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页
    程家栋在家一直很沉默,这种沉默让程羽菲有些担心,“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出了问题?”

     程家栋摇摇头,“我没事,你别担心。”

     话是那么说,可那表情……程羽菲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下午就要回公司了,要带些什么,我帮你去整理。”

     程家栋有些烦躁的拧着眉头,“回去也待不了几天,什么都不用带。”他突然神色微微变化,“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我?”

     程羽菲避开他的眼神,“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只是觉得你不是个会轻易带人回家的人,这么突然的带一个孩子回来,而且那个孩子还和你很熟悉,你还知道他父亲的电话……姐,你是不是和那个人有来往?”

     在程羽菲刚准备开口时,程家栋又立即加上一句,“姐,你不可以骗我。”

     她张开的嘴立即抿上,而程家栋在她的沉默中,也知道了答案,“姐,那个人,他对你好吗?”

     她凝着眉头,对她好吗?她竟然无法回答,其实他除了生气的时候,对她也没有怎么坏吧,哪怕每次都说些会威胁她的话,可真正伤害她的事都没有做过,还给她弟弟一个很好的实习机会,于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他对她究竟好不好。

     “为什么问这个?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程家栋走到她面前,“不想回答就算了,赶我算是什么事啊!”

     程羽菲,“……”

     *****************************************************

     安亦城开了好几个会议,出来时揉着自己的额头,顾长夜是越来越不喜欢出现在公司了,现在有传言说是顾长夜行踪不定,其实要找顾长夜简单得不能简单,就是在家里。上次老八去顾长夜那里回来,眼睛都瞪圆了,顾长夜竟然在家里串珠子,从此老八有了名言,千万别小看女人这种生物,她会把男人变成自己也不认识自己的生物……

     安亦城反倒觉得最伤感的是顾长夜宁愿在家穿珠子也不愿意待在公司更让人诧异。

     现在老七从那所谓的“撒哈拉沙漠”归来了,一回来就特讨好的站在安亦城面前,“你看,也就我能把事情办得这么妥帖,要是你让别人去,一定不能办得这么高效快速。”

     “这倒是,让我都舍不得你回来了。”

     阮遇铭表情立即如同腌了的茄子,“我们得给年轻人机会不是吗?”

     安亦城哼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他拿出手机,发现上面有好些未接来电,都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他的手机通常只与熟人联系,而不认识的人也都是他主动联系对方,因此没有怎么在意,只是这个陌生电话号码还发来了一条短信:很抱歉打扰你,我是程羽菲的弟弟程家栋,想和你见一面……

     短信的后面备注了,是有关小嘉的事。

     安亦城低头看短信时,阮遇铭还在不停的说话,他这次去外地,带了好多好多礼物给小嘉,得把礼物给小嘉送过去。

     “那你去吧。”

     阮遇铭睁大眼睛,四哥这次这么好说话。

     安亦城看了一眼阮遇铭,“只要别出现在我面前,都好。”

     阮遇铭的一颗男人心,碰碰碰的碎了一地。

     ****************************************

     安亦城还是和程家栋见面了,地点是程家栋选择的,就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看来程家栋一直是在那里等着的,安亦城也不主动说什么,因为他看出了程家栋一直很局促,握着咖啡杯的姿势竟然都换了好几个。

     程家栋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他自然是已经查过安亦城的信息,哪怕只是在网上,却也能知道一个事实,现在的安亦城多有势力,以及多有地位。而程家栋自然没有忘记自己母亲当年形容安亦城的词汇,他的母亲一定想不到,多年以后,安亦城会成为如今这般的人上人,而他和姐姐会变成……

     那种感觉,的确很不好受。

     “安先生,很冒昧打扰你了,只是有些事我很困扰……”程家栋甚至有点紧张,因为坐在对面的男人慵懒的睨着自己,那种感觉就像他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想请安先生为我解惑。”

     安亦城笑了下,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凭什么?”

     “作为交换,我可以为安先生讲一个故事。”

     安亦城眯了眯眼,“你确定我想听?”

     “我确定。”

     有一个少女,她一直暗恋着一个少年,她跟踪过那个少年,也曾为了那个少年的母亲能多捡几个矿泉水瓶一次又一次的喝水,但她很开心,因为她是在为那个少年做事。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少女对少年的爱恋没有一点减少,可少女还是没有表白,一直到高考结束,少女待在家里,就像失了魂似的,大半时候沉默,偶尔傻笑着。

     少女的父母让她出去旅游,她也不去,只待在家里。

     她哪里都不去,这样的行为虽然让父母感到奇怪,却也没有多想。然后少女变得越来越爱穿裙子了,越了越不爱走出房间了,她这时候才引起了父母的注意,要带她去医院,但她不去,非常惊恐的不去,于是又过了一个月,少女变胖了,她的父母更是感到意外了。

     终于少女的母亲发现了少女的不妥,她竟然怀孕了,她的母亲强制的要求她去医院,把那个孩子打掉,她不去,手死死的抓着门,一步都不离开。她说她要生下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少女的母亲气到了极点,想偷偷送她去医院。少女察觉到他们的意图之后,竟然撞向了墙,她告诉他们,如果要让她打掉孩子,除非她死。

     少女的父母,终于不敢再逼她了。

     少女一直不是个倔强的人,甚至也不是个固执的人,她即使想吃的是荔枝,也会买梨,因为她弟弟喜欢吃,对于父母的要求,她也几乎不会反驳,可为了那个孩子,他坚持又固执,无论她的母亲如何劝说她,她都不肯放弃那个孩子,就像中了诅咒似的。

