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三十三页
    安明嘉小朋友确定,不要理自己爸爸了,他坏,他撒谎,还不对自己说实话,所以他决定不要和自己爸爸说话。

     在吃饭的时候,小嘉就坐在安亦城最远的座位上,而且低着头吃饭,看也不看安亦城一眼。安亦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儿子竟然在闹脾气。这还是第一次经历,让他皱着眉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那个让他最不愿意提的话题,甚至心里隐隐有点不舒服,他和小嘉相依为命这么久,这么快就要为了“别人”这样了吗……

     他还记得母亲还在世时,母亲背着小嘉一同出去捡废品,他周末回到家,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嘉,那时他有着从未有过的奋发向上,他告诉自己,他必须把小嘉抚养长大,必须让小嘉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他永远选择食堂最便宜的饭菜,如果不是饿得太狠,通常那一顿饭便会省下,他疯狂的去兼职,不管是周末还是平时,这一切都只为了能给小嘉更好的生活。

     他第一次和母亲争吵,是因为母亲想给他买一件新衣服,那个朴素了一辈子的女人,很清楚她的儿子的穿着在这个大城市里面会多么自卑,但母亲不会清楚,当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到某个目标后,没有时间去自卑。他不肯买新衣服,要把钱全花在小嘉身上,母亲突然就怒了,这个孩子带给他的只会是负面,会影响着他的人生。最初小嘉来到这个家庭时,母亲曾想着把小嘉送掉,但他不肯,于是每一天变得更加难熬。

     母亲去世前,让他一定要努力学习,而他承诺了。只是那话说了没有多久,他便主动退学了,他不能为了所谓前程放弃小嘉。隔壁的奶奶见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可怜,答应帮他照顾小嘉,他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就抱着小嘉入睡,只有看着小嘉的睡颜,他才有着继续坚持的动力。

     过去的一切一切,深入骨髓,而他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安亦城为小嘉夹了菜,小嘉头也没抬,但没有吃爸爸夹的菜,而是放到了一边。

     小嘉的状况让安亦城感到无奈,他打了个电话去公司,他今天要在家陪着小嘉。

     而小嘉在吃过饭后,很主动的拿出他自己的寒假作业来做。

     安亦城想缓和父子之间的关系,“小嘉,爸爸陪你出去玩,好不好?”

     “不用,我要做作业。”

     “作业可以明天做。”

     “爸爸你不是说做事应该主动积极吗?”

     “……”

     于是小嘉在那里做作业,安亦城坐在一边,在小嘉露出疑惑神色的时候,安亦城立即主动解惑,小嘉虽然表情不乐意,但他讲解的时候,还是会很认真的听着。

     在父子两处于奇怪的僵硬对峙时,拍戏归来的夏孜孜来了。夏孜孜又给小嘉买了很多很多的礼物,小嘉也在这一天,第一次露出了笑。

     在夏孜孜来了后,小嘉就和夏孜孜一起玩,完全忘记了专门陪他不去工作的父亲。

     安亦城看着夏孜孜和小嘉玩闹的样子,心情颇有点复杂。他知道他不能像一个女人一样指责,我当初对你多好多好,你现在怎么能这么对我……但心情还算很微妙。

     安亦城坐到外面的院子里,只是眉头拧起,怎么都平不下来。

     夏孜孜从进门开始,就察觉到这对父子有问题了,现在看到安亦城出去,才小声的问着小嘉,“和爸爸闹不愉快了?”

     小嘉诧异的看了夏阿姨一眼,想着女人果然都是火眼金睛,点了下头。

     夏孜孜还真挺好奇,这对父子一向关系不错,现在怎么会闹别扭了,“为什么?可以告诉夏阿姨吗?”

     “爸爸他撒谎,还不承认。”

     “嗯?”

     “我问他程阿姨是不是我的妈妈,他不肯说,但我觉得有可能,因为他故意骗程阿姨说我只有六岁,所以我就猜程阿姨可能是我妈妈啊,但爸爸就生气……”小嘉眨眨眼,用眼神示意夏阿姨,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

     “程……阿姨,那是谁?”

     小嘉眼睛突然亮了下,他想起了夏阿姨是爸爸的同学,那么肯定知道……

     小嘉立即站起来,往二楼跑去,动作快得夏孜孜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嘉是去拿相片去了,拿来后就放到夏孜孜眼前,“她就是程阿姨,七叔说还是爸爸的同学,七叔说过的,按照我的出生年月来算,最有可能的就是爸爸在高中的‘女朋友’,所以我觉得程阿姨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妈妈……”

     夏孜孜拿过相片,原谅她,对相片上的女的并不熟悉,并且很排斥小嘉口中说的“女朋友”,安亦城在高中时期怎么可能交女朋友。

     “小嘉,你爸爸高中没有交女朋友,而且我对你这位程阿姨也不熟悉,她应该不是……”夏孜孜原本递回去相片的动作顿了下,又认真的看着这相片,隐隐的有些熟悉,是在哪里见过呢?绝对不是高中时期,她对安亦城班级的女生除了薛佳柔那位所谓的“校花”有印象,别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她认真想着,因为薛佳柔,突然想起她获得影后后回来,和安亦城一起去吃饭,那么巧的遇到了薛佳柔和一个女子吃饭,她清楚的记得,安亦城喊出了那个女子的名字……

     是叫程什么菲……

     她闭了闭眼,努力去想着,脸色却有点难看,安亦城怎么能一眼就喊出那个女子的名字?安亦城连薛佳柔这样的美女都要想很久才记得起来,难道他真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夏孜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小嘉推了推夏孜孜,“夏阿姨,你怎么了?”

