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祝自己生日快乐!
    叶文站在蛋糕店里一个多小时,瘦长的身体,洗的掉色的蓝色衬衫,和一条发白的牛仔裤。三伏的天气,热的人实在受不了。

     店里开着空调,和服务员时而投来的鄙视,叶文摸了摸鼻子,继续若无其事的站在店里。

     “这位先生,您站在我们店里快两个小时了,就不打算买点什么吗?”终于有服务员看不下去了,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

     叶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哦!我一会就走!”

     “是这样的先生,您在这里有些影响我们店里的生意,如果你没什么要买,那么请你离开好吗?如果要买蛋糕甜点,吩咐一声就行。”服务员下了逐客令。

     叶文伸着头左右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对着服务员说道:“好的好的,我一会就走!”

     “刚刚你也是跟我这样说的,请你出去好吗?”服务员语气非常强硬。

     说着服务员的目光,叶文看着自己洗的发白的衬衫和牛仔裤,自嘲的笑了笑。“我一会就走,一会就……”

     啪的一声,一块蛋糕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脸上,叶文急忙把呼在面颊的蛋糕抹掉,很尴尬的看了另外一名服务员,转过身打开蛋糕店的门出去。

     关上门的瞬间,嘴角残留的草莓蛋糕的香味,叶文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句。

     “祝自己生日快乐!”

     “小丽,不是我说你,一个蹭空调的乞丐,对付这样的人就是要强硬一点,你看他这不是乖乖的走了吗?”把蛋糕呼在叶文脸上的那位服务员走过来,对着刚刚和叶文说话的那位女服务语重心长道。

     “你看他一身衣服都不会超过三十块钱,怎么会买得起蛋糕,破破烂烂就一个要饭的,要不是你一再要求,我早就赶他走了,什么东西,呸!”小丽面前的服务员刻薄道。

     小丽还想说什么,却被叫走了,看着窗外烈日下的那个孤寞的背影,她有些心酸。

     回到那个朝夕相处的五平米出租屋,叶文倒在铁架床上,他有些累。可能工地并不适合自己吧!他这样想着,眼皮也沉重起来。

     嘟嘟!嘟嘟!

     老款砖头机洛基亚的来电铃声,打扰了昏昏欲睡的叶文,伸手按了接听键。

     “喂!谁呀!”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到底谁呀?说话!”

     继续沉默……

     “不说话我挂了,拜拜!”

     “等等,叶文,是我!”

     很好听的女声,就像百灵鸟唱歌,又像是山泉叮咚叮咚!非常悦耳。

     叶文浑身一震,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声音,那个他朝思暮想默默爱了六年的女孩。

     他知道她有男朋友,他知道她不爱他,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可他就是爱她,倾其所有,甚至生命。

     电话那头有些哭声,叶文急坏了,不停的安慰着,许久许久,女孩只说了一句话。

     “我怀孕了,他走了,我该怎么办?打掉吧!”

     他知道她身体不好,担心她把这个孩子打掉后可能再也怀不上。

     “孩子我来养,你别做傻事。”叶文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叶文自己也是身体不好,经济不宽裕,养活自己都成问题,可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他爱她。

     女孩沉默了,很快挂断了电话,叶文打了几次依然打不通,索性起身穿好衣服奔女孩家而去。

     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想着女孩正怀孕呢,紧紧拽着兜里仅剩的二十块钱,进了超市。

     手里刚好拿着一罐二十块钱的罐头,叶文甚至想着女孩开心的笑声。

     “你在哪儿?出来啊,至少打个分手炮啊?”一个女声在叶文身后响起。

     叶文心里一惊,暗道这么现在的女孩都这么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带着好奇心,叶文转过头,看见的是一张哭花了妆的脸。

     买好罐头走了二十多分钟来到陈涵家楼下,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小区,叶文有些怅然,他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他不知道看见她的时候他怎么开口,汗水早就打湿了衣衫,散发丝丝缕缕的汗臭。

     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

     ……

     最终还是按下了陈涵住房的门铃,没有想象中的门把手扭开的声音,也没有开门以后那张熟悉的脸庞。

     “该不会是想不开吧?”叶文心里暗道。

     嘟嘟!嘟嘟!

     砖头机诺基亚的来电,叶文接过电话,听到的是陈涵虚弱的声音。

     “来人民医院接我,房间1182。”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手里拿着罐头,又匆匆忙忙赶到人民医院,他看到了那个正脸色发白,穿着病号服的陈涵。

     此时她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眼睫毛显得很长。

     “谢谢你!”这是她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

     “医生说你最好住院几天,就有我来照顾你好了。”叶文没说什么,安慰了几句。

     “不了,还是出院吧!浪费钱。”陈涵说道。

     叶文又说她身对不好,讲很多不能出院的理由,可是陈涵执意出院,实在犟不过,只好随她了。

     回到陈涵家,他问道:“为什么要打掉,你体质本来就不好,你不我可以帮你养的。”

     她回答:“他的孩子你不配养,你回去吧!”

     叶文依言走了,失落、绝望与陈涵认识的这几年,通通涌上他的心头。

     小区公园的长椅上,叶文安静得坐着,已经到了傍晚,天气还是非常炎热,清脆的植被经历过太阳的暴晒,奄奄一息。

     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的身边。

     “嗨!你好!”

     “你好!”

     然后各自怀着心思沉默不语……

     很久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路灯已经亮了,小区公园不知不觉间已经多了一些纳凉的人。

     他们交头接耳,诉说着大大小小的琐事,家长里短,有时候开怀大笑,有时候义愤填膺……

     女孩发着呆,看着人来人去,低头不语,许久。

     她说:“我怀孕了!”

     他说:“恭喜!”

     她流泪:“癌症,还剩三个月!”

     ……

     叶文还是走了,他不知道怎么做,离出租屋很近的那条街道,一辆洒水车缓缓开过。

     那天,很多人都看见他疯了一样跑出去,大声对着洒水车说谢谢。

     因为那天洒水车播放音乐是生日快乐!