     然后一天一天,少女的肚子越来越大,她的父母已经为她申请了休学一年,对外就称她生病了,需要在家静养,那一年,家里几乎没有进过一个陌生人。

     少女快到产期了,少女的母亲没有打算送她去医院,怕别人知道了她的事,而是直接让接生员在家里,直接自然生产,因为母亲说不能在肚子上留下伤口。母亲说,那也是在惩罚她,既然她要生下这个孩子,那么自己就去接受后果,感受一下到底有多痛……

     也是那一天,少女的弟弟知道,原来电视上演的女人生孩子都不是假象,他听到姐姐痛得几乎发不出声音来,那么痛那么痛,痛到她以为自己都快死了,然后直接痛晕了过去。

     母亲坚持她的想法是正确的,女儿和人还有婚约,如果这种事传出去,那婚约肯定保不住,于是虽然痛了,却可以不再肚子上留下伤痕。

     孩子出生了,可刚出生,母亲就命令人抱远一些,幸好少女昏了过去,否则母亲也许会直接捂住孩子的嘴不准他哭泣。

     母亲抱着孩子离开了,谁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然后少女醒了,母亲告诉她,孩子生下来就没了,在肚子里就是个死胎,甚至以此责怪少女的自作主张,孩子也没有保住,自己也遭罪。

     少女不肯相信,日日哭泣,但家里所有人在母亲的劝说下,都一致口径孩子死了,样子太过凄惨,于是自行处理了,没有让她看,怕她受到打击。

     少女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快速消瘦下来,母亲却说很好,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那之后,少女变得很安静,仿佛是真相信命似的,以为是她自己太强求了,所以才没有保住那个孩子,那是她的伤痛,谁也不敢提起……

     程家栋似乎还能记起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在自己耳边念着,“难道你想你姐姐被毁掉一辈子吗?未婚生子,别人会如何看待她,她要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她自己犯蠢,但我不能看着她蠢得毁了自己,你相信妈妈,妈妈做的一切,都只会是为了你们姐弟想,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害你们的人。”

     于是程家栋从那天起,也认定那个孩子死去了,他的姐姐没有孩子,那一切都不曾发生,而他姐姐也没有任何污点。

     程家栋说完,看着对面的男人,他的表情十分虔诚,他知道安亦城的家庭条件很不好,如果母亲是把孩子带去了安家,对于安家来说,无疑都是雪上加霜。他清楚安亦城的家境,那是他去陪着姐姐,他不明白,一向温顺的姐姐,怎么会如此叛逆,如此违背父母的话。

     姐姐说,“我只想为自己争取一次,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她太清楚了,也许这是最后的可能,让她和他有关系,然后只剩下大片大片的回忆罢了。

     程家栋陪着姐姐说话,慢慢的从姐姐口中了解了那个少年,也在了解中知道姐姐究竟为她的暗恋做了多少事,否则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安亦城闭了闭眼,是那样吗?他曾恨过她,既然不会养小嘉,为何要生下他,生下后,丢给他,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程家栋的声音有些哽咽,“安先生,对于这个故事,你还满意吗?”

     “你希望我满意吗?”安亦城笑了一下,“你告诉我这些,是想做什么?”

     “小嘉……是不是我姐姐的孩子?”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全家都认定那个孩子已经死了,而我的小嘉还活着,你以为呢?”

     “安先生。”程家栋突然激动起来,“我父母的做法的确给你带去了伤害,甚至影响了你的生活,但我姐姐也遭受到了痛苦,甚至因此有着心结。我的父母也许对不起你,但我姐姐没有……她对你的喜欢,几乎超越了一切,所以我请你,不要伤害她。”

     安亦城安静的坐着,没有说话。

     程家栋痛苦的低下头,“安先生,如果你对我家人不满,想要做点什么来让你发泄,上天不是已经偏向你了吗,我父亲自杀,母亲没有过多久也死了。我和姐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过得并不好。被未婚夫抛弃,还得面临各种闲言碎语……如果说她年少的时候真做错了什么,她也已经受到了惩罚了,不是吗?”

     安亦城捏紧自己的手,是这样吗,上天已经偏向了他?

     可他失去的呢,也是一种惩罚?

     真是可笑!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个文的挤牙膏悲惨历史……

     小记者:请问这个文你弃了多少次?

     绿绿:无数次,看看我写这个文之前的文就知道了……

     小记者扳起手指头数:《爱不过徒有虚名》《那么爱,那么恨》《很爱很爱你》《婚眠》……哇,是够久的……

     绿绿纠正:不,还有一个文……

     小记者睁大眼睛:哪一个?

     绿绿:《若你爱着我》,我能说我宁愿写那个文,然后全文存稿完了一个多月后,才这个文也没有写完吗?

     小记者一口血吐出来:你到底多讨厌这个文啊。

     绿绿:我是爱得深沉,君不见我写完的文都没有加以理会吗,可这个文常常惦记,弃一回都得想一回……

     小记者:你好辛苦,这么痛苦,为什么还是继续写了呢?

     绿绿想了又想:第一次想写,是一个读者在文下面批评我写文速度越来越不怎么样,还说话不算数,说了要更新这个文,结果没有更新……当时特愧疚,因为对方语气好严厉……后来又有人问为什么要锁,于是又各种为要不要继续写无限纠结。

     小记者:那在决定写这个文前,心理活动是?

     绿绿:室友正在做毕业设计,说画图画得想吐……我回她我一样,我正在复习这个文的前面,复习得也想吐……

     小记者:你这么说你的文,合适吗?

     绿绿: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我只想说我凌晨在挤这个文,已经挤得内伤了……再不吐槽,我会崩溃而亡……

     小记者:……

     绿绿:不用感动,我会内伤的完成这个文的……

     真的内伤了,记录下现在的时间——2014年六月八日,凌晨一点四十,万籁寂静,我在写一篇叫《最美不过我爱你》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