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页
    夏孜孜听了阮遇铭的话,更是不甘心,如果程羽菲真是小嘉的母亲,那么安亦城的人生就是被那个女人毁掉的,难道就因为程羽菲是小嘉的母亲,安亦城就得接受那个女人,然后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过以后的生活?那安亦城过去受过的苦又应该找谁去算?就算那个女人被安亦城原谅,她也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堂而皇之的成为小嘉的母亲,在多年前不曾付出,多年后直接来享受安亦城的果实,多不平衡的事。

     她的脸色不好,阮遇铭也看出了端倪,“你也别太难受。”

     阮遇铭哀叹一声,就算小嘉没有找到妈妈,也轮不到夏孜孜什么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难受了?你才难受,你全家都难受。”夏孜孜把车停下,“下车。”

     阮遇铭后知后觉的发现或许自己踩雷了,好吧,下车就下车。

     夏孜孜只要一想到自己喜欢了安亦城那么多年,竟然被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女人捷足先登,就一股儿气在胸口消不了。她为了安亦城做了那么多事,为他的母亲找工作,为他在学校设置奖学金,甚至愿意带他一同出国留学,还这么多年里对他始终如一,她当然想过安亦城或许会爱上别的女人,她可以接受,前提是那个女人会让她自愧不如,那个女人比她还爱安亦城,但这个程羽菲能做到这些吗?

     程羽菲别提多爱安亦城,光是她让安亦城受了那么多苦,都不配待在安亦城的身边。夏孜孜越想越气,最不能接受的是安亦城是为了照顾小嘉而退学,是因为那个女人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后,逼安亦城退学。

     这个事实让夏孜孜如鲠在喉。

     夏孜孜直接开车去了安家,她浑身都是气,但把车停下,走进院子里,就看到安明嘉正和程羽菲打羽毛球,安亦城则站在一边看着。夏孜孜看着那个男人,他脸上有着浅浅的笑意,笑不够浓也不够深,却偏偏刺着她的眼。

     难道就因为程羽菲是小嘉的母亲,安亦城就愿意包容一切吗?

     但偏偏这个画面,让人看得那般美好。

     小嘉最先看到夏孜孜,向夏孜孜跑过来,“夏阿姨,你来了啊。”

     夏阿姨对他很好,而且每次来都会买礼物,小嘉对夏孜孜的感觉一直不错。夏孜孜伸出手,揉揉小嘉的头发。小嘉玩得开心,有点喘气,白雾不停的从嘴里吐出来。

     夏孜孜又看向不远处的女人,她真不愿意承认那个女人就是小嘉的母亲,并且安亦城还和那个女人生下了小嘉。

     小嘉也看到了夏孜孜的目光,拖着夏孜孜走到程羽菲面前。

     “夏阿姨,这就是我的妈妈,就是那个生了我的妈妈,我的亲生妈妈。”小嘉满脸是笑,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他有妈妈了,他不再是没有妈妈的孩子。

     夏孜孜抿抿唇,“你好。”

     “夏小姐,你也好。”

     程羽菲能感觉到夏孜孜对自己的敌意,却只当不知。

     中午的时候,夏孜孜自然是留在这里吃饭。夏孜孜给小嘉买了很多礼物,小嘉十分欣喜,夏孜孜做事很细心,买的玩具还亲自为小嘉讲解着如何使用,于是小嘉和夏孜孜相处得十分融洽,而夏孜孜还亲自为小嘉掩饰,这个新买的玩具应该如何使用,因为这次是个感应方向盘,看着就高端大气上档次。

     夏孜孜和小嘉玩得不亦乐乎,程羽菲咬着牙站在一边,夏孜孜很会说笑,能将小嘉认识的一些大牌糗事说得趣味十足,让一旁看着的程羽菲心理酸酸的。

     安亦城看了一会儿,站在程羽菲身边,他递给程羽菲一杯水,“小嘉只是个孩子。”

     还只是个孩子而已,喜欢这些玩具之类的东西,很情有可原。

     程羽菲看向他,他这是在安慰她么,他知道她现在的想法吗?

