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页
    程羽菲不清楚安亦城是什么表情,却能感觉到,他一定是看着自己。她突然就想到了薛佳柔的话,别人对她是什么看法,她自己又是如何猜测,这些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安亦城如何想自己,他让她来陪小嘉,让她和小嘉肆无忌惮的在一起,这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他的态度,她又为何惶惶不安呢?

     她走进大门不久,小嘉已经迎了上来。

     “妈妈,妈妈,妈妈……”小嘉一张笑脸如同最美的艳阳一般。

     程羽菲连续回答了三声,让小嘉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随即又抬起头,“我只是很想喊你。”

     妈妈,多么美好的名词。

     程羽菲伸出左手,捏捏小嘉的脸。小嘉则好奇的盯着她右手提着的东西,似乎很感兴趣。

     “这是你舅舅给你买的东西。”程羽菲想到小嘉有那么多的玩具,也不知道小嘉会不会喜欢。

     小嘉把舅舅两个字研究了一番,“就是那个是你弟弟的人?哦,我喊舅舅,舅舅买的东西,我肯定喜欢……”

     为了表示喜欢,小嘉主动要自己提袋子,接过袋子后,便开始拿出里面的玩具了,除了玩具还有一些零食,小嘉不爱吃零食,但是是妈妈的弟弟买的,他还是表现出了欣喜。

     程羽菲一直瞧着儿子的表情,小嘉表情多,光是开心都能分成很多种,这让她感到很满足。母子俩一起回到别墅,安亦城也从二楼走下来了,他看一眼程羽菲,又看看儿子,嘴角一弯,儿子就被这么点东西给收买了?

     安亦城的目光最终落到程羽菲身上,“去做饭。”

     程羽菲还想陪着小嘉说话,冷不防听到安亦城开口,神色愣愣的。

     安亦城不满了,“难道你已经吃过了?”

     程羽菲后知后觉的摇摇头,这时才发现,以前看到的那两位阿姨没有在,是今天不在还是这几天都不在?那他们父子两怎么过的?

     在安亦城的目光下,程羽菲还是向着厨房走去,只是进了厨房后,她又无比想要唾弃自己了,干嘛那么听他的话?她不是在听他的话,只是为了做饭给儿子吃而已,就是这样。

     小嘉看着妈妈的背影眯起眼睛,“爸爸,你得对妈妈温柔一点。”

     安亦城假装没有听见儿子的话。

     “你这么凶,万一把妈妈凶走了怎么办?”

     安亦城皱眉,看了眼小嘉,示意他玩就玩少废话。

     小嘉却一边研究着他自己的玩具,一边小声的念叨着,“哼,把妈妈凶走了,损失的又不只是我一个,你也会没有老婆的。”

     安亦城瞧着自己儿子,想说点什么,但出来的却是一个笑。

     什么叫也会没有老婆……

     现在的小孩还真是……

     安亦城向厨房走去,这时程羽菲已经把米放进电饭煲了,正在切着菜和一些佐料,安亦城就靠在门边,看着程羽菲的动作,她动作不快不慢,像有着属于她自己的节奏,这和她的性格感觉很像。在切菜的过程中,她的发丝一直往下掉,她得不停的把自己的发丝勾在耳后。他这才想起一件事,高中的时候,班主任严令女生不准披头发,就算是这样,班上的女生也会玩各种小手段,只要不是班主任的课就披着,下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就将头发捆起来,或者利用洗头后头发没有干的那点时间把头发披着,而程羽菲就是那种老师说不准披头发,就绝对不会披头发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程羽菲才察觉到安亦城的目光,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她回过头后,又转身看他,“要来帮忙?”

     安亦城双手抱胸,“你需要我帮忙?”

     怎么话从他口中出来就变了感觉了,他这意思是她连做个饭都做不好需要请外援?

     “不需要。”

     安亦城挑挑眉。

     程羽菲开始炒菜了,结果安亦城还是站在那里,她觉得自己就像被监视了一般,浑身都不自在,而且厨房的温度太高,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脸微微发红了。

     几个小菜她炒的游刃有余,只是在炒肉时,油溅起来烫到她的手了,让她疼得把锅铲都丢到一边……

     安亦城皱眉,快步走过去,看到她的手无碍,于是眉心放平。

     “过去。”他出声。

     程羽菲揉了下右手碗的红点,“我没事。”

     这种事,炒菜的时候很容易发生,她完全都不当一回事。

     安亦城根本不理会她,而是自己开火,继续炒她刚才准备炒的那盘菜。他的动作比她还要熟练,并且迅速,模样十分认真,让程羽菲几乎看呆了。然后当他需要下一个素材时,程羽菲自然的递过去,配合得十分默契。

     从大厅里跑到厨房门口的小嘉,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笑得一脸满足,于是心满意足的又走出去,他吸吸小鼻子,今天的菜格外的香。

     程羽菲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于是没话找话,“你什么时候学的做菜?”

