学报道前,找理由辞职。他想着先去找找,找不到再说。

     他回到学校,就看到同学抱着一大叠书去卖,而学校的寝室外,真就飘飞着不少书页。他拧着眉头,他的所有书都会拿回家,然后被母亲当做最神圣的东西保存着,虽然他也觉得那完全没有必要,没有收藏价值的同时,还不利于废物利用,但母亲既然那么做,他也不会反对。

     有人欣喜,有人难过,全都是为了这场刚刚过去的考试,而他却是沉重,似乎与别人的情绪格格不入。

     高考完,似乎就已经意味着解放了,同学们三五个人围在一起,计划着去哪里玩,有人要上通宵,有人提议去KTV,有人则想去溜冰……那些全都和他没有关系,他想回家了,母亲还在家里等着他,这一场重要的考试,母亲会过问他的考试情况。

     他刚准备走,就有人拦住了他。

     他看着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生,轻轻皱了下眉,他知道她,是因为她是程羽菲的好朋友,其实他有点不理解,程羽菲那淡淡的性子,怎么会和行事作风如此张扬的女生是好朋友?这薛佳柔的张扬,只需要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份理所当然的张扬感,没来由的让他感觉不舒服。

     “安亦城,我有话和你说。”薛佳柔向四周看了看,似乎不希望有人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

     安亦城犹豫了几秒,还是点了下头。

     他跟着薛佳柔来到学校实验楼背后,这栋教学楼没有作为考场,加上别的年级都因高考放假,这里现在静悄悄的,和别的地方的喧闹截然相反。

     他不认为他和薛佳柔之间有什么事,于是他猜得到,薛佳柔想说的事,应该和程羽菲有关,这也是他愿意同她一起走过来的原因。

     “安亦城。”薛佳柔也觉得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甚至她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事是对是错,她知道自己是自作主张,而她也不会告诉程羽菲,她只是在想,程羽菲喜欢这个人喜欢了那么久,如果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那也太可悲了,“我想告诉你的事,和程羽菲有关。”

     “嗯。”

     他没有什么表情,这让薛佳柔有点忐忑,但还是笑着开口,“程羽菲喜欢你,很喜欢你,从高一到现在,一直都喜欢你。”

     别人说快高考了,谈恋爱的就别吵架了,暗恋的就别表白了,她现在是高考结束后,帮自己朋友陈述这件事,应该不算罪过吧?而且她不会告诉程羽菲,这样就算安亦城对程羽菲没有任何心思,程羽菲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不妥,不会难受和失望,如果安亦城有那样的心思……

     薛佳柔观察了他好久好久,才看到他点了下头,然后就没有别的反应了。

     说实话,薛佳柔挺失望。她对安亦城的感觉还挺好,他一点都不像别的男生看到她时,目光灼灼,她觉得他看自己的目光和木头差不多,但却一点都不感到挫败。

     他的点头,难道就只代表着他知道了?

     薛佳柔想到这个事实,为程羽菲挺难受,其实也能想得通,安亦城是个理智的人,对于他而言,生活远比这些所谓的风花雪月的东西重要得多。

     薛佳柔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安亦城,“虽然我不应该推动什么,但还是想把这个东西给你。”

     薛佳柔递给安亦城后,就转身离开,她走了好几步,再回头的时候,看到他还站在原地,她突然觉得,也许事实并不像程羽菲以为的那样,他不知道任何事,被一个人喜欢那么久,也许总该会在某个地方察觉吧……

     薛佳柔交给安亦城的,是一个兔子形状的录音,录的是薛佳柔和程羽菲的对话。

     安亦城拿着这只外表可爱的小兔子,变得心事重重,可他还是没有忍住,在走回去的路上,选择听了……

     出现的先是薛佳柔的声音,“我都不明白你了,喜欢他那么久,为什么就不愿意让他知道呢?你应该告诉他啊,告诉他,你为了多和他接触,一直跟着他回家。还有关于他一切东西,你都会认真保留下来……你明明文科成绩比较好,却选择了理科,不也因为想和他更近一点吗?你那么努力的学习,就是想和他在一个学校……你都做了这么多,如果你不让他知道,那么你做的这一切都有什么意义呢!”

