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页
    小嘉醒来的时候,程羽菲还未醒来,他先是只眯开了一个缝,随即就看到了他的妈妈,他眨眨眼,再眨眨眼,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他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就是长的这个样子,他最希望做的事就是能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妈妈,他终于达成了自己心愿,他只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这种感觉美妙得他不停傻笑。

     小嘉动了动,想观察着程羽菲的睡姿,谁知道她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四目相对,小嘉笑得一脸灿烂,无论这个冬天有多么冷,他都暖如春。小嘉坐了起来,还冲程羽菲挥挥手,“妈妈,早。”

     程羽菲也冲小嘉笑笑,“小嘉,也早。”

     小嘉坐起来,也觉得不舒服,然后又靠到程羽菲的身上,“天亮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我是真的真的有妈妈了。”

     小嘉的话让她有几分酸涩,“嗯,不是梦。”

     她有孩子,她的孩子还在,此刻还躺在她的怀里,这种感觉美妙得她的心仿佛都融化了一般。她将小嘉抱得更紧了一点,然后吻了吻小嘉的额头。小嘉享受着这一份母爱,听着妈妈的心跳声,他的心跳就来自于妈妈,这让小嘉感到安然,也感到舒适。

     时间仿佛在他们之间静止了一般,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

     小嘉看着妈妈,小声的开口,“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爸爸不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妈妈呢!”

     小嘉想到爸爸的态度,又有点难受了,他终于找到了妈妈,可如果爸爸不想让他的妈妈成为他的妈妈,他一定会很难受很难受,他最想要的是这个生了他的妈妈。但他更不想在爸爸和妈妈之中选择,如果有了妈妈就不能没有爸爸,他一定会难受得死掉,但如果要放弃妈妈,他也会好难受好难受,他不要在爸爸妈妈之中选择。

     他有一个同学就是那样,要妈妈就不能要爸爸,要爸爸就不能要妈妈,他不要当那样的小孩。

     程羽菲没有想到小嘉这么敏感,她摸摸小嘉的头,“是妈妈错了,让你爸爸生气了,但你爸爸没有恶意,他只是……”她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

     “那妈妈你给爸爸道歉吧,爸爸很心软的,每次我做错事,只要道歉了,爸爸就会原谅我。妈妈给爸爸道歉吧,不要觉得没有面子,我是小小男子汉,我都不怕丢面子。”

     小嘉说得一脸认真,让程羽菲只觉好笑,“如果你爸爸还是不原谅我,小嘉会不会帮忙?”

     小嘉想了想,郑重的点头,“要,我会帮你在爸爸面前说好话的。”

     程羽菲失笑。

     ************

     程羽菲和小嘉准备下床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小嘉还特矫情了一下,让程羽菲给他换衣服。小嘉乖乖的伸手,让妈妈给他把睡衣脱下,然后穿上新的衣服。然后乖乖的坐着,让妈妈给他脱裤子,然后穿上新的裤子。

     这是小嘉一直以来的梦想,如今终于达成了,他一直都笑眯眯的。

     “平时都是谁给你穿的衣服?”程羽菲把小嘉的睡衣叠得整整齐齐。

     “平时都是我自己穿的啊。”小嘉理所当然的开口,想了又想,“小时候是爸爸给我穿的,他能穿得又快又好。”

     程羽菲的手微微一僵,小嘉小时候全都是安亦城在亲自照顾着,那个男人用他所有的关爱在对待着小嘉,然后将小嘉抚养长大,而她什么都没有参与。只要她想着安亦城因为独自照顾小嘉而主动退学,她就难受得心里仿佛起了一层黑云,什么风都无法吹散。她总是在想,如果没有她所谓的暗恋,如果没有她的主动,如果没有她固执的生下小嘉,安亦城的人生会不会因此而改变,他会不会按照他母亲要求的那样,成为一个有能力能出人头地的男人?

     未来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她不知道一切会不会那么发生,但她知道,如果事情再发生一次,她一定还会为那个叫安亦城的男人心动,然后不可救药的走上现在的这一条道路。她不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唯一难受的是,她不清楚安亦城的想法,他是否又愿意有如今的人生。

     小嘉换好了衣服,就和程羽菲一起乖乖的下楼了。

     阿姨已经做好了饭,小嘉牵着程羽菲的手,坐到了餐桌旁。

     早已经在餐桌边等候多时的安亦城,目光在这对母子牵着的手上扫了眼,没有什么表情的吩咐阿姨上菜,阿姨把菜上完,小嘉就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他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能够有爸爸和妈妈同时陪着自己。