     夏孜孜摇摇头,努力挤出一个笑,“没,没什么……”

     小嘉皱着小眉头,很认真的收起这张相片,他觉得夏阿姨的表情好奇怪好奇怪,这是代表着夏阿姨想起了什么?

     夏孜孜越想越不对劲,尤其是她原本以为小嘉不是安亦城的儿子,但安亦城曾明言过,小嘉就是他的亲生儿子,那按照小嘉的出生年月来推,就是高三毕业的时候,她越想就越不能平静下来。

     夏孜孜在院子里找到了安亦城,她努力让自己很自然,“真想不到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闹别扭,这可不像你。”

     安亦城长长的吐出一口郁气,“我应该是怎么样的?”

     夏孜孜笑了笑,“绝对不会让小嘉伤心,嗯,就是这样。”

     安亦城无奈的裂了裂嘴角。

     夏孜孜却暗自猜测着,“就因为小嘉想知道他妈妈是谁?”夏孜孜看到安亦城的眼眸快速的一缩,于是也拧紧了眉头,“别说小嘉好奇了,就连我也很好奇了,难道那位程……”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他快速变化的表情让夏孜孜半天也没有反应回来,她反应回来时,安亦城已经站起来离开了。他的这种反应,不是更加说明了,那个猜测的真实性……

     ******************************************

     程羽菲从超市里回来,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人影,一时愣在了原地。小嘉也看到了程羽菲,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讨好似的冲程羽菲笑着,甚至还跑上前来,想为程羽菲拿手中的购物袋。程羽菲拒绝了小嘉的好意,一边准备开门,一边询问着他,“你来这里,你爸爸知道吗?”

     小嘉迅速的低下头,他是偷偷跑出来的,他上次来这里,就已经悄悄记下了路线,知道应该怎么走,也知道应该怎么坐车。

     程羽菲开门的动作一顿,这是个不愿意说谎的乖孩子,低下头就是默认了。

     “你没有告诉你爸爸就来这里,你爸爸看不到你,会很着急的。”

     小嘉这才抬起头来,“爸爸去公司了,一时半会儿不会知道我来这里。”小嘉伸出手小手,拉住程羽菲的衣袖,“程阿姨,你别告诉我爸爸。”

     程羽菲想到上次安亦城的眼神,那种眼神就仿佛她要偷他的儿子……

     但小嘉的眼神,让程羽菲心都快要融化了,于是将安亦城生气的模样快速从大脑里删去,冲小嘉点点头,于是小嘉又露出了笑意。

     程羽菲庆幸自己买了不少的菜,程家栋回来了,她想给弟弟做些好吃的。程家栋和同龄的几个人一起出去打篮球了,她饭做好时,他也就应该回来了。

     程羽菲在厨房不停忙碌着,小嘉站在门口,特想进来帮忙,但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于是满脸都写满了焦急。

     程羽菲完全受不了小嘉的眼神,拿出大蒜交给小嘉剥,小嘉终于获得了任务,看向程羽菲的眼神好像在说——我一定会认真努力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小嘉剥着蒜,程羽菲就和小嘉说着大蒜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调料,而且还能杀菌……

     没有过多久,程家栋就回来了,程家栋一回来,便拿着衣服去洗澡,完全没有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

     在程家栋洗澡的时候,程羽菲和小嘉就共同努力,把饭菜端到餐桌上,处理好这些后,程家栋也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程家栋这才发现家里多了个小孩,眼睛瞪大的瞧着小嘉,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半响才回过神来,“姐,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程羽菲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一个朋友的孩子,就在这里吃一顿饭。”

     小嘉友好的冲程家栋笑,还为程家栋摆上筷子,这才程家栋对这小不点很有好感,于是连程羽菲的哪个朋友也没有问,便坐下来一同吃饭。

     程羽菲对小嘉十分关切,为小嘉夹菜,问小嘉爱吃什么,以后小嘉过来,可以先给她打个电话,她给他做好吃的……

     坐在对面的程家栋,很快发现自己失宠了,以前姐姐都只给自己夹菜的,今天竟然都没有给自己夹菜。

     程家栋抬眼,看看自己姐姐,又看了看那小孩。

     他们都在笑,而且笑得特……程家栋说不出那种感觉,看了半响,连程羽菲也察觉了,看着自己弟弟,“你看我们做什么,吃饭。”

     程家栋点点头,“只是突然发现你们还真有点像,尤其是鼻子和……”

     程家栋话还未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也僵硬起来……这个孩子……他的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这话听着让人烦,还是想说,还是多支持正版吧……看文人数真的很影响写作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