     “说了又如何?能改变什么吗?”程羽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悲观。

     “说了你就可以知道他对你的想法啊,如果他也喜欢你,那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啊……你都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事,他一定会被感动……”

     程羽菲却沉默了很久,“佳柔,你错了,我并没有为他做了什么。我的喜欢,他其实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他不曾因此得到什么,甚至如果我一开始主动,给他的只是困扰。我努力学习,获得好处的人是我自己,我跟着他……也只是满足了我自己的私欲,他得到了什么呢,其实什么都没有……”

     对于程羽菲的这种说法,薛佳柔已经无力吐槽。

     但程羽菲也许是嫌薛佳柔没有气够,竟然又补充了一段话,“我反而觉得我得到了很多,因为他,激发了我学习的动力,成绩有很大的进步。而且喜欢他的时候,我很快乐,只是看着他,就觉得心理满满的……或许我的想法太幼稚吧,我不觉得我的喜欢是以一定要和他在一起为结果才算有意义,哪怕我真的那么幻想着,但最大的意义是他让我的生活很充实,并且我很享受我喜欢他的每一天每一秒,我很快乐。而且,他值得我喜欢,值得我想着他,喜欢着他……这对于我来说,足够了,我庆幸我能遇到这样一个叫安亦城的人,他让我知道心动是如此美妙的感觉,我害怕看到他却又如此期待,他让我觉得每一天都如此美妙……所以,这就够了,我获得了如此美妙的感觉,并且这值得我在未来一直回忆,这就是我的财富。哪怕只属于我的独家记忆。”

     声音是通过小兔子发出来的,音质不是很好,可他听到最后,竟然红了眼眶,他能感觉到,她说那段话的时候,她一定掉了眼泪……

     她就是在流着眼泪,然后又假装逞强的笑着对好友说,他就是她最珍贵的财富……

     那一夜,他怎么都睡不着,甚至把那段话,一遍又一遍听着……

     他突然发现,这其实也是属于他最珍贵的财富,在他单调生活中,唯一的彩色,唯一的风景。

     第二天是口试,晚上吃散伙饭。

     当程羽菲主动来敬酒时,他看着她顿了好几秒,不是她以为他对她感到陌生,而是他想她为了怕自己知晓她的心思,已经很久很久不曾走到他面前了,如今她当着众人的面主动来到他面前,这是她犹豫了很久才敢踏出脚步的行为?

     哪怕有着浑水摸鱼的可能,所有人都在敬他这个班长,而她的敬酒就变得如此的不显眼了。

     他突然想,她可以自信一点的……

     但那杯酒,他喝得很痛快。

     那一个晚上,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放纵,也像是一种抉择。他想为自己的人生彻底放纵一次,不需要理智去思考正确与否,而是他想那么做,就那么做了,他想为她承担未来……

     然后呢,是他去她家找她,却一次都没有见到她。

     当她母亲一次一次用着伤害的语言刺中他时,他每一次都告诉自己,那只是他们不了解自己而已,可一天天下去,他发现,原来自己不像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不在意。

     他在意,他该死的在意。

     她竟然还有未婚夫……他甚至去想,他究竟算什么?她一直不愿意表白,也许她比谁都清楚,他不过是装点她青春的美丽风景,与她的生活无关,于是她远离这风景后,再和别人结婚,然后自己变成了一道记忆里才会出现的人……

     那他究竟算什么?

     这种念头,让他陷入了疯狂,他将那只感动着他,他当做珍贵财富的小兔子,扔进了江里……

     可扔掉了,他便后悔了……

     *********************************************************

     程羽菲醒来得很早,天依旧黑澄澄的,她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摸身边的人,小嘉依旧在她怀里,而且睡得很香。

     这不是梦,不是个梦,这让她感动得几乎想哭。

     她吻向小嘉的额头,这是她的孩子,是她的孩子。

     风吹得门吱呀吱呀作响,她才发现,原来一直没有关门,风很大,她蹙眉,小心的将小嘉放到一边,又盖好,她才去关门。

     因为怕小嘉醒来,连灯都没有开。

     她走到门口,刚想关门的时候,发现另外一扇门,也在吱呀吱呀作响,鬼使神差的,她走了过去。

     于是她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那一抹人影,他的手中拿着一支烟,不知道他已经吸了多少烟,她只是站在门口而已,就能闻到烟味了。

     他没有动,站在黑夜中,就像一抹剪影,可那个影子映进她的眼里,却让她如此酸涩,眼睛发酸,然后就想落泪。

     她站了好一会儿,没有忍住,轻轻的吸了下鼻子。

     声音很轻,但窗边的人,还是转过身来,看向她。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霸王君同学,么么~

     15298606扔了一个地雷

     稻粒扔了一个地雷

     夕阳暮洛扔了一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