     “这还用学吗?”

     安亦城回答后,也有点懊恼,不该这么回,否则她怎么接下一句?

     他蹙着眉头,“带着小嘉时,就琢磨着自己做饭了。”其实他还真不知道什么算好吃,什么算不好吃,那时只知道什么叫饱和不饱,只要不是难吃得天怒人怨,他都能下咽。

     又提到过去,程羽菲的心口就那么沉了沉。

     安亦城见她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端菜出去。”

     程羽菲结果菜端出去,走了几步才想到这人这么喜欢吩咐人做事,难道平时在公司里养成了习惯了?

     菜都上齐了,一家三口也坐到了餐桌边。

     小嘉非常给面子的表示菜很香很香,并且每一道菜都尝了尝。

     “爸爸妈妈。”小嘉仰起头,笑意浓浓。

     安亦城和程羽菲同时看着小嘉。

     “你们信不信,我能分出那一道菜是爸爸做的,哪一道菜是妈妈做的。”小嘉说得一脸自信。

     程羽菲挑了下眉,很感兴趣,“好啊,你猜。”

     “猜对了,你没有奖?”小嘉的笑变得有些促狭。

     程羽菲看看安亦城,似乎在同他商量一般,安亦城接受到程羽菲的目光,再看着儿子,“你想要什么?”

     小嘉抿着唇,望望天花板,“如果我猜对了,那么等会儿我分别问你们问题,你们都得老实回答,说谎的是小狗。”

     安亦城摇摇头,程羽菲却自作主张答应了,她喜欢这时的气氛。

     小嘉开始假模假样的尝起菜来,“这道是妈妈做的,这一道也是妈妈做的,这一道是爸爸做的,这一道是妈妈做的,这一道是爸爸做的……”

     小嘉每一道菜都猜对了,程羽菲看向儿子的目光已经很不同了,小嘉却洋洋得意,就差说出一句——请叫我聪明无敌的小朋友。

     “我猜对了,是不是?”小嘉眯着眼睛,“你们大人得愿赌服输,否则当小狗。”

     安亦城扯了扯嘴角,程羽菲则失笑。

     还是程羽菲先安慰儿子一颗害怕被欺骗的心,“你想问妈妈什么?”

     小嘉郑重我看着自己妈妈,“妈妈,你爱我吗?”

     程羽菲飞快的点头。

     小嘉笑了笑,“那,妈妈你爱爸爸吗?”

     程羽菲没有想到小嘉会如此问,脸色有些尴尬,她想去看安亦城此刻会是什么表情,却没有转过头,半响后闭闭眼,“爱。”

     小嘉又看向自己爸爸,“爸爸,你爱我吗?”

     “爱。”安亦城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

     “那,爸爸你爱妈妈吗?”

     小嘉期待的看着爸爸,而程羽菲的手就那么抖了一下,她似乎也一直在期待着这个答案,她想知道,连退缩都不想。

     安亦城慢慢转向程羽菲的方向。

     爱吗?知道那样一个女孩天天跟着自己,她的目光始终跟着自己,看到她收集自己的一切,而他在闲暇时,竟然也会向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她多么在意自己,他全都知道,甚至还会刻意为她创造机会,爱吗,这算爱吗,可如果这不算爱,那什么才叫爱?

     他点了下头,“爱。”

     程羽菲紧绷的身体终于等到了那个字,眼眶微微发红。

     小嘉却伸出小手,轻轻的拍了拍掌,“我也爱你们,我爱爸爸,我也爱妈妈。爸爸爱我也爱妈妈,妈妈爱我也爱爸爸,我们是有爱的一家人,以后再也不分开了,是不是?”