     安亦城看她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母亲的角色,谁都无可替代。

     夏孜孜和小嘉玩的空隙,却也找了程羽菲,“我想和你谈谈。”

     于是在这一天,程羽菲主动提出了要回家一趟,她得回去和程家栋好好谈谈,她在这里住了好几天,弟弟在家一定很忐忑,虽然她在电话里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那就麻烦夏小姐了,让我搭一个顺风车。”程羽菲冲夏孜孜笑笑。

     夏孜孜也笑,“没问题。”

     而小嘉看到程羽菲要走,当下就难受起来,拉着程羽菲的手,表情十分纠结。

     “妈妈只是回家一趟,会回来的。”

     小嘉这才肯放手。

     夏孜孜看着那一对似乎难分难舍的母子,心里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好一会儿,程羽菲才上了夏孜孜的车,夏孜孜开着车,表情却说不上多好,甚至有些难看,“程羽菲,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夏孜孜是个爱恨分明的人,

     程羽菲抿抿唇,夏孜孜不喜欢自己,是情有可原的事。

     夏孜孜仿佛气急反笑了一般,“我不知道你当年是用什么方法生下了小嘉,但得说,你真厉害,能生下小嘉,还不会让所有的人发现。但你的行为给安亦城带来了什么呢,他原本就家境不好,小嘉的出现只是让他雪上加霜,知道他母亲是怎么死的吗?过度劳死的,不仅得在刮风下雨的时候也出去捡废品,还得照顾小嘉,一边费心安亦城的学费,一边时时计较着小嘉该喝奶粉了。而安亦城呢,对于他而言,他所有的意义都在于努力学习,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完成他母亲的心愿。但他的结果是什么,他退学了……他唯一的亲人死了,而他的梦想废了,程羽菲,这就是你带给安亦城的一切。”

     程羽菲越听越心凉。

     夏孜孜却十分有说话的*,“你带给安亦城的是那些,你知道我为他做的一切吗?”她一一说着她为安亦城说的一切,然后笑了,“程羽菲,我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但他还是不要我,我终究明白了,他不会接受我。我不知道你和安亦城当年是怎么回事,但他选择了你,而你是小嘉的母亲,你们会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但请你务必,为安亦城做的一切超过我为他做的……这样我才会好受,才会觉得我输得有意义,哪怕我一开始就输了。”

     程羽菲原本想反驳什么,却在听到夏孜孜的这番话后,说不出口了,夏孜孜是以这样的态度爱着安亦城的吗?

     夏孜孜一边开车,却一边闹着,“程羽菲,你到底凭什么,凭什么和安亦城生下孩子。你到底凭什么?你有我漂亮吗?你有我爱他吗?凭什么你成为了小嘉的母亲,凭什么你在多年后享受安亦城的一切果实?你让他过上最卑微的生活,现在他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你凭什么来享受?你说啊,你凭什么来享受这一切?”

     夏孜孜说到最后,眼睛都发红了。

     程羽菲一路沉默,一直到下车,程羽菲突然看着夏孜孜。她和夏孜孜并不熟,唯一的熟悉感,或许就来自于高中时期的夏孜孜偶尔来找安亦城,又或者是娱乐媒体偶尔将夏孜孜和安亦城放到一起,她不了解夏孜孜,说不上这个人好与坏,但夏孜孜对小嘉很好,一个会对小孩子好的女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那你呢?”程羽菲轻轻的开口,“你凭什么对我说这些话?”

     程羽菲没有多看夏孜孜,而是神色平静,“谢谢你送我回来。”

     坐在车里的夏孜孜死死咬住嘴唇,她想说什么,却很悲哀的发现程羽菲说得没有错,她以什么样的身份对程羽菲说这些话?她是安亦城的什么人吗,什么都不是,最多勉强算得上朋友,她是小嘉的什么人,不过是满大街都可以喊的阿姨。

     夏孜孜现在就如同一个充满气的气球,现在突的被放掉所有的气体,她什么都不是。而程羽菲,好歹是小嘉的母亲,好歹多年前和安亦城有过一段属于他们之间共同的秘密。

     甚至夏孜孜觉得自己可悲,她责怪程羽菲毁掉了安亦城的人生,可一个女人有着如此的影响力,也是一件骄傲的事,不像她夏孜孜,这一辈子从未影响过安亦城什么。

     *********************************************************

     程羽菲心情沉重的回到家,程家栋的心情也很沉重,程家栋在家的几天一直很忐忑,不清楚把事实告诉姐姐后,究竟算是好还是坏,尤其是现在看到姐姐的样子,让他更是焦虑。

     程羽菲仿佛明白弟弟在忧愁些什么,“别担心,我没事。”

     “他对你……”

     程家栋犹豫的开口。

     程羽菲想到安亦城的态度,其实她也不确定安亦城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态度,她和小嘉在一起时,他没有阻止过,似乎还任其发展,想到小嘉和夏孜孜一起玩闹时,安亦城反而还安慰她,这让她稍微心安了不少,“他对我很好。”

     她说话时没有闪烁,程家栋终于放下心来,“那就好。”

     程羽菲很担心弟弟一个人在家,何况过两天就是春节了,这是她知道小嘉是她孩子的第一个春节,她想陪着小嘉一起过,她小时候就希望在那天陪着家人,她想小嘉一定也如此期待着。只是她又不放心程家栋一个人在家,而且家里什么都没有买,靠程家栋是肯定不行的。