     程羽菲看着对面的男人,不清楚他是什么态度,此刻有点忐忑。

     小嘉先是给爸爸夹菜,他知道爸爸喜欢吃这道小炒牛肉。

     然后小嘉再去夹菜,可小脸几乎都皱成了一团。安亦城看着正纠结不已的儿子,眉头也微微拧起。

     原本担心着小嘉的程羽菲,看到父子二人同样的动作,小嘉就像是缩小版的安亦城,甜蜜的感觉瞬间在心里流淌着。

     “小嘉怎么了?”她轻声问着儿子。

     “我不知道妈妈喜欢吃什么菜。”小嘉撇撇嘴。

     “小嘉夹的菜,妈妈都喜欢。”她主动把碗放到小嘉面前。

     小嘉想了想,夹了两个菜,他怕自己夹到妈妈不喜欢的菜,不敢夹太多。

     程羽菲看到碗里小嘉夹的菜,满满的都是欣喜。小嘉则期待的看着她,看到她吃下了自己夹的菜,笑得一脸的满足。

     安亦城看着儿子的眼神,心里的很多东西又坚定了。是啊,他的恨究竟是为何呢,是真想让程羽菲痛苦?她痛苦了,他自己又能好受?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小嘉,他终究明白了,他想要的不是她痛苦,只是想用另一种方式和她纠缠不休,而且小嘉也想要她……够了,他的那些不甘和耿耿于怀,真的应该放下了。

     小嘉傻傻的看着程羽菲,安亦城拧着眉头,用筷子敲了下小嘉的碗。

     小嘉立即回过神来,然后安安心心的吃饭。

     吃过饭,小嘉兴致颇高的要带程羽菲参观别墅周围,俨然一个小导游的姿态。安亦城站在门口,看着那两个牵着手一高一矮的身影,嘴角噙着一丝笑。

     他知道小嘉现在脸上一定带着笑,而那个女人,应该也带着笑吧?

     他默默的看着,也许心里空缺了一个地方的除了小嘉,还有他自己。

     ************************************************************

     夏孜孜是在机场碰见了阮遇铭的,一遇到这个人就没有好心情,夏孜孜撇了阮遇铭一眼,真是讨厌,在这里也能遇见,她戴上墨镜,连跟阮遇铭打招呼的心情都没有,最好是直接无视。

     没有想到阮遇铭直接向她走过来,“真巧。”

     巧你个头。

     “是挺巧的。”夏孜孜皮笑肉不笑。

     “夏小姐戴这么大的墨镜,是想表现自己有黑社会老大的气质么。”

     “你才有那气质。”夏孜孜揭下墨镜,嘴角一扯,真是讨厌。

     气场不和,就是说的他们。

     结果等夏孜孜开车出来,又看到了阮遇铭,阮遇铭伸手拦下了她的车,“不介意让我搭个顺风车吧?”

     介意介意介意非常介意。

     “滚上来吧!”

     阮遇铭不和她计较。

     在车上时,阮遇铭多次想找夏孜孜说话,她都不与理会,她只觉得这人讨厌至极。阮遇铭撇嘴,不久又得了个影后桂冠么,这么大牌做什么。

     夏孜孜拿出手机,给小嘉打个电话,她现在自己给自己放假了,可以带小嘉出去玩。

     结果却被小嘉给拒绝了。

     “为什么不想出去?怕你爸爸不同意吗?我可以和他说……”

     “夏阿姨,不是爸爸会不许,是我自己不想出去。”

     夏孜孜皱眉,有玩的还不出去?

     “为什么不想出去?是生病了么?”

     “不是,我想在家陪我妈妈……”

     我想在家陪我妈妈……

     这句话像一剂过度的强心剂,让夏孜孜几乎忘记了言语,妈妈……小嘉有妈妈了?

     她突然踩住刹车,让阮遇铭向前扑去,他还没有来得及发怒,就听见了夏孜孜不可思议的声音,“妈妈?你怎么会……”

     “程阿姨就是我的妈妈,就是生了我的妈妈,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妈妈。”小嘉几乎是欢呼出声的。

     夏孜孜是不可置信,但想到之前的一切,又知道这个事实在合理范围内。

     而阮遇铭则是开心极了,一把抢过电话,简直要和小嘉一起同喜同乐,老八的保龄球馆归他了,只是可喜可贺。

     阮遇铭挂断了电话,才后知后觉的准备安慰身边这个女人,“嗯,你节哀。”

     “给我滚。”

     “你伤心个什么?小嘉有妈妈了,是好事。”

     阮遇铭撇撇嘴,让你做白日梦,四哥是不会喜欢你的,现在白日梦该醒了吧?

     夏孜孜眼睛红红的,阮遇铭也不好意思再变相打击了。

     “喂,你不会难过得都失去了言语了吧?”

     夏孜孜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阮遇铭收起了那副落井下石的姿态,“夏孜孜,小嘉有了妈妈,是值得庆祝的事,四哥也有了人可以陪着他,和他一起照顾小嘉。”阮遇铭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当年四哥为了照顾小嘉,主动退学了,做着各种兼职和工作,不怕累不怕苦,把自己身体熬得都快倒下了。但他们的生活也没有好一点,小嘉生病了,四哥带着小嘉去各个医院,但他没有钱,医院根本不肯给小嘉治病……如果不是遇到大哥,或许小嘉就没了。这么多年来,四哥身边一直没有人,他身边终于有人了,那个人还是小嘉的母亲,也许对于四哥而言,他能接受的只有小嘉的母亲而已。现在四哥不用像当年那样无助了,他身边也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和他一起照顾小嘉的人了。”

     夏孜孜却咬住下唇,难受得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