     小嘉满足的笑着,仿佛这一刻就是最幸福的一刻。

     程羽菲眼中的泪水终于向下滑落,安亦城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她从未有此刻这般欣喜和紧张,仿佛终于抓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一切。

     ********************************

     晚上,程羽菲哄着小嘉睡觉,小嘉一定要让程羽菲唱助眠曲,程羽菲是个在唱歌方面没什么天赋的人,也只能哼几句一闪一闪亮晶晶类似的歌词,但小嘉却很满足,甚至还和程羽菲聊起那个综艺节目,小嘉笑,别人是爸爸去哪儿,而他是妈妈去哪儿了,但他妈妈又回来了。

     好不容易安抚了小嘉睡觉,程羽菲才觉得心满意足,她看着小嘉的睡颜,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她回过头,发现安亦城就站在门口。

     她现在看到他,还是有几分局促,让她都很想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程羽菲,你都二十六岁了,怎么还这般的情绪化,竟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心理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

     她又检查了一下小嘉的被子,为小嘉掖了掖被子,才站起身,向安亦城走过去,她放轻了脚步声,走到安亦城身边时,也没有看他,之前吃饭时发生的事,还是让她感觉隐隐有些别扭。

     安亦城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之间不停的滑动着,这个小动作透露出他也有几分局促,只是他不像她那样表现得明显。他很清楚他得和她找个方式相处下去,哪怕现在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总得去试一试才好。

     一对连孩子都有了的人,中间空白了很多东西,那种东西叫做恋爱和相处。

     程羽菲随他一起走着,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直到走到了顶楼,只有三层的楼顶看得并不远,周围也没有万家灯火,只是这不妨碍冷风呼呼的吹进来。

     安亦城站在栏杆前,有风,没有雨,天空零星的有几颗星星,这种温度,连星星都透着一股儿冷意。

     “我以为,你会想和我谈谈。”安亦城撑在栏杆上,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程羽菲站在他身边,也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星星,这一刻她的心情诡异的平静,“来之前是那么想的。”

     “想什么?”他想和她多说说话,无论是什么话,也无论感不感兴趣,甚至不管有无意义,他就想和她多交流交流。

     程羽菲咬咬牙,犹豫着要不要说,但如果两个人真想要敞开心扉,那就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如果总是顾忌着顾忌着,彼此一定会感到很累,“在想你的态度。”

     “嗯?”

     “你过去,不但不肯让我见小嘉,甚至还骗我小嘉的年龄,甚至在知道小嘉和我见面时生气。但现在,不但让我见小嘉,同时也不阻止我们之间做任何事。我不知道你现在的态度,是突然觉得小嘉需要一个母亲的角色,在看到小嘉需要个妈妈而突然心软了,还是只因为……”她咬咬牙,“还是只因为小嘉的母亲是我,只因为我。”

     安亦城转过身看她,“你回去,就是为了想这个?”

     “不止,还有很多很多事,让我烦乱,同时也让我不确定。”

     安亦城眯了眯眼,“如果是最坏的方向,你会怎么做?”

     最坏的方向?那就是他真是觉得小嘉找母亲的姿态可怜,于是让他们母子相见,仅仅如此。

     她似乎真的在思考着,“那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力量来见小嘉,让小嘉尽可能的快乐。”

     安亦城深呼吸一口气,“你的意思是,决定权都在于我,如果我愿意接纳你,我们就可以一家人团聚。如果我不愿意,那你就只最大可能的扮演母亲的角色。”

     程羽菲张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安亦城一把抓着她的手臂,“如果是最坏的那种,你为什么就不可以争取,像你高中时候那样义无返顾的做一切,坚持到底?你怎么就不那样去做?”

     她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反应回来,高中的时候,他知道她高中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这么诧异做什么?”他似乎隐隐有些不郁,“你真当我是个傻子?被人关注那么久一点感觉都没有?你认为有几个男人会不知道自己做过的事,就你一个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生下小嘉?我以为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给出了我的态度了。”

     那个时候……在那个时候他就给出了态度。

     她激动起来,眼泪又刷的一下掉落下来。

     安亦城放开她,这是她不再那么平静了,而是直接抱住他。

     “你让我怎么办?你一个人带大小嘉,我只要想着你因此改变了你的人生,你因此退学,还有你母亲……我就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做那些事,更不可能和你争小嘉。如果你不要我,我只能默默的偷偷的看小嘉,还有……你。”她对过去太负疚了,她没有照顾小嘉,甚至也感觉愧疚。

     这些东西,让她无法去和他对峙,为何之前不让她见儿子,为何之前骗她,一切的一切,全都只因为她愧疚。

     安亦城闭了闭眼,用手拍拍她的后背,“程羽菲,我原谅你,无论你过去如何影响了我,也请你原谅我,我过去做的一切。”

     她在他怀里,双手死死的抓住他的衣服。

     原谅吗,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他,从来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