     程羽菲在家住了一晚,和薛佳柔约定在第二天见面。

     坐在茶餐厅时,程羽菲有些忐忑,她都已经好久不曾如此忐忑了,但面对薛佳柔时,她一旦有些秘密没有告诉对方,总感觉有种背叛了薛佳柔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而她今天就要向薛佳柔坦白一切。

     薛佳柔到来时,看到程羽菲后,立即就挑了挑眉。她们都好些日子不曾见面了,程羽菲似乎在忙着什么,而薛佳柔自己本身也有事。

     薛佳柔的气色很不错,做到程羽菲的对面,光看程羽菲的样子,就很清楚,绝对不是平时的见面逛街之类,而是程羽菲有事要说。

     “说吧,什么事,我时间可宝贵得很。”薛佳柔摇摇头,“也就你能把我约出来。”

     薛佳柔典型的说话风格,让程羽菲立即轻松了下来,心情不再那么沉重,“你……知道安亦城有一个儿子吧!”

     薛佳柔点了下头,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太多,但也不少,只要费点心思打探,都清楚这件事。

     程羽菲低下头,吐出一口气后才抬头看向自己的好友,“安亦城的儿子叫安明嘉,小名小嘉,现在七岁,是我和安亦城所生。”

     她平静的说出这番话,让薛佳柔大跌眼镜,连手边的杯子都打翻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嘉是我和安亦城所生,现今七岁了。”

     薛佳柔突然站起来,连衣服被水沾湿也不介意,她算计了一下时间,高考后怀上的?那个时候她在做什么?高考后,她有一年都和程羽菲联系不上,后来终于联系上了,程羽菲说是生病了,那一年谁都不曾联系……

     薛佳柔起身就要走,程羽菲去追她,拉住薛佳柔的手。

     薛佳柔脸色冷冷的,“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瞒着我。”

     程羽菲闭闭眼,却还是没有放手,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当年的事,她父母不允许她生下,但她固执的要留下孩子,然后母亲将孩子送走,并欺骗她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薛佳柔听到最后,才拨开程羽菲的手,从新坐了回去。

     程羽菲见薛佳柔的脸色变好了一些,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薛佳柔,包括在此与安亦城的遇见。

     “为什么当初不告诉我?”薛佳柔对此还是耿耿于怀。

     程羽菲犹豫了一下,“孩子的事,是我心中的伤,我不想提……”她闭闭眼,仿佛有些痛苦,但还好,小嘉活着,那就是一种幸运。

     薛佳柔似乎还想责备,但想到程羽菲当时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疼痛,也就不忍心了,哪怕她最生气的是在程羽菲最难过的那段日子,自己没有陪着她。

     薛佳柔的手指敲着桌子,“你现在是不确定安亦城对你的态度吗?”

     程羽菲点了一下头。

     薛佳柔也思考了一会儿,“程羽菲。”

     “嗯?”

     “你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无论别人如何看待你,如何想你,认为当年的事你作对或者做错,都没有关系,你只要知道小嘉和安亦城的态度就好,别人是不能帮你过日子的,能让你过得好与不好的,只有你的……嗯,家人。”

     程羽菲看着薛佳柔,半响沉默。

     薛佳柔抓着程羽菲的手,“何必胡思乱想呢,不确定就去问那个能让你安定的人,去找安亦城,他才是那个能稳住你心神的人。”

     程羽菲心中原本的那些慌乱通通都镇定下来,是啊,能决定她生活的只有安亦城而已。

     程羽菲终于笑了起来,“我今天告诉了你这么多事,你真赚,还是给点回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和徐兆伦,复婚了?”

     薛佳柔立即甩开了程羽菲的手,但看到程羽菲还是笑看着自己,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

     小嘉趴在房间的小书桌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亦城站在门边,敲了敲门,小嘉听到声响立即转过头看过去,看见是爸爸,于是表情更是委屈了,“爸爸,妈妈走了,会不会不回来了。”

     安亦城耸起眉头,想教训小嘉的这种状态,但想到小嘉才找到妈妈,终究不忍心。

     “会。”

     “那他怎么还不回来?”

     安亦城拿着手机,向阳台走过去,只是心情不太好,他不给那个女人打,她都不知道打过来,可恶的女人。

     他正准备翻着联系人,抬眼一看,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到了别墅大门,一颗心终于稳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小嘉,“你妈妈来了。”

     小嘉欢呼一声,也跑到阳台上,挥舞着小手,“妈妈,妈妈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程羽菲抬头,就看到二楼阳台上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她的心突然就暖暖的,那流淌过的温暖,原来就是幸福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写夏孜孜是为了后面一个剧情,所以省不得……那个剧情是我写这